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英神劍

人物介紹:

正:令狐竣:鄉下小孩,在偶然的機會學成蓋世武功,以後成為南宋的大英雄。

   玉真子:一代悲劇英雄,一生淒苦,報仇卻壯志未酬。

   趙紫欣:「青竹幫」掌門,愛上玉真子,卻被欺騙感情。

   林舒琴:雖與玉真子相愛,卻因父親林譽之玉真子有仇,終究無法幸福。

   玉清林舒琴玉真子的女兒,後來成為令狐竣的妻子。

邪:氏五兄弟

   老大林逍之:執一支鐵製判官筆,風流好色,是造成整起事件的元凶。

   老二林過之:有名的快刀手,一刀比一刀快。

   老三林靖之:膽小怕事,仗著一把鐵劍來嚇阻敵人。

   老四林竹之:念珠使得出神入化,乃是內功好手。

   老五林譽之:他的大力金剛爪能讓人皮開肉綻,是五兄弟中武功最高的。

   托雷扎爾司:蒙古將軍,為人殘暴不堪,居然把殺死的人頭掛在刀上,並把人的牙齒做成項鍊,套在脖子上。

 

悲慘的身世

作者:姜翔竣

南宋時期,連年征戰,襄陽城內有一戶人家家境貧困,一家六口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倒也平安無事。

襄陽是歷史名城,城牆牆高約10米,厚1.5米,周長7.4公里,據山臨水,蔚為壯觀。李言恭曾作詩贊曰:「樓閣依山出,城高逼太空。」城下環以護城河,平均寬度180米,最寬處250米,人稱「華夏第一城池」。整座襄陽城佈局嚴謹,形勢險要,自古被譽為「鐵打的襄陽」。

襄陽城共有六座城門,即大、小北門、長門、東門、西門和南門。每座城門外又有甕城,也叫「屯兵城」。這天,玉真子和他的姊姊去東門附近的市場買菜,只見沿著運河兩邊的屋宇鱗次櫛比,有茶坊、酒肆、腳店、肉鋪、廟宇、公廨等等。商店中綾羅綢緞、珠寶香料、香火紙馬等貨物琳瑯滿目,此外尚有醫藥門診、大車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業,應有盡有。為了競爭,許多店老闆親自在門口招攬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賈、看街景的士紳、騎馬的官吏、叫賣的小販、乘坐轎子的大家眷屬、身負背簍的行腳僧人、問路的外鄉遊客、聽說書的街巷小兒……,男女老幼,士農工商,三教九流無所不備。

而當他們到達市場時,看到菜攤上擺著許多新鮮的蔬菜,正當去買一把時,卻被色鬼林逍之看見了。林逍之是江湖上人稱「氏五兄弟」的老大,最是好色。他見玉真子的姊姊頗有幾分姿色,便來抓他姊姊的手臂,並說:「老子我要定這個女人了,識相的就給我滾。」玉真子怒目而視,咬牙切齒的說:「你敢碰我姊姊一根寒毛,我就跟你拚了。」只見玉真子憤怒的打他一拳,沒想到被林逍之運內力給震回,自己反而倒在地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姐姐被壞人擄走之後也夠貞烈,憤怒的對林逍之說:「你膽敢弄髒我的身子,我便死在你的面前!」林逍之惱羞成怒,一怒之下把他們全家都給殺了,還放了一把火,燒光他們的房子。

但他萬萬沒想到:玉真子被他打倒後,並沒有死。當他清醒之後,知道全家被滅門的慘事,便發誓此生必報此仇,於是逃到了一個山洞,靜靜養傷。

 

時光荏苒,一晃便過了三年。三年的山野生活不但讓玉真子養好了傷,也變得更加強壯,已長成一個體格壯碩的俊美少年。但他始終沒忘記報滅門之仇,這天,他終於下了山,便往五兄弟的家走去。

走到途中,卻遇到幾個身穿軍服的官兵,攔街搶錢。玉真子只好哀求道:「官爺請行行好,小民剛從山上下來,身無分文,拜託不要殺我。」官兵說:「看你衣著襤褸,也不像有錢人,不過我們也不能白搶,快把你身上值錢的東西通通剝下來!」玉真子雖然苦苦哀求,卻一點也不管用。正當性命垂危之際,忽然有名女子從樹上跳下來,大喝一聲:「休要傷害他!」說完便是一掌,竟將數名官兵震得嘔血倒地。此女便是江湖三大門派「青竹幫」掌門人趙紫欣

趙紫欣玉真子長得風度翩翩,心裡便對他有了幾分好感。她斜睨了眾官兵一眼,對玉真子說:「別理他們,我帶你回去養傷,好不好?」但玉真子只是平淡的答了聲:「多謝姑娘相救,客隨主便吧!」於是跟她回到了「青竹幫」所在的冷月山莊

