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垂現,還有希望嗎?

作者:王韻閑、黃千彧、李羽姿、劉昱昕

 

角色介紹:

張正翔25歲的年輕植物學家,身高約180公分,體格健壯,有一頭咖啡色的捲髮,喜歡穿著一身的棉質長袖長褲,以方便觀察並避免受傷。由於要保護女友靜雯,而讓他養成了既勇敢又正義的個性,熱愛植物的他和他暗戀的對象梁靜雯相約組隊,一起到「花谷山」尋找一種稀有的美麗花朵。在以往的合作基礎上培養了友誼,使他們可以互相幫助,成為最好的搭檔,也總在關鍵時刻幫助並保護她。

梁靜雯22歲的年輕植物學家,正翔的暗戀對象。身高約160公分,綁著高馬尾,戴著一頂棉布帽以遮陽防曬。喜歡在和正翔相同的長袖長褲外面,再加上一件短裙,顯得俏麗。有一雙大眼睛的她,長得非常可愛,是個個性溫柔、靦腆的好女孩。與張正翔同行前往花谷山的路上,曾因掉入陷阱時受到正翔的幫助,卻因此感到十分自責,在正翔的安慰之下,心情始逐漸好轉。

古  巴40歲,是名獵人。因為魔王引發森林大火,妻兒都被燒死,僥倖活下來的他一直懷恨在心,孤單的在山中度過好幾年隱居的歲月。但他一直苦思報仇之法,所以在了解正翔靜雯的處境後,決定幫助他們一起消滅魔王!

魔  王:長年住在花谷山中,個性既暴躁又小氣,卻法力無邊,因此從沒有人敢與他為敵。在花谷山上擁有一座與他個性完全不相符的美麗花園,培養出「希望之花」且視為珍寶。所以當正翔靜雯誤採了他的黑玫瑰後,他大發雷霆,想用他們倆的血灌溉花園。

 

第一章  旅程開始

  作者:王韻閑

    花谷山是位於『東勝神洲傲來國』的一座高山,該國度的自然景觀山海相依,崎峭的峻嶺懸崖與開闊的海岸平原相呼應,對比出壯麗雄偉的島嶼美景。而花谷山也因為地處偏僻,人跡罕至,海拔高度大約四百四十米,因此野生動、植物資源十分豐富,光是植物種類便有1700餘種。要把整座山走過一遍,並仔細地觀察尋找,少說也要一、兩個月。何況那裏肯定會有一些兇猛的野生動物,申請進入被封鎖的危險區域,絕對有喪命的可能!正翔,你確定要去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身為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植物學家,我一定要去走一趟!絕對會不虛此行的。靜雯,你我是這麼多年的老搭檔,難道你不想去看看嗎?」正翔語氣堅定地看著她說。

    「咳!我就是拿你沒辦法。」靜雯重重地嘆了口氣,問:「什麼時候出發呢? 」

    正翔眼中陡然放射出興奮的神采:「那就下禮拜吧!

    「好!現在就各自回去準備吧!這週末好好的休息,下禮拜見!

    「嗯!下禮拜見,靜雯。」

    正翔默默的望著靜雯離去的背影,臉上掛起了一抹甜美的微笑,心想:「放心吧!有我在,就算再大的危險也會保護妳毫髮無傷的。」

*********************************************************************

    張正翔梁靜雯是兩位年輕的植物學家,多年來,他們不斷尋找傳說中的稀有植物——「­­希望之花」。聽說那是一朵彩色的三瓣花朵,早晨,映著晨光,它會綻放出七彩的光芒,但在光天化日之下,它的光彩反而不明顯,也很難被發現。據說找到它的人如果對著花朵許願,無論許下任何願望,都會實現;不只如此,喝下希望之花的露水,便可以恢復原有的體力;將它的汁液塗在身上,更可以治癒所有的傷口。正因這是種會帶給人希望力量的花朵,而有了「希望之花」的美名。然而這種稀有花卉是很難發現的,如果找到了,將會是植物界的一大奇蹟!

    在兩人鍥而不捨的苦苦追尋之下,終於打聽到了一點蛛絲馬跡。據說「­­希望之花」就生長在「花谷山」的巔峰上。也因此兩人經過仔細的思考與討論後,決定一同前往採集,展開了這趟驚險的旅程!

    他們倆人是否能一起安然度過未來的重重難關呢?

*********************************************************************

    「對不起正翔,等很久了吧?」大眼睛女孩嬌滴滴的道歉,聽起來倒有幾分撒嬌。

    「還好啦!你的行囊都準備好了嗎?」高瘦的青年禮貌地表現關心。

    「是啊!急救包、火種、火柴、小刀和備用食物……等,全都帶齊了!

    「那我們這就出發吧!

    陽光穿透淡淡的霧氣,溫柔地灑在萬物身上。在這個鳥語花香的清晨,兩個青年男女結伴搭乘小飛機,踏上這座風光明媚的島嶼——東勝神洲傲來國隨後跋涉登高,幸好濃密的樹蔭為他們帶來陰涼,趕走了所有暑氣,擔心與緊張的心情也都跟著一起煙消雲散,對彼此的信任與多年來共事的默契更增添了安全感。

    兩人在山徑上一前一後的走著,滴滴汗水順著臉頰滑落。驀然,靜雯感到有點疲憊,便想休息片刻,就喊正翔一起在山道旁的涼亭裡坐了下來。當她極目四望,看到眼前山巒連綿的壯麗氣象,遠處海天一色的無邊蔚藍,便不由自主地驚嘆一聲:「真的好美啊!」畢竟此地的視野是如此的天高地闊、一望無際,真是足以讓登山客感到不虛此行的聖地呢!

