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殺人案

作者:童絢彩、何孟真、何孟哲、翁琨閎

人物介紹:

波克泥台灣鼎鼎大名、家喻戶曉的檢察官,個性隨性,但聰明絕頂,曾偵破過不少棘手的案。今年58歲,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全職偵探,破解警方無法解決的難題。

比  利波克泥檢察官的助理,今年34歲,還很年輕,跟波克泥一樣聰明,只是資歷還不夠,沒辦法成為偵探,只能暫屈助理。

史蒂芬本案第一個受害者,某國小的國文老師,今年才28歲,跟所有師生都相處得很好,這次會遇害,大家都很驚訝。

強  森本案件的受害者之一,史蒂芬的太太,在學校教體育,今年24歲。

巨  石該國小校長,今年58歲了,是本案最重大的嫌疑人,因為每次在發生事情時,總是表現得相當鎮定,跟其他人的反應相比,他的行為的確非常可疑。

馬  克該國小的夜間警衛,非常盡責,很受校長的信任。他今年已經55歲,每天都穿著一件藍白相間的短袖Tshirt,也是第一個發現史蒂芬老師屍體的人。

 

第一章 案發現場

  事情發生在20134月的某一天晚上,那天傍晚六點左右,夜幕剛剛籠罩整個台北城,四週的街燈也剛剛點亮,把整個城市照耀得如同白晝。

    某國小的夜間警衛馬克剛剛交班,依舊穿著那件藍白相間的T shirt,搭配紫色印有小狗圖案的七分褲,一如往常認真盡責的拿著手電筒,準備開始巡視校園。

    放學後的校園顯得格外靜謐,靜得甚至可以聽到遠處傳來的狗吠聲。就在他走在南棟的走廊時,突然,「啊――」一陣可怕的尖叫聲傳來,頓時劃破了寧靜的夜晚。

***********************************************************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你好,這裡是□□派出所,請問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你好,我……是某國小的警衛…………馬克,我在……學校南棟大……大樓的右邊男……男廁,發……發現……發現……了一具屍……屍體!」因為太緊張,馬克的語音中帶有嚴重的口吃和顫抖。

    「什麼?一具屍體!好的,我馬上派警察過去協助支援。」

    「謝謝!真的非常感謝你!

***********************************************************

  「喂!!請問是波克泥檢察官嗎?發生了一起重大刑案,麻煩你趕赴……

    「等一下!你不要這麼著急。第一,我不是波克泥檢察官,我是他的助理,名叫比利。第二,我現在正在吃麵,所以沒空。第三,波克泥檢察官他現在正在洗澡。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我的答覆是:請派員維持現場秩序,特別要保持案發現場的原狀,不得破壞,等待我們前去採證。」這個自稱比利的助理抓著話筒,比手畫腳,說得口沫橫飛。

  就在此時,洗完澡的波克泥檢察官出來了,全身上下只裹著一件浴袍。

    「欸!比利,是誰打來的電話?」他邊問邊伸長了右手,示意要接聽。

    「喔!是派出所打來的。」比利將話筒交給他。

    「喔!請我去幫忙破案是嗎?當然好哇,我們馬上就過去。」波克泥檢察官答應得很爽快。

***********************************************************

  不一會兒,警衛馬克就聽到「喔咿――喔咿――」的警笛聲從遠處傳來,而且越來越大聲。他趕緊衝出警衛室去等候警察,並把案發現場的狀況告訴他們,希望案情能趕快水落石出。

  不久,波克泥檢察官和助理比利也來了。

    「你好,馬克先生,案發現場在哪裡?麻煩你帶我們過去。」簡短的介紹之後,波克泥檢察官立刻做出反應。

    「好的,請各位隨我過來。」

    警察們尾隨馬克來到了案發現場。這一看可不得了!死者的死狀非常可怕:一雙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天花板,眼神裡還透露著不甘;他的後腦勺因為遭到棍棒重擊而凹陷;七孔都還在汨汨流出鮮血,以致地上出現一個深紅色的血漥。而牆壁上斑斑點點的血跡,更是死者曾跟兇手打鬥的證據,由此可知,這是一起謀殺案無疑。

    波克泥伸手探了探死者的鼻息,摸了摸死者的四肢,又仔細觀察死者的膚色變化,沉吟半晌才說:「照目前這個情況看來,他的身體已逐漸僵硬,所以我推測死者應該已經死去三、四個鐘頭。對了,請問死者的身分是?