玉真子在青竹幫一待就是一年,儘管趙紫欣對他百般討好,他卻只看上邦中收藏的眾多武功祕笈,尤其是一卷《落英神劍》劍譜。於是他便假裝親熱的問趙紫欣:「妳可不可以教我劍譜上的功夫呢?」趙紫欣為了留住他,當然欣然答應了。但她萬萬沒想到,玉真子只是為了報仇而接近她,可憐的她是被感情欺騙了。

話說回來,當玉真子拿到《落英神劍》劍譜後,又勤加苦練了一年,終於不告而別,再度來到氏五兄弟的府邸。他看見老五林譽之的女兒林舒琴長得國色天香,便假扮小廝接近她,兩人情投意合,舒琴終於以身相許,還懷了玉真子的孩子。於是她只好硬著頭皮帶著玉真子來見父親和五位伯伯,玉真子面對殺父仇人,忽然破口大罵說:「我就是當年被你們滅門的倖存者,今天學成歸來,你們這五隻老狗,還不快快下跪投降,否則我就先殺了你們,再把你們的狗窩燒了!」

氏五兄弟哪裡經得起如此叫罵,於是老大林逍之首先出手。由於玉真子最恨的便是老大,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於是喝道:「你這狗賊,殺我全家,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說完便提起無堅不摧的落英神劍,一招「石破天驚」朝林逍之面門直劈而下,而林逍之則運足內力,舉起判官筆纏住他的兵器,並反手點他靈台穴。玉真子一怒之下,一招「霸王卸甲」將他的手臂砍斷了一隻。老二林過之見狀趕緊過來救援,他雖長得肥肥胖胖,一把快刀卻使得一刀比一刀快,與落英神劍硬碰硬,「噹!」的一聲,快刀已被斬成兩段。林過之卻乘虛而入,一掌轟了過來,於是玉真子只好用左手硬接了他一掌。只見老二被擊得身受重傷,而玉真子也感到氣血翻騰,只得強運真氣。這時家老三林靖之手持一柄鐵劍直接中鋒切入,朝他小腹刺來,但見他面不改色,輕輕一揮,便把他的劍斬為兩半,嚇得他大叫:「救命啊,殺人啦!」便躲到屋裡去了。

這時,一個慈眉善目,和尚模樣的中年人走出來,但見他長得十分慈祥,卻是「人不可貌相」,原來這是家老四林竹之。只見他一出手便連發三顆念珠,把玉真子手上的長劍震飛,並一掌擊在他胸口,玉真子說:「好厲害的掌法!」剛說完便吐出一口鮮血,還噴在他的光頭上。但他也立刻拔起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劍砍斷林竹之的雙腿,痛得他倒在地上翻滾著。這時長得凶神惡煞的老五林譽之終於挺身而出,大聲的說:「我要替我四個兄弟報仇,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哈哈哈哈哈!」說完便一爪伸向玉真子玉真子也不甘示弱,運起生平之力,施展分筋錯骨的絕招,硬生生把他的一隻手腕給折斷,但他自己也受了嚴重的內傷。這時家五兄弟已圍攏過來,步步進逼。玉真子厲聲道:「就算我有生之年殺不了你們,死了也要來找你們報仇,哈哈哈哈哈……」說完便立刻施展輕功逃走,逃到了一座山洞,將武功祕笈擺在裡面,並拿起劍,仰天長嘯,一劍刺死了自己,死時年僅二十七歲。

 

話說從頭,有孕在身的林舒琴堅持把孩子生下來,卻被父親林譽之知道那孩子是她和玉真子的骨肉,忍不住大罵道:「你這不知羞恥的不孝女,我一定要把你斃了!」說完便運起大力金剛爪,把林舒琴當場抓得腦漿爆裂,肋骨齊斷,命喪當場。她的小孩玉青也被林譽之給趕了出來,成了孤兒,從此可憐的流浪江湖。

 

第二章 開始復仇

 

作者:吳晨瑄

 

   此事一過十三年,正是蒙古人入侵中原之際,華山上住了一位老人,與其子令狐竣為了逃避戰亂而隱居於華山頂峰。令狐竣今年十七歲,是個濃眉大眼,玉面朱唇的俊朗少年。父子倆每天以山豬或野鹿為食。

 