    休息過後,他們繼續努力登頂,就在披荊斬棘的步步為營時,靜雯突然踩到了一個洞——是陷阱!她忍不住尖叫一聲:「啊——」就在快要掉下去時,一隻寬厚有力的大手迅速抓住了她的小手,耳畔傳來正翔的叮嚀:「抓住我,小心!」於是靜雯趕緊順著大手往上爬,但她身上背的工具畢竟太多太重,正翔沒辦法獨力把她拉起來,就快抓不住了!只好大喊:「快把笨重的工具丟掉!

    「可是工具很重要啊!靜雯捨不得。

    「快丟!命重要還是工具重要?」正翔帶著命令的口吻說。

    「好吧!

    靜雯努力地向上爬,正翔則用力地把她往上拉,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靜雯拉了上來,總算脫離險境,虛驚一場。卻也因為如此,靜雯身上的工具掉了一大半。靜雯難過的低下頭,小聲囁嚅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怪我走路時沒注意腳下的土地。」

    正翔安慰她說:「沒關係,不是妳的錯,誰也沒料到這裡會有陷阱,這應該是防止外人入侵所設下的吧!可見山裡還有別人。我們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先往前走吧!」剛從鬼門關逃出來的兩人,只好無可奈何的繼續向山頂挺進。

    爬呀爬,爬到日頭偏西的黃昏時分,終於爬到了山頂!此時,映入他們眼簾的,竟然是一座神秘又美麗的花園……

第二章  奇幻花園

作者:黃千彧

    一走近花園,正翔便被這七彩繽紛的景致驚呆了。花園的地上鋪著滿滿柔軟芬芳的青草植被,五顏六色的花朵恣意盛開,那是他從來沒見過的花兒,有的嬌艷、有的柔美,花瓣上都泛著淡淡的螢光。一旁的靜雯也張大了眼睛,緊緊握住正翔的手,輕聲說道:「哇!這裡真是人間仙境啊……」

    於是正翔輕輕拉起靜雯,兩人大膽的走進花園,探索這座神祕的世外桃源。走著走著,便發現前頭有條小溪流,寬度只有十來公尺,還有許多兩、三公尺寬的支流,溪水是翠綠色的,極其清澈。

    正翔見這溪淺,便拉著靜雯一同脫下鞋、捲起褲管,踩進水中,溪水只及他們的膝蓋。

    仔細一看,水底全是銀亮的石頭,水中還有些美麗的魚類和鮮艷的水草。他們倆順著溪水往上游溯去,只覺得溪水清涼無比。

    來到了上游,有一片高高低低的水潭。這水潭的模樣十分奇特,大大小小的平台堆疊在一起,像是梯田,也像是人工滑水道。

    由於每片水潭裡的水草顏色不一,映出來的水色也各不相同,有銀藍色的潭水、也有紅橙橙的潭水,更有五彩繽紛、變化閃爍的彩色潭水。

    靜雯調皮地笑了笑,走上前跳進水中,再抬起頭時,手中握著一大把水草,那五彩繽紛的水草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一旁正翔拿出了測毒的工具,經過精密的檢查後,一聲歡呼,撕下一大片水草逕接狼吞虎嚥起來。身旁的靜雯靦腆地笑了笑,說:「瞧你這餓死軌!」又指著前方說:「你瞧,好美啊!」正翔望向靜雯注視的那株直接從水潭裡長出的樹,樹葉子是火紅火紅的,樹旁的水面上漂著無數橘色落葉。

    他們倆坐在岸邊,望了望天上流雲,再瞧了瞧四周晶亮的水景,只覺得要是能在這個地方過日子,便是天地間最美的事。

    然而,他倆並未忘記此行的主要任務。休息了一會兒,他們依依不捨地離開了花園,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但接下來看到的植物卻一樣比一樣還要奇特,有長著各種顏色的葉片,黃昏時會發出焰火般光芒的「火焰樹」;葉片上頭結著誘人蜜露來吸引昆蟲,但蜜露卻含有劇毒,能把昆蟲毒死,並且將屍體自行分解的「蜜毒草」……

    但是,其中最讓他們感到驚奇的是一種叫「龍蝦草」的物種。它的特點是:在那根粗粗的莖上頭有著一對豔紅色大螯,是集動物和植物於一身的物種。平常它都是站著不動,但只要一有獵物靠近,就會馬上釋放出毒素,將獵物麻痺,接著用它的大螯撕裂獵物,並且將之放入隱蔽處的嘴巴中,將其慢慢消化。

    在仔細的觀察植物與紀錄後,他們又繼續往前走。不久就發現:森林中不只有許多奇特的植物,連動物的樣貌也是一樣比一樣更令人驚奇。

    像是有一種「熊蟲」,模樣像縮小版的泰迪熊,卻寄生在大魚身上啃食魚肉;長得像獅子,體型卻和水牛差不多大,還會噴火的「巨型噴火獅」;以及成群結隊攻擊啃咬獵物,把獵物活生生咬死的「食肉蜂」……等。這些猛獸讓他們只能迂迴前進,避免被牠們發現,以免招來殺身之禍,也因此浪費了不少時間。

    在完成了一天的觀察後,該是準備晚餐的時候了。找了一個隱蔽的山洞搭營,正翔看著早已累癱,正坐在草地上閉目養神的靜雯說:「我去找些野菜之類來當晚餐喔!」靜雯感激的對他笑了笑,輕輕說了聲:「謝謝,注意安全!」。

    於是,正翔就往今天他們經過,植物較多的那一區開始尋找無毒的野菜。在年輕植物學家辛苦的尋覓下,很快就找到了足夠讓他們飽餐一頓的食物。

    回程的路上,他無意間看到了一大叢每一朵都和臉一樣大的黑玫瑰,那黑絲絨般的花瓣,中央摻了幾絲艷紅的花蕊,在月光下反射出妖媚的光芒,神秘的色澤對看到它的人來說,是種極大的誘惑。他眼前不知不覺浮現出剛剛靜雯笑著說謝謝的模樣,那濃黑的睫毛、嬌豔的櫻唇……,那麼美麗的女孩,值得的!