    「死者是本校的國文老師史蒂芬,今年只有28歲。他書教得很好,全校師生都很喜歡他。」說話者是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

    「請問閣下是?」波克泥檢察官很有禮貌的問那個說話的長者。

    「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巨石,」長者說:「剛剛接到夜間警衛的通報,我立馬就趕來了。」

    波克泥檢察官趕緊伸出右手,跟對方握了握。

    「不過,有一點非常可疑,就是本校校園在放學後一律不對外開放,閒雜人等應該是進不了校園的。因此我判斷:兇手應該就是本校老師及學生。但史蒂芬老師和所有師生都相處得非常融洽,沒見他跟任何人有過節,我實在想不出哪一位老師或學生會有殺他的動機?」

    「嗯!這的確很耐人尋味,麻煩校長您再思考一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嫌疑人?」

    「好的!我會盡量推想。」說到這裡,巨石校長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高喊:「咦!史蒂芬老師手上拿著一個東西,那是什麼呀?

    比利一個箭步上前,掰開史蒂芬的右手,將東西取出交給波克泥檢察官。

    「是一小片報紙,應該是很久遠以前的,你看紙面都泛黃了。上面的標題寫著『車禍事件,兇手肇事逃逸,行蹤不明』這是什麼意思呀?比利皺緊眉頭,不解地自言自語:「再說這只是報紙的一段而已,該不會還有另一段吧?」

    巨石校長大驚,反問道:「聽你的意思,難道還有人會遭到殺害嗎?」

    「嗯!應該有這個可能。我們現在立刻分頭去找,看能不能找到另一段報紙。巨石校長和馬克,麻煩你們倆去搜查南棟大樓的每一間教室。」波克泥正經的說:「至於我和其他警察,則去尋找校園的其他地方。請大家注意,要仔細找,不可漏掉任何死角喔!現在請大家立刻準備好自己需要隨身攜帶的手電筒和頭燈,一、二、三,開始行動!」

  就在眾人分頭搜索之際,另一陣尖叫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裡……

第二章 另一樁慘案

    作者:何孟真

    「啊!」巨石校長和警衛馬克用力推開體育器材室的門,驚見一具屍體橫躺在地上,眼珠突出,臉色發黑,七孔流血,鮮血直流到地面,衣服也沾滿了血跡,連大腿都淌著血,地板上血跡斑斑,這般恐怖而嚇人的景象,看了令人毛骨悚然,直冒冷汗。

    乍見這般驚悚的畫面,警衛馬克竟被嚇得腿軟,身形搖搖晃晃,差點跌坐在地板上。巨石校長則相對鎮定,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屍體,當他看清楚死者的面貌後,不禁驚呼一聲:「啊!是強森。」沒想到死者竟是史蒂芬的太太……該校體育老師強森,校長瞬間臉色發白,連退了十幾步。

    於是,巨石校長立刻命令馬克去通知在各處尋找線索的警方人員。不一會兒,波克泥檢察官和助理比利便趕到現場,二話不說,開始仔細勘驗受害者的屍體。在場所有人員皆摒氣等待檢察官勘驗完畢,一聲也不敢吭,深怕影響辦案。

 「你們都來看看。」波克泥眉頭一皺,待大家都圍攏過來,這才忿忿地說:「死者背上有一條不深不淺的紫紅色痕跡,就我的推測,可能是被兇手用一旁地板擱置的棒子打傷而造成的瘀青,手肘上也有撞到東西跌倒的擦傷,可能是被一旁掉落的箱子絆倒的。她手中拿著另一片沾染著血跡的報紙,像是要刻意留下破案線索的樣子。毋庸置疑,這是他殺!」聽完波克泥的推論,現場氣氛彷彿瞬間凝結,把所有人都嚇壞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平日安靜的校園,這時更充滿了陰森森的恐怖氣氛!  

