老師,我願用全部的力量擁抱你





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國中畢業後離開家鄉,一晃眼已將近二十年了。在外地,每每自我介紹,說到自己「來自鹿港」時,總會引來一陣驚呼:「鹿港!是不是羅大佑唱的『鹿港小鎮』那個鹿港?」「那可是個好地方,文化古都哪!」如果有機會談到母校-洛津國小,又會引起另一波讚嘆:「好美的名字啊!台灣有這麼美的校名嗎?這個學校一定很漂亮吧?」是啊!母校不但校名優美,在洛津求學的六年歲月,也是往後無盡的鄉愁中,最美好的一段記憶……





民國六十年,一個剛滿六足歲的小娃兒,初踏入母校的大門,父母親把我交給了鄰居家的媳婦-翁淑嬌老師來管教。在那個年代,「寄讀」的情形相當普遍,為了讓小孩提早到學校受教育,省下幼稚園昂貴的學費,只要是資質稍微過得去的,無不希望靠關係「提早入學」,根本沒人會去考慮孩子的身心成熟度夠不夠?智慧發展跟不跟得上進度?等等問題。





我編在「己」班。這個班級從一年級入學到六年級畢業,都非常特殊,因為當時各年級只有五班,甲、乙、丙、丁、戊,唯獨我們這個學年多了個「己」班,而這一班也成為師長們眼中的特別班-特別調皮吧!翁老師是位有經驗的好老師,相當嚴格,同學犯了錯常會被她「擰眼皮」,就是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上眼瞼,稍稍扭一下,眼睛是很敏感的部位,所以被罰的人印象深刻,絕不敢再犯第二次,在那個體罰盛行的時代,這種處罰方式算是輕的了。翁老師教學認真,我的注音符號能打下良好基礎,而不像多數鹿港人那樣,說話時總帶著濃濃鄉音,她實在功不可沒。





台灣的六0年代是個特別的時代,因為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後,歷經「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農業社會正要過渡到工商業社會,老百姓辛勤打拼、努力儲蓄,中小企業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另一方面,「退出聯合國」後的孤立無援,也刺激全國民眾更團結、更自立自強。還記得那時政府提倡「客廳即工廠」,小學生放學後回到家,往往就是投入另一份工作,用完餐後,一家人在客廳邊看電視邊編織籃球網或安裝聖誕燈泡的場景,比比皆是。假日父母一吆喝,上工廠打零工也成了另一種休閒方式,至於讀書,就是第二順位囉!直到我遇到愛心、耐心兼備的施金木老師。





    施老師是我三、四年級的級任老師,他接掌本牛頭班時已是滿頭白髮,真佩服他的勇氣。最令人難忘的是他對待孩子的愛心,那年他開放自己家裡為我們免費課業輔導,更鼓勵幾位有天分、肯向學的學生定時到他家做功課。猶記得施老師家在小巷的另一頭,穿過曲折的巷弄後,豁然開朗,一座不甚起眼的大房子,門前成排老榕圈成一個半圓形的庭院,那就是老師指導我們課業的「天然教室」。老師的孩子那時怕是長大外出求學了吧?他和師母兩人把我們當成自己孫子一般,往往老師上課時,師母會遞來一碗碗熱騰騰的紅豆湯,兩老那慈眉善目的模樣,今日思及,仍感沒齒難忘,就像是上天在冥冥中為我們這些窮孩子安排的一對菩薩。





或許是習於施金木老師那種充滿耐心的教導方式,上了五年級後,遇上吳長德老師,著實花了我好長一段時間去適應。吳老師高大壯碩(在孩子看來),嗓音宏亮,不怒而威,令人敬畏。剛開始我這好鬥又不服輸的個性,經他一番整頓,真像「赤兔馬遇到關老爺」,苦不堪言。不過時間一久,就發現吳老師實在是用心良苦,兼之文武全才,他最拿手的是數學和體育,上他的數學課,談笑風生中自然領悟到運算的竅門,有時還會來上一段標準「鹿港式閩南語」的笑話,待全班一陣捧腹之後,就賸老師那爽朗的笑聲,猶在空氣中迴盪。我師專五年級時申請到母校實習兩週,跟著恩師觀摩他的教學,獲益匪淺,直到現在還很受用哪!





還有一位老師,雖然沒帶過我們,卻令人深深懷念,那就是鼎鼎大名的訓育組長-鄧振標老師,說他「鼎鼎大名」,實在是因為鄧老師長年在自然科學園地默默耕耘,出版過「科學家的故事」等大作,是當時洛津人手一冊的優良讀物,他還精心設計了一套獎勵制度,使當年的洛津成為縣內首屈一指的自然科學重點學校,鄧老師更是科學教育界的翹楚(這是我後來才得知的,當年求學時耳濡目染,並不覺得特別。)他因為主管生活教育,嚴肅的表情實在讓人很難親近,好多學生在私底下幫他取綽號,叫他「鄧囝仔標」。有一次我在小姑姑(她長我三歲,鄧老師是她的級任)面前喊他的綽號,小姑姑立刻義正辭嚴地板起臉來,訓了我一頓,說鄧老師如何愛他的學生,如何刻苦自學的過程,讓我深感愧疚。





如果說童年教育是奠定一生的基礎,那麼當年那個特殊的「己班」,令人頭疼的一群孩子,今天在各行各業都走得穩健,做生意的、教書的、吃人頭路的、相夫教子的……,都是正正當當地在為社會盡一份心力,這些,不能不感謝母校-洛津國小的每一位師長,特別是這幾位恩師的教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法國的哲學家及作家卡繆,曾寫信給他的小學老師說:「這次的殊榮(指獲得諾貝爾獎),給我一個機會告訴你:你從過去、到現在、到永遠對我的意義,給我一個機會告訴你:你的努力、你的工作、你在工作中投入的高貴大方的心,一直留存在你的小學生心中,而且不論經過多少年,這個學生從未停止感恩的心,我用我全部的力量擁抱你。」





是的,母校、恩師們,如果可以,我願用我全部的力量擁抱你!謝謝你們!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