    正翔緩緩走上前,摘下了一朵黑玫瑰,無視莖上尖刺將他的手掌割得鮮血直流,而是仔細、謹慎地用身邊所能取得的材料,將那奇特的花朵包裝起來。

    包裝完成後,他帶著自信的微笑,朝靜雯剛剛休息的位置走去。但他卻沒發現:腳邊那朵黑玫瑰竟輕輕動了動……。當他走近營地時,卻發現靜雯正低頭啜泣,望見那深深促起的眉頭,正翔忍不住鼓足全力往靜雯奔了過去。

    「碰!」好大的一聲,將靜雯從悲傷中喚起,抬頭一看,竟然是正翔!她臉上淚痕未乾,卻轉悲為喜,大聲嬌嗔著:「森林裡那麼危險,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意外!」正翔一骨碌爬起來,拍拍衣服,在靜雯面前將那朵黑玫瑰從身後拿出,低聲說道:「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我剛剛在那兒包裝它。」

    靜雯低頭看了看那精緻的包裝和正翔佈滿傷口的手掌,知道正翔為了採花給自己而不惜受傷,心中十分感動,便輕輕握住他的手,感激的說:「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我會好好珍惜的。」正翔滿足的笑了笑,也牽起了靜雯的手,兩人一起慢慢走到那條翠綠色的小溪邊,一邊散步,一邊享用正翔所採的野菜,一邊欣賞滿天的星斗。

    溪邊長著一排七彩的火焰樹,每片葉子都發出了焰火般的光芒。有些葉子火紅,有些葉子寶藍,有些葉子粉紫,五顏六色的葉片倒映在水面上,把月光下的水面映照得極美。

    靜雯忽然開口對正翔說:「其實我剛剛有為這兒想了一個名字,叫『燭台水』!」

    正翔訝異的笑了笑:「好怪的名字!」

    「那是因為水裡長了許多火焰樹,每到傍晚,樹上的葉子會發出焰火般的光芒,我覺得看起來就像一座座燃燒著的燭台呢!」靜雯靦腆地笑了笑解釋道。

    「現在看起來,還真的有點像呢!」正翔也笑著回應。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依偎坐在草地上,仰望著星空。夜晚的山頂真是美豔絕倫,天上繁星無數,有的星星亮得嚇人,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光芒,還有一團一團形狀特殊的星雲。草地四周跳動著點點螢光,隨著似有若無的微風翩翩起舞。

    坐了一會兒,正翔忽然站了起來,把靠在他身上,快要睡著的靜雯驚醒了,抬頭問他:「發生甚麼事了嗎?」正翔搖了搖頭,神秘的笑了笑,隨即從背後拿出他早已為靜雯準備好的黑咖啡,說:「我只是覺得現在的場景、氣氛很適合把這個拿給你提提神。」靜雯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搖了搖頭道:「我還以為有甚麼大事啊!」接著就伸手接過了那杯正翔親手泡的黑咖啡。這個美麗的晚上,就在他們倆的嬉鬧聲中度過了。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剛從山後射來,靜雯就將還睡得正香的正翔搖醒,並且飛快地走到湖邊,用水壺裝了滿滿一壺冰水給正翔洗臉、漱口,並且對他說:「我們吃完早餐、收拾行李後,就趕在中午前下山吧!」正翔勉強打起精神,抬頭對靜雯點了點頭,卻不無遺憾地嘆了聲:「咳!可惜沒找到傳說中的『希望之花』。」

    下山途中,又回到當初他們走進花園的入口處,正翔回過頭,心不甘情不願地對這美麗的人間仙境說了聲再見,心中期盼著哪一天還能再來這兒。但此刻他只能乖乖的跟在靜雯身後,幫忙提著大包小包稀奇的「戰利品」下山了。

第三章  陷阱重重

作者:黃千彧、李羽姿

    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從山後微微露出,黑魔王突然決定在臨睡前,再到花園裡看一眼他鍾愛的那株黑玫瑰。

    他在山徑上踽踽獨行,滿心想著:「嗯,我的寶貝玫瑰啊 ! 你絕對是世間獨一無二的珍寶啊……」但是當他走到那和臉一樣大的玫瑰花叢旁時,卻嗅到了不尋常且帶點悲傷的味道——是侵略者留下的雜沓足跡,混合著玫瑰因同伴夭折而散發出的傷感情緒!

    魔王冷酷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氣,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竟然有人膽敢摘下我最疼愛的黑玫瑰!」

    接著,他使用黑魔法追蹤侵略者的行蹤,立即得知侵略者的各種資料。只聽魔王滿臉怒容,咬牙切齒的說:「植物學家!又是那種不知死活,常偷採別人奇花異草的傢伙?」魔王雙眼一瞪,「噌!」的一聲騰空飛起,往正翔靜雯下山的方向快速追去,邊追邊說:「你小子膽子挺大的,竟敢挑釁我?」

    魔王眼中盡是惱怒與不屑:「我一定要帶領大軍去殺他個片甲不留!」

    於是他施展黑魔法,召來了烏雲與閃電,尖聲下了一連串的命令後,就得意洋洋地跟在後頭,等著看好戲。

*********************************************************************

    住在森林小路旁的古巴,驚疑地蹙起眉頭,因為他聽見了不尋常的閃電霹靂,和著暴雨前的狂風,彷彿敲響了陣陣戰鼓——魔王發怒了!而且還是烈怒!!