 經過這番折騰,原本嚇得差點昏倒的警衛馬克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用手扶著頭,撐著腰,有氣無力的說:「校長,我們得通知史蒂芬強森的家人,請他們趕緊來學校一趟。」波克泥檢察官表示贊同,並吩咐他越快越好。但巨石校長卻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樣子,似乎露出不正常的冷漠。

    在等待死者家屬到達學校之前,巨石校長面色凝重、陷入深思,想著待會要怎麼跟同事的家屬解釋?警衛馬克則來回踱步,著急地叨念著:「怎麼還沒來呢?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連嘆了好幾口氣。

    波克泥檢察官和助手比利則在一旁輕聲交談。

    波克泥說:「我覺得死者面色慘白,嘴角有深紫色血漬,可能是被灌了毒藥,因此中毒身亡。」

    比利也回應道:「我認為死者手肘上的擦傷和背部的瘀青,應該是撞到以及被兇手打傷的!而且我也比對過,死者留下的一角報紙與史蒂芬手上的那一片恰巧能拼湊起來,跟這次的案情一定息息相關!」

 就在這個時候,「咚咚咚!咚咚咚!」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警衛衝上前去開了門,沒想到強森的父母這麼快就到了。當他們走進體育器材室,一眼看見角落躺著一具用白布遮掩的屍體,也等不及聽巨石校長對這起事件的說明,直接衝向前,用力地把白布掀開,看到死者竟是他們的寶貝女兒,頓時跌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

    強森的媽媽身體不停地抽搐;他的父親靠了過去,用手指碰觸女兒的鼻孔,發現她已經沒有了呼吸,先是愣怔一下,下一秒眼淚便撲簌簌地流下,聲嘶力竭地喊著:「老天爺啊,為什麼我的女兒和女婿竟會遭到如此對待?」痛哭到聲音都已沙啞,才慢慢站起身來。

    他紅著眼眶,痛心的質問校長:「請問學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們夫妻倆會在同一夜死亡呢?

 校長不忍心地說:「當我們正要來檢查體育器材室時,就發現強森老師已經倒在這裡了。」

    聽到「倒」這個字,老夫妻又淚眼婆娑地開始哭天搶地了!傷心欲絕的他們,拜託檢察官一定要把兇手繩之以法,逮捕歸案。他們激動地跪了下來,拉著檢察官的雙手不斷地拜託,希望能幫他們的女兒、女婿洗清冤情。因此,波克泥也誠懇的說:「這次的案件,我一定會找出真兇,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放心交給我好了!」強森父母激動地拼命道謝。

 於是,波克泥便委派他的助理比利留下來採證。比利戴上純白手套,開始蒐集證物。先找人把兩處案發現場用警示帶封鎖起來,才仔細採集指紋,把旁邊沾有血跡的證物分類裝進夾鏈袋裡,還順手取走了遺體手上的報紙,準備帶回檢察院好好觀察。另外,也有一些警察協助把遺體帶去化驗室,以便確認死因。看著這一切進行完畢,強森的父母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

 巨石校長私下交代警衛:「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們必須封鎖消息,不再讓任何同學、老師知道。」

    此外,校長還特別交代:「現場一經勘查完畢後,必須立刻清洗整理,不可留下痕跡。」雖然警衛馬克心裡有所質疑,但還是乖乖地聽從校長的指示處理,畢竟大家都不希望影響學校的名聲。

    巨石校長也特別要求警察局和波克泥檢察官對於這起案件保守秘密,避免被媒體大肆渲染,破壞了校譽。

    待校長交代完畢,波克泥神情凝重的說了聲:「好!」便自顧自跨出封鎖線離去了。巨石校長抹了抹額上的冷汗,也急急忙忙地快步離去。

第三章  按圖索驥

作者:何孟哲

  「叮~~叮鈴~~」一個禮拜後,檢察官辦公室響起陣陣電話鈴聲,「您好!請問是委託化驗室進行解剖的檢察官嗎?」電話中傳來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