   一天夜裡,他們正愁沒飯吃,忽聞屋外有野獸一聲怪叫,老人奇道:「那是什麼?既非老虎,也不是狼。」令狐竣卻大為興奮,說道:「是豹子,咱們今晚有得吃了,爹,您等一會,我去把豹子抓來。」說完不等老人回應,拿了獵虎叉,便循聲跑向林中。原來怒吼的是一頭巨大的金錢豹。他以柄護住全身,不讓豹子撲近,同時伺機攻擊。豈知這頭豹子猛惡,顯然已餓了很多天,令狐竣一刀一刺,始終沒碰到他一根寒毛,反中了牠五撲五抓,利爪撕裂他的肌膚,使他臂上的鮮血如湧泉般噴出。這時令狐竣由於失血過多,神智混亂,手和腳竟不自覺開始亂晃,人也不停的後退。忽然腳下一個踩空,身子登時直墜下懸崖。他身在半空中,雙手亂揮,只盼能抓到救命的東西,這麼一陣亂揮,立即下降百餘丈,「碰!」的一聲,頭撞上一塊石壁,接著一陣暈眩,便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漸漸恢復神智,還好他兩手抱在山壁上一個窟窿裡,不然現在早已粉身碎骨了。驚魂未定的他慢慢爬了起來,見這山洞年歲已久,洞口被泥土封住大半,只露出一道小小的縫。他往上一看,山高險峻,陡峭異常,大概爬不上去了,夜色已晚,又怕有走獸出沒。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用樹枝點燃火把,慢慢爬進洞裡。見是一條狹窄的天生通道,其實是山腹內的一條裂縫,爬了二十丈遠,通道漸高,已可站直。他挺一挺腰,向前走去,通道忽然轉彎,走了兩丈遠,出現一個洞穴,便宛如是一座石室。黑暗中,他舉起火把,登時吃了一驚,只見石壁邊斜躺著一副骷髏,身上衣褲皆已破爛。石壁上有幾行字,湊近一看,見刻著十六字:「重寶秘術,賦予有緣,入我門來,遇禍莫怨。」這十六字旁,有個劍柄凸出在石壁上,似是一把劍插入石壁,直至劍柄。他好奇心一起,把劍柄往外一拔,劍光亮得他睜不開眼,接著掉出一本秘笈,拿起一看,上面寫著《落英神劍劍譜》,書本裡盡是看不懂的圖形劍法。翻到最後一頁時,看見一行字:「學成此術之人,請務必趕到家,救出玉清。」他看得一頭霧水,豈知,這是已故的玉真子當年的往生之地。

 

   這時天已漸亮,令狐竣帶著落英神劍劍譜,爬出洞外。他想以後只能住在這裡,反正也爬不上去,乾脆每天練這把劍打發時間,日後再想辦法上去。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四年,令狐竣已成為一位劍法高強,武功精湛的英俊少年。一天,他心血來潮想試一試輕功。於是,他提起內力輕輕往上一跳,突然上升了好幾丈。「咦?我只練了幾年武功,功力竟達如此高強的境界?」原來他修習的是玉真子當年絕望所創出的最強武功。上升幾尺之後,便已到達華山。他奔向以前住的房子,吃了一驚。只見房子早已倒塌,地上長滿青苔,顯然已經荒廢多時。「爹,爹,你在哪?」連叫了數十聲,用內力把聲音源源不絕地傳出去。但始終不見半個人影出現。他想:「可能爹已經死了。」不禁流下兩行淚水。這時他突然想起玉真子的遺言,要他去尋找一位叫玉清的人。「好,反正現在也無事可做,我就去找她,救她出來。」

 

   時間又過一年,這一年來,令狐竣已把華山地區翻了個遍,也問過好幾百人,卻連玉清一個影子都沒發現。

 

   這天,他獨坐客棧,正在發愁,忽然一個聲音吸引了他。「拜託,請施捨一些食物吧!」只見一個滿臉皺紋的可憐乞丐跪在客棧前乞討。他很骯髒,佝僂著身子,頭髮又長又亂,面貌醜陋,但身材卻像女人般纖細。

 

   「行行好吧!」他向客棧老闆乞求著說:「給我一點剩菜剩飯就好,我已經幾天沒吃東西了,拜託。」

 

   「走開,臭乞丐,想吃東西嗎?去你的!」肥胖的老闆說:「沒錢就沒飯吃。」

 

   「拜託,可憐可憐我吧!」乞丐苦苦哀求著。

 

   「滾!沒用的臭乞丐。」老闆輕蔑地大罵。吼叫聲吸引來不少人群,一小撮人開始聚集在客棧前。

 

   「這樣對老人家真是可恥!」有人低聲說。

 

   「你們每人用起我的東西來,倒是滿慷慨。」老闆十分生氣地瞪著人群:「如果你們這麼好心,幹嘛不買碗飯給他吃?」

 

   這時令狐竣已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拍案起身,從兜裡取出幾定碎銀。「