    走出屋子,他瞧見一對甜蜜的情侶,正手牽著手慢慢往山下走。他趕緊追上前去,慌忙問道:「你們是不是不是有經過魔王的花園,而且還採了什麼特別的植物?」

    正翔一臉驚奇:「什麼魔王啊?你是指……山頂上那座美麗的花園嗎?」

    「對啊!」古巴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靜雯正翔相視一眼,目瞪口呆:「嗯……我們採了一朵……黑玫瑰。」

    「那是魔王最珍愛的花兒啊!」古巴瞪大了眼睛說道:「黑魔王統治著這座森林,他法力無邊,如果知道別人偷走他心愛的東西,他會想盡一切辦法……殺了那個人!」

    「什麼!?」正翔靜雯齊聲尖叫。

    「除非你們殺了黑魔王,否則,他就會殺了你們。」古巴陰沉沉的說。

    望著他們絕望卻有點熟悉的表情,古巴輕輕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似乎在回憶著往事……

    原來古巴是一個老實的獵戶,和妻兒世居在這座森林裡。雖然在魔王的淫威統治下,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不過由於山上動、植物種類繁多,一家人倒也不愁吃穿。誰知有一天,一架失事的直升機墜落在島嶼上,機上倖存的機師為了生存,走進花園,摘了魔王栽種的野菜果腹,引來他的烈怒。於是魔王對機師下了追殺令,憤怒的火焰點燃森林大火,將機師活活燒死,古巴的妻兒也被波及,葬身火窟。傷痛欲絕的古巴很想為妻兒報仇,卻苦於鬥不過魔王,只能忍氣吞聲。

    良久,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不過,我倒是願意幫你們這個忙,帶你們走出森林。我們出發吧!」

*********************************************************************

    天空一片漆黑,突然一道閃電,劈倒了一棵樹,阻擋住正翔靜雯古巴的道路,古巴大叫:「你們兩個沿著這條蜿蜒的泥巴路,一路快跑,引誘魔王到險峻的斷崖邊,我隨後就到。」

    「好……,好的。」正翔拉著害怕得瑟瑟發抖的靜雯,轉身奮力狂跑;古巴則一溜煙地消失在森林裡。

    這時,正翔回頭一看,看到天空中烏雲密布,濃密的雲層好似漆黑的鍋蓋要從他們頭頂壓下來。雲層中傳來陣陣鬼哭狼嚎,還有震耳欲聾的魔音:「這兒的生物從來都是由衷地尊重我,向我行完鞠躬禮後才敢離開。如今,你們倆如此無禮,我一定要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正翔知道魔王快追上來了,因此叫靜雯鑽到草叢堆裡躲起來,並吩咐道:「等到時機,你就把防身用的鹽酸氣球,丟到魔王的身上好嗎?」

    「好。」靜雯顫聲回答。

    魔王終於從雲層中現身了!但看在正翔眼裡,卻像半空中多出一隻烏雲環繞的眼睛,眼珠子是熊熊的火焰,聲音卻有如轟鳴的雷聲,還伴隨著陣陣閃電,好不駭人!他凶神惡煞地說:「張正翔張正翔!你們竟大膽偷摘了我的黑玫瑰,已經犯下了通天的大錯,快快受死吧!我絕不饒你!!」

    正翔知道躲也躲不過,一咬牙,把心一橫,勇敢的走出草叢,眼中充滿正氣,卻又有一滴哀傷的淚水,懸掛在眼角。他大聲回應道:「我只是來觀察、研究植物的。美好的事物應該跟大家分享,豈能據為己有?你霸佔了這個島嶼,任意傷害島上的生物,才真的該死。我今天要為萬物除害,饒不了你!

    魔王忍不住笑出聲來,說:「哈哈!哈哈哈!還需要你饒我,我法力高強,還怕你這個小人物嗎?哈哈哈哈哈!

    正翔生氣的睜大眼睛,指著魔王,大聲喊道:「丟!」

    靜雯聽到口令,抓緊鹽酸氣球,瞄準魔王那火焰似的眼珠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奮力一丟,只見氣球正好砸到魔王的眼睛,一聲——「砰!」魔王那隻烏雲眼睛痛苦地急速捲動,哇哇大叫:「哎呦呦——啊……,好痛啊!我的眼睛好痛啊!

    正翔眼看機不可失,趕緊抓住靜雯的手臂,看著她說:「丟得好,我們快逃吧!」

    靜雯腆靦得微笑點頭,正翔一手握著她的小手,一手向魔王招手說:「我先走一步囉!」說完轉頭和靜雯竄入森林中。

    魔王痛苦的閉上眼睛,喝道:「大黃蜂隊,快給我跟上他們。」

    「嗡嗡嗡!」黃蜂回應著,奮力地拍動著翅膀,尾隨兩人而去。由於飛速太快,兩旁的樹葉瞬間全掉落下來,所過之處的花草樹木也全遭摧毀,真是驚人的破壞力啊!