 波克泥禮貌地說:「是的,您好!化驗結果出來了嗎?」其實他心裡正十萬火急,眼神專注地盯著桌面上的電話,想盡快得到對方的答覆

    中年男子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說:「沒錯!可是恐怕需要您親自過來一趟,以便確認,請問您現在有空嗎?」

    波克泥一疊連聲的:「沒問題,沒問題!我馬上過來。」

 下一刻,波克泥比利便一同踏入化驗室,只見一名蓄著鬍子的中年男子禮貌的說:「檢察官您好!我是剛剛打電話給您的那個化驗員。」

    「辛苦了!可以請您盡快說明結果嗎?波克泥也禮貌且堅定的回應。

    化驗員頓時將聲音放得比原本更低沉,伸手示意:「好的,請進來,檢驗報告都在電腦裡,請坐在我右手邊的座位。」兩人隨即並肩往電腦走去。

    化驗員緩緩的說:「依據我的檢驗結果:死者體內有明顯的毒性反應,而從毒性發作的時間來推斷,應該是在身亡前三至四小時被下了毒,這種藥物應該是砒霜通常被用來加在飲料或茶水中,由於無色無味,很不容易被發現。中毒者只要喝下這杯飲料,不用半小時就會七孔流血、面色發黑,毒發身亡。」

    經過討論,他們都認為要能在飲料中下毒,又能讓死者毫不猶豫的喝下,應該是跟死者熟識且相當親近的人,才有機會下手,可見嫌犯應該就是死者熟悉的人,也就是說,死者同事或親友犯案的機率相當高。而且因為跟死者熟識,所以有辦法接近死者使用的器皿,且讓死者毫無警覺的喝下飲料。

 此時,波克泥檢察官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拿起手機打電話。原來檢察官是打到學校,要求調閱校園各角落的監視器:「請問是學校總務處嗎?我是波克泥檢察官,因為案情需要,請你們協助調閱案發時間前後的監視錄影帶,以便找到關鍵嫌疑犯的行蹤。」

    掛上電話,檢察官急忙離開檢驗室,前往學校。

 他直接跨進總務處,此時,主任已經找到事發前三小時的監視錄影。在一番檢視後,他們發現當時在校長室走廊前的監視鏡頭,有錄到校長和兩位老師經過的身影,那兩人恰好是史蒂芬強森夫妻。

    畫面顯示:案發前三小時,學校留下來的人員只有校長、兩位老師及警衛。直到案發前二十分鐘,兩位老師一起在走廊步行,一位進了廁所,另一位去了體育器材室。就在這時,電源卻被切斷了!由於學校的供電系統是分開的,所以除了廁所及體育器材室附近的監視器沒有畫面,其他都還是正常運作。在這期間,警衛被拍到正在警衛室交接班,因此撇清了關係;同樣留在校內的校長卻沒被拍到,而電源恢復時,兩位老師已經遇害了。波克泥心中暗自推斷:「難道……校長就是最可疑的嫌犯?」於是,他決定再回頭追查另一項證物,那就是死者手中分別抓著的那兩截報紙。

    於是,波克泥檢察官立刻轉回證物室,重新用放大鏡檢查那份原本看似不起眼的報紙。這時,他發現原來死者手中的報紙是刻意被撕開成兩份的,重新疊合之後才發現:第二張報紙上的文字,剛好符合第一張報紙的圖片,也就是說,兩張報紙其實可以合併為一篇新聞報導。

    仔細研究更發現:報紙描述的新聞事件是200347號下午,於忠孝東路中華路交叉路口一家7-11前,一對夫婦開車撞上路邊停靠著的汽車,而被撞的車主當時正下車買東西,把小孩留在車上。車禍當下,那對夫婦雖然停下車察看,但並未立即呼救或尋求協助,反而轉身加速駕車逃逸。幸而有路過的好心民眾幫忙報警,且提供行車紀錄器的錄影紀錄,這件事才被警方發現。然而,坐在車後座正熟睡的小孩,卻被撞死了!