    靜雯似乎聽到什麼,停下腳步,抓住正翔的手說:「你聽!」

    兩人回顧森林,除了茂密的檜木和清澈的溪水,什麼都沒有。耳畔迴盪的是潺潺的水流、呼呼的風聲和啾啾的鳥囀,咦?彷彿還有一種令人懼怕的聲音,靜雯突然張嘴大叫:「蜜蜂,不對不對,是大黃蜂的聲音啊!是大黃蜂振翅的聲音,正翔你聽見了嗎?」

    她掙扎著轉頭向後看,成千上萬的大黃蜂緊追在後,頓時嚇得渾身僵硬,不知所措,發瘋似的一邊念阿彌陀佛,一邊緊張地直跺腳。

    正翔鎮定的說:「別慌別慌,我們用背包裡的細密網,將四角懸掛在周圍的大樹上,上下四方都綁緊,並在網裡放些花果,引誘牠們,到時就可以把牠們一網打盡,知道了嗎?」

    靜雯顫著聲音回應:「知道了。」

    「那就開始行動吧!」正翔說著,伸手撫摸靜雯的肩膀,有「放心,有我在」的涵義。

    於是靜雯快速採集附近的花果,正翔則將細密網上下共四個角綁在四棵樹上,用力繞緊再綁紮固定,靜雯就把手上的花果輕放在細密網裡,兩人藏身在樹後。陷阱完工後,大黃蜂剛好飛到,只見四周一片安詳,不免嗡嗡的起疑。忽然,為首的蜂王聞到濃郁的花香,便帶著蜂群朝那些花果猛撲過去,正好撞進網裡。只聽正翔大喊:「砍!」兩人同時舉起手上的砍刀,砍斷了細密網四角的繩索,一群笨蛋黃蜂網到擒來,通通中了正翔靜雯的計,他倆興奮地抱在一起,同時高喊著:「萬歲!萬歲!

    眼看魔王還在後面追趕,正翔便對靜雯說:「魔王決不會善罷干休,我們先放把火把這些大黃蜂燒了,然後趕快逃出森林吧!」

*********************************************************************

    魔王利用手上的醫療黑魔法,醫治好自己的眼睛,然後又施展千里眼,看見他的大黃蜂隊全死在細密網裡,被燒得焦黑。心想:「看來這小子不好對付,不過沒關係,泥濘上的腳印方向告訴我,他們一定是往黑熊幫那裏去了。」因此隨手撿起落在地上的芭蕉葉,挖些泥巴,寫出了一個「殺」字。

    他將芭蕉葉高高舉起,召來一陣強風,把葉片吹到黑熊幫那裏。黑熊首領看見「殺」字,知道是主人跟牠說「有人來了,且解決掉」的意思。於是躲在洞穴裡等待敵人,果然看見兩個人匆忙又慌張的朝這裡跑過來。

    正翔觀察一下四周,看到一個還算寬闊的洞穴,於是牽著靜雯走進去。洞穴裡烏漆抹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而洞壁凹凸不平,手電筒一照,還能看到驚人的爪痕,泥濘上更有清楚的掌印。他抓住靜雯的手,低聲地說:「靜雯,先等一等。」

    靜雯聽到後,也觀察四周,看到樹上有利爪刮過的痕跡,便氣喘吁吁地說:「我們來到黑熊的地盤,要小心點,牠可能隨時會衝出來。」

    正翔跟靜雯點了點頭,兩人一邊走,一邊調整腳步的輕重,也隨時觀察四周的動靜。

    突然,一隻雄偉壯碩的大黑熊,慢步從洞穴深處走出來,牠的臉蛋醜陋威猛,眼中帶著殺氣,嘴角滿是血漬,吼叫時,嘴裡兩排尖牙又長又利,四肢的趾爪也閃著森森寒光。停下腳步後,靜雯緊張的躲在正翔後面,突然黑熊往兩人的方向狂奔過來。

    眼看黑熊一跳,兩隻前腳伸長,正要飛撲在他們身上。說時遲那時快,古巴雙手彎弓搭箭,出現在正翔面前,對準黑熊的心臟瞄準後,射出一箭,直接刺破黑熊的心臟。黑熊仰頭往後栽倒,大吼一聲,胸口不斷流出鮮血,眼睛也充滿血絲。

    此時的黑熊非常生氣,突然跳起來,雙手胡亂攻擊,讓不知所措的古巴正翔靜雯三人,四處閃躲。黑熊更加生氣,決定往靜雯的方向攻擊,古巴正翔來不及反應,便見靜雯被黑熊的右手「啪!」的一聲,推向洞壁。黑熊張牙舞爪朝她撲過去,張開血盆大嘴就要去咬她——這時古巴雙手拉滿弓弦,迅速一放,一支快速輕盈的箭矢直刺入黑熊後腦,黑熊再度向後栽倒,動彈不得的倒在地上——看來這次是真的死了。

    古巴看見黑熊躺倒在地上,這才跟著正翔來到靜雯受傷的地方,看見靜雯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嘴角滲出鮮血,頭上也有血跡,正翔眼中露出害怕驚恐的神色,抽抽噎噎的說:「都是我的錯,早知道不要來採集什麼『希望之花』,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靜雯突然睜開眼睛,想講話卻毫無力氣,只是依舊靦腆的微笑,伸手去擦正翔的眼淚,然後輕輕握住正翔的手說:「看來我是不行了,臨死前我想再看一眼你幫我採的那朵黑玫瑰,好嗎?」

    正翔強忍心中的悲痛,將手伸進她上衣的口袋裡,取出那朵黑玫瑰,只見有幾片花瓣已經被撞爛了。於是將花遞給靜雯

    靜雯將玫瑰湊近鼻端,嗅了嗅花香,精神似乎好了很多。轉頭安慰正翔說:「該流的血都流了,我就知道自己遇到危險一定會緊張害怕,無法及時反應,所以打從要來花谷山前,早就穿好防身的鐵衣,既輕盈又不怕任何東西的撞擊,放心吧!雖然頭的確撞到山壁上,但身體是沒有大礙的。」說完,正翔才稍稍放下了心。

    古巴突然走過來,蹲在靜雯身前,接過她手上的黑玫瑰,將那幾片爛掉的花瓣剝下,放在拇指和食指間揉捏了幾下,然後貼在靜雯頭部的傷口上。正翔正想阻止,卻見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靜雯的傷口迅速癒合,很快就消失不見,變得和未受傷前一模一樣。正翔看得瞠目結舌,良久,他彷彿領悟到什麼,朝古巴問道:「難道這就是?……」

    古巴點點頭,緩緩說道:「我剛剛聽見你們在說什麼『希望之花』,又見她拿著這朵黑玫瑰,就明白了一切。傳說中對著花朵許願都會實現,喝下露水便可以恢復原有的體力,將汁液塗在身上更可以治癒所有傷口的花,就是它。現在你們知道魔王為何這麼生氣,非置你們於死地不可了吧?」

    靜雯仍是不解的問:「但傳說中『希望之花』是七彩繽紛,不是黑色的呀!」

    古巴乾笑兩聲,並不正面回答,卻吩咐正翔說:「我們快離開山洞,到外面用黑玫瑰接一點露水給她喝,幫她恢復體力。魔王好像快來了,我們必須謹慎小心,趕緊離開這裡!

    於是和正翔兩人攙扶著虛弱的靜雯,走出洞穴,來到洞外的大樹下。說也奇怪,黑玫瑰映著晨光,漆黑的花瓣竟綻放出七彩的光芒,隨即又消失,恢復原本黑絲絨般的顏色。正翔靜雯相視一笑,沒想到誤打誤撞竟找到了罕見的「希望之花」,真是太幸運了!

    古巴緊接著說:「我剛回去,就是想準備些家中存放已久的強悍武器,沒想到拿完武器,走回來時,就聽到你們的大叫,這才及時趕來拯救。」

    正翔扶著靜雯,感激的對他說:「幸虧你及時來協助,不然我和靜雯可能就葬身熊口了。」

    「別盡說這些客套話,」古巴突然話鋒一轉,擔心的說:「我們的危機還沒解除。趕緊到溪邊用花接些露水給她喝,恢復體力後盡速趕路要緊。」

    正翔回應:「我知道。」於是和古巴一同攙扶著靜雯往溪流方向走去。

*********************************************************************

    魔王感應到他最信任且強悍的部下已死亡,暴怒地大喊:「轟! 可惡的張正翔,你和你的朋友連續殺我兩個強將,此仇不報,我還有什麼臉在這座島嶼上立足,吼吼……」於是搖身一變,就變成一個高頭大馬的牛魔王,身上穿戴犀牛角鋼硬頭盔、黑天鵝絨毛的鑲金披風,裡頭是金光閃閃的黑鑽石戰衣,繫著金腰帶,腳蹬綿密的羊皮長靴,手上拿著一柄閃電月彎斧。

    「哇哈哈哈!」此時,魔王用低沉的喉音,抬頭仰天念誦著密語:「烏拉蛙撒巴尼,烏拉蛙撒巴尼……請賜給我永恒的黑魔力吧!」說完,天空射出一道閃光,直照在魔王的身上,魔王得到灼熱黑魔法,使得魔力漸漸增長,人也變得高聳壯碩,一副怪物的體型。

    正翔靜雯古巴正坐在小溪邊。此時,古巴聽到一陣轟隆隆的雷鳴,察覺境況不對了!他揉揉眼睛,往天空一看,看見綿連不絕的烏雲正要往這邊飄來,知道魔王已取到黑魔法,並且要來攻擊他們了!於是趕緊整理武器,也忙叫正翔靜雯快整理。

    正翔知道情況嚴重,馬上跳起來。

    古巴緊接著說:「你先帶靜雯到斷崖旁邊的樹林裡,讓她在那兒等我們。」

    正翔答應著,把武器備齊,就抱著靜雯來到斷崖旁邊的樹林,並說:「靜雯,你先在這兒休息,我已經把防身的鹽酸氣球放在旅行包裡了。」

    他擔心剩下的十五個鹽酸氣球會用完,又遞給靜雯一把小刀和一套弓箭,安慰她說:「這樣你就不用必擔心其他的敵人了。」靜雯飽含深情的望著她,正翔在她額上輕輕一吻後,轉頭離開。

    正翔及時趕到,古巴問他說:「你身邊還有甚麼武器嗎?」

    正翔說:「一把小刀、兩把弓箭、細密網一綑和一把斧頭,就這樣。」

    「好!這些就足夠了。」古巴說著。

    只見一片漆黑的烏雲迅速飄過來,魔王站在雲端大喊:「獵戶古巴,你背叛我很久了,如今想打倒我是不可能的。還有你,張正翔,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正翔很有自信的反問:「哦……是嗎?」

    魔王大怒,將手中閃電月彎斧指向一棵神木,一道閃電立即激射出來,「轟!」將神木劈成兩段。

    古巴大喊:「魔王法力無邊,你若是一直激怒他,我們的性命恐怕就難保了,還是引誘他到斷崖去吧!」

    正翔說:「好。」

    古巴對著魔王說:「不要躲在雲朵上當個膽小鬼,現身和我們較量較量吧!」

    魔王生氣地從雲端跳下來,站在兩人身前,看起來就像一座小山。

    忽然,一道閃電轟隆隆劈了過來,正翔古巴即時反應,往兩側閃躲。古巴大叫:「這樣不行,我們還是快點行動吧!」說完,立即轉頭快跑。

    魔王大喊:「想得美,你們是逃不掉的。」

    正翔古巴沿路跑,魔王緊追在後,還不斷發射閃電攻擊他們。他們跑到斷崖後,瞧見藏身在草叢中的靜雯還是很虛弱,正翔看了心疼,便說:「你還是好好休息吧!靜雯對他報以一個靦腆的微笑。緊接著,魔王也來到了險峻的斷崖邊,一場決戰便要開始……

第四章  決戰斷崖

作者:劉昱昕

    這座大斷崖除了通往森林的道路有生命之外,其他地方就有如月球表面般,寸草不生,荒涼無比。四周毫無遮蔽物,當北風陣陣吹來,簡直冷到讓人直打哆嗦。古巴正翔引著魔王來到這險峻的斷崖,為的就是要設法讓他跌落谷底,好贏得這次的勝利。

    陣陣寒風吹過,魔王和他們的戰鬥開始了然而,兩個手持冷兵器的人類,要對抗巨人般法力無邊的黑魔王,能有勝算嗎?