    檢察官隔天立馬前往圖書館,調閱當天國內所有的報紙,經過交叉比對下,查出了事件中喪生的小孩,父親叫巨石,正是這位校長。當時車禍的目擊者拍到了車牌,警方卻遍尋不到車主。

    於是,波克泥恍然大悟――肇事的夫婦應該就是這兩位老師,案情似乎更清楚明朗了。但是,波克泥覺得這樣還不夠,因為掌握的都是間接證物,似乎仍然不足以定校長的罪,只能說明各種證據都對校長不利,但校長還只是最大的嫌疑人而已。

 於是,波克泥決定設法進入校長室,進行偵查。

 這天,波克泥檢察官想裝作若無其事的到學校拜訪,試探校長的反應,並暗中觀察他的辦公室是否有可疑證物?於是,他撥通了校長室的電話:「校長您好,我是負責調查  貴校此次兇殺案件的檢察官,今天想到  貴校拜訪,不知您是否有空?」

    校長接起電話,一陣錯愕:「呃,這樣啊,不是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嗎?怎麼,又有什麼問題嗎?」原本他想用有客人不方便受訪為理由拒絕,後來又擔心拒絕了反而引起檢察官的懷疑,因此才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於是,波克泥迅速抵達學校。為避免打草驚蛇,他輕鬆而自然地走進校長室,像拜訪老朋友似的和警衛寒暄,並帶來一盒上等茶葉送給校長。

    校長原本相當緊張,似乎提防著檢察官的突襲。但是當波克泥故作輕鬆的將新茶葉推到校長面前,說:「這段時間,校長也辛苦了,來來來,這罐新茶葉是我特地從阿里山茶莊買的,今年的冠軍茶,相當好喝,特地拿來孝敬您的。快,我陪您喝一杯!」

 校長原以為檢察官會直接針對案情問東問西,沒想到竟然是來喝茶的,也就放下心中的防備,開心的說:「太棒了!您真有心,光看茶葉就知道是好茶,味道如此香醇。對了,您怎麼知道我愛喝茶?」邊說,邊打開那滿滿都是精緻茶具組的櫃門,想挑選一組好茶杯來泡茶。

    波克泥檢察官機警地湊上去,趁機讚美幾句,「校長,您真是文人雅士,有這麼多精緻的收藏,不僅是品茶專家,看來也是賞壺高手呢!」一說起茶具,校長就像打開的水龍頭,得意地嘩啦嘩啦講個沒完。

 波克泥趁校長不斷炫耀櫥櫃中的各式名壺茶杯,嘴裡一邊敷衍著,一邊不斷地四處觀望,想找尋犯案的證據。終於,在校長座位旁一盆茂盛的盆栽裡,肥厚的大葉片底下,隱約有一小包用報紙包著的東西,不知為何會塞在盆栽內?他越看越覺得可疑,於是,趁著校長去裝水煮茶時,火速走過去將那包東西拿了起來,摸起來感覺應該是杯子。

    他心想:照理說,校長的每個杯子都來頭不小,而且都收藏在櫥櫃裡,怎麼會用報紙包著,還藏在盆栽底下呢?於是,波克泥決定將這包東西帶回去仔細的化驗檢查,便迅速的把茶杯收進公事包。就在檢察官一走,校長正打算將茶杯銷毀時,才發現那包東西已經消失無蹤,校長心想:「死定了!

 離開學校之後,波克泥檢察官將那兩個用報紙包的杯子送進檢驗室。果然不出所料,立即驗出杯子上有相同的毒物反應。他不禁脫口而出:「太棒了,這件案子終於可以水落石出,宣布破案了!」

    現在,只差最關鍵的一步――讓校長認罪了!

第四章  真相大白

作者:翁琨閎

    事情進展得很快,隔天,巨石校長就接到波克泥檢察官的電話,約他到檢察院接受調查。經過一番機智、探索來龍去脈的對話,這件殺人案眼看就快要現出端倪了……

    原本矢口否認的嫌疑犯巨石校長首先被突破心防,含糊承認校長室裡藏有一包毒性劇烈的毒藥,還承認自己就是整個案件的兇手!