    魔王狂妄而宏亮的冷笑從寒風中傳來,如同尖刀一般刮得兩人耳膜陣陣生疼:「哈哈哈!不自量力的傢伙,就憑你們倆能打倒我,才有鬼咧!」

    「那我們來拚拚看啊!」正翔生氣的大喊,頭髮差點沒根根豎起來。­

    一旁的古巴實在看不下去,雖然只是個普通獵人,但在魔王淫威下討生活的這段日子,自己一直在觀察魔王的習性,思考報仇的方法。只見聰明伶俐的他用力拔起蕨類植物中的大巨人--筆筒樹做為武器。利用筆筒樹粗壯的根部來撞擊魔王的腹部,痛得魔王大聲哀號;再利用茂密的樹葉搔牠癢,使得魔王不停地哈哈大笑。

    但魔王也不是盞省油的燈,立刻召喚他的秘密武器——「菌核菌」小隊到筆筒樹林裡作怪。它們雖然是細菌,但肉眼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水汪汪的大眼、高挺的鼻子、可愛的小嘴巴、小巧的身軀,模樣很是惹人憐愛。可別看它們一副乖巧、可愛的模樣,其實殺傷力驚人,是現代武器的一萬倍,足以讓所有樹木頃刻之間全部枯萎、腐爛,然後死亡。這麼一來,正翔古巴的武器也少了一樣,古巴不禁大驚失色。

    正翔不安的大喊:「古巴,你那邊還頂得住嗎?」

    古巴看著自己目前的狀況,再看看來勢洶洶的黑魔王,無奈地大喊「快頂不住啦!你可以幫我引開這個大塊頭嗎?」

    「好的!」

    「怎麼樣,束手就擒吧!」魔王笑著說。

    正翔竄到魔王身前,紅著臉怒視著他,朗聲說:「來吧,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隨即從背後的箭袋中抽出一把弓和幾枝箭,快步衝向前。這次黑魔王施法召喚出野豬部隊,隻隻雄壯魁梧,都是精兵悍將,以強大的暴衝力聞名,可惜只會橫衝直撞而不會轉彎。正翔小心翼翼地閃躲到一旁的大石頭後面,等待野豬們衝過大石前方,再爬上石頭,彎弓搭箭,居高臨下地予以射殺,精準的射擊能力讓所有野豬全部斃命。

    魔王氣得暴跳如雷,隨即派出自己最得意的「亡靈大軍」,這些都是動物死後的靈魂,被魔王訓練起來,專門供他驅使的。亡靈大軍飄向正翔古巴,一股陰氣頓時布滿了斷崖周遭,勾魂攝魄,讓兩人差點喘不過氣來。不過,正翔靈機一動,想起之前在廟會看過道士作法,雖然不知有沒有用,但目前的狀況,也只好放手一搏了。於是他左手掐著七星訣,右手高舉過頭,學道士喃喃唸誦著誰也聽不懂的經文,原想死馬當活馬醫的,沒想到竟然起了作用,讓亡靈們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紛紛跳下懸崖,任憑魔王怎麼勸說也沒用。

    魔王勃然大怒,決定親自上陣了。他大喝一聲,手中的閃電月彎斧橫劈豎砍,舞得虎虎生風。

    正翔拿著一把銳利的小刀,躲過閃電月彎斧的攻擊,竄到魔王的腳旁,往他的腳盤猛刺。魔王也很聰明,立刻召喚黑魔法,一道閃電劈來,差點把正翔劈成兩半,幸好他躲開了。

    古巴擔心正翔撐不住,大喊:「正翔,這邊讓我來!」

    獵戶逼近魔王身旁,想用蠻力將他擊倒,於是雙手握緊斧頭,以九牛二虎之力砍向魔王。但魔王隨手用閃電月彎斧一擋,威力是普通斧頭的一萬倍,古巴虎口一陣,斧頭被格開老遠,只好迅速躲開。

    藏身草叢中的靜雯看見眼前的窘境,也不敢鬆懈,拿出被包裡的一顆鹽酸氣球,準備上陣。不料她的傷勢嚴重,元氣大量銳減,終究不支倒地,看來是幫不了正翔古巴了。

    看到靜雯昏倒,正翔內心又是一陣酸楚,不過他堅強地告訴自己:「要努力,要加油。為了心愛的靜雯,為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希望之花』,我絕對不能退縮!加油,正翔,你一定可以的!」

    正翔拿出細密網,爬上魔王背後的一棵大樹,想趁他不注意時用網子罩住他的頭,再在他身上畫兩刀。但魔王也察覺到危險,立刻跳轉身來,用斧頭往他身上砍,還好他閃得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正翔摔下地來,發現斧頭在他身上劃了一刀,讓他受了點輕傷。更麻煩的是剛剛從那麼高的樹上往下跳,竟扭傷了腳踝,一時之間無法動彈。

    「認輸了吧,」魔王很不屑的說:「不用打也知道是我贏!」

    眼前的局面是那麼的危險,正翔輕摀著傷腿,絕望地想:怎麼辦,就這樣結束了嗎?他瞥了一眼躲在草叢裡的靜雯,心中已有了答案:「對!我要堅持下去。靜雯,你要等我,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於是他忍著劇痛,握緊關乎生死的小刀,「啊——」的一聲逕直往魔王那邊衝了出去。古巴也一起上前幫忙,畢竟他也要報仇啊!