    但波克泥檢察官並不想就此打住,他微笑對巨石校長道:「我們再把案情審視一遍,弄清楚此案的一些癥結點吧!」

    於是校長低著頭,絮絮叨叨的回憶起來:「幾年前有一則車禍的新聞和我有關。那天我到外地開會,獨生子就託朋友接送。朋友下車購物,卻把孩子留在車上。而史蒂芬老師和強森老師就是那天撞死我孩子的駕駛夫婦,害我們父子從此天人永隔,我的妻子也因此罹患嚴重的憂鬱症,沒多久也自殺了!一個原本甜蜜幸福的家庭,就此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說到這裡,巨石校長已是老淚縱橫,泣不成聲。他繼續抽抽噎噎地說:「後來,我透過許多管道,包括調閱相關的監視錄影帶和訪問目擊證人,得知肇事者的車牌號碼。再拜託監理單位的朋友幫忙,查出該汽車的主人。他們實在太可惡了!居然肇事逃逸。但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這次殺人計畫,是我蓄謀已久的,沒想到還是被揭穿了,嗚――

    此時,警方向前要替校長銬上手銬,卻被波克泥阻止了,因為檢察官還想了解當天的下毒過程。

    我花了十年時間努力上進,考取校長資格,並且想方設法調進這所學校。那天放學後,我請兩位老師到校長室喝茶,事先將含有劇毒的茶泡好,原本他們應該半小時就會中毒身亡,誰知一個小時後卻甚麼都沒有發生,而且他們就要告辭回家了。巨石校長說到這裡十分激動,目露凶光:「我見機不可失,因此向體育老師借了球棒,假裝要約他們一起去運動場打棒球,卻趁著史蒂芬老師上廁所時一路尾隨,趁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用球棒重擊他的後腦。他很快便失去了生命跡象。接著我又緩緩地走進體育器材室,跟在強森老師後面,一股腦兒衝向她,同樣用球棒結果了她的性命。當計劃告一段落時,我卻又瞧見學校警衛提著手電筒,正從昏暗的走廊那頭走過來,於是趕緊一聲不響的把球棒放回屍體旁,裝作驚訝地向門口跑去,把警衛招進廁所來,並把發現屍體的經過告訴他。

    校長喝了口水,繼續說:我以為他會嚇得差一點暈倒,誰知反而是我自己不斷地冒冷汗。並非因為長時間盯著屍體產生的恐懼感,而是因為已經有一個人知道這件事,而體育器材室還有另一具死屍,更讓我覺得忐忑不安。不過,幸好他那時候還沒開始懷疑我,讓我安心了些。可是這種如芒刺在背的感覺,真叫人難受啊!

    「那兩截報紙,又是怎麼回事呢?波克泥檢察官追問。

    你是說史蒂芬老師和強森老師手上抓著的,內容相符卻被撕裂成兩截的報紙嗎?報紙上是當年那一場車禍直擊的現場圖片及部分文字報導,我一直壓在桌墊上,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殺子之仇。至於他們夫妻倆之所以拿到報紙,應該是我請他們到校長室,他們先到時看到的。到此他們已經窺知了我的整個計畫,因此想把報紙偷偷帶走。卻不料在我快要進入校長室時,不小心撕破了,因此偷偷藏在口袋裡。我怎麼也沒想到,這份報紙竟成了揭發整個案情的導火線,讓你們在那一夜開始對我起了疑心……」

    聽到這裡,波克泥檢察官點了點頭,整個案情已經水落石出了。

    校長喝了口水,警察走上前,將手銬銬上,對他說:「該說的都說完了,現在跟我們走吧!」

    校長長長嘆了一口氣,跟上了警察的腳步。

    台北殺人案件終於真相大白,校長被革職,並押進監牢候審。隔天報紙並沒有大肆報導這起殺人案,因為大家都不想破壞學校的校譽,除了死者家屬以外。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