    「不要,不要啊!」靜雯大叫。她猛然回神,原來是在作夢啊!她發現自己躺在懸崖邊的草叢裡,瞥見前方的正翔古巴正與魔王纏鬥不休,心裡不由得糾結了起來。看到正翔那麼努力的拚死抵抗,靜雯也很想前去幫忙,可是心力交瘁的緣故,根本無可奈何。望著手上那朵漆黑的玫瑰,思緒跟著飄回到三年前的夏天……

*********************************************************************

    三年前,靜雯正式取得博士學位,成為一名植物學家,這是多麼大的光榮,因為她不但是家中第一個上大學的女孩子,還是學歷最高的人。能成為少數的女性植物學家,讓她感到非常欣慰,爸爸、媽媽也都笑得合不攏嘴。經過幾天的面試,靜雯到一所研究機構上班,成為那裡的一名員工。

    剛到新的地方,靜雯十分不熟悉,但那裡的主管和上司都是那麼的熱情,馬上帶著她認識環境,讓她忘卻不安,迎接嶄新的開始。而坐她旁邊的同事,就是正翔

    「你好。」靜雯低聲又害羞地對正翔打招呼。

    「你好。你就是那個新來的吧?」

    「對呀,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

    「好的。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呢?」

    「好哇!」靜雯爽快的答應了。

    正午一到,正翔靜雯開開心心的到附近的一家小吃店吃中餐。兩人雖然初次見面,但一拍即合,相處得非常融洽。他們天南地北的聊,聊植物、聊生活、聊興趣,從那一刻開始,靜雯就發現:自己居然愛上正翔了!

*********************************************************************

    正翔交往、工作已經三年了,平常他總是那麼盡力的照顧自己,當自己遇到困難時,他總是第一個向她伸出援手的人。他們非常需要彼此,因此看到前方奮戰的正翔,不免讓她擔心得喘不過氣來。低頭再看看手上的黑玫瑰,那盛開的花朵好像在勉勵自己:再困難,都要助他一臂之力!她想起玫瑰身上帶有許多刺,是種想靠近卻難以接近的植物。有了!靜雯終於想出一個好辦法。於是她將手上的鹽酸氣球剝開,將濃鹽酸盡數灑在玫瑰花上,接下來就是等待了,等待最佳時機的到來。

    「你這卑鄙小人!」正翔怒吼著,因為就在剛才,他被魔王暗算,受了重傷。

    「那你應該要先好好的檢討自己,」魔王說:「竟然敢闖入我的花園,還偷摘了我的花。」

    「你……

    突然,正翔背後傳來女生的聲音:「那我把你的花還給你好嗎?」

    嬌小的靜雯從草叢中站起身來,挺起顫巍巍的身軀,以一種無畏又堅定無比的語氣對魔王說:「偉大的魔王,請不要再傷害他們兩位了,我這就來還你花。」

    雖然知道這樣說根本於事無補,但只要有一點點的希望,就值得一試。靜雯回頭望著正翔,對他靦腆的一笑,說:「平常總是你照顧我,這次換我幫助你了。」

    雖然正翔心中百般不願意;雖然正翔多麼替她擔憂;雖然正翔希望前方的是自己,而不是她,但,又能如何呢?她的執著誰也阻止不了,現在,只能祈禱了。

    「一個弱女子想跟我單挑,算你勇氣可嘉,但不把你們的血液放在我的花園裡灌溉,就沒辦法讓花園生存,納命來吧!」

    魔王衝上前,舉起閃電月彎斧用盡全力往靜雯身上砍去,但身手矯健的靜雯閃身躲開了。魔王追了上來,靜雯不會武術,只好一直往前跑,但就在這緊要關頭,她的腳扭傷了,被魔王抓個正著。

    「我要殺了妳!」

    「你儘管殺吧!只要……只要你不傷害古巴正翔,我的犧牲算不了什麼!」靜雯激動地大喊。

    正當魔王舉起靜雯,要往地面摔下時,「框啷!」一聲,斧頭應聲落地,原來正翔古巴前來救援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正翔大聲的對魔王叫囂。為了所愛的人,他奮力向前和魔王拚戰,古巴也在一旁幫助他。

    此時靜雯還被魔王牢牢攢在手心裡。她向天祈禱,希望一切順利,就趁魔王瘋狂怒吼之際,將玫瑰花奮力往前一扔,丟進魔王的口中。

    不知是魔王被玫瑰花的刺刺傷,還是濃鹽酸發揮了腐蝕的作用,魔王的身體突然發起高燒,四肢開始劇烈搖晃,嘴唇還不停抖動。這時,古巴將他珍藏,必定可以打倒敵人的「毒箭」拿出來,架在弓上,對準魔王的頭部發射,「咻!」一箭中的,魔王霎時倒地不起,血染紅了花谷山,他的魔力也奇蹟似般的消失了。

    古巴,謝謝你!」正翔靜雯異口同聲的道謝。

    古巴哈哈大笑,說:「沒什麼,還是你們厲害,而且我也報了仇啦!」

    於是古巴告辭回家。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正翔靜雯兩人握緊了對方的手,相視而笑。

    「傷口還會痛嗎?」靜雯溫柔的問。

    「好多了,謝謝你。」

    「不,你為了我連性命都豁出去了,我……愛你!」

    「我也愛你!」

    兩人相擁而泣,花谷山上的花兒也隨風起舞,它們彷彿都看見了未來的「希望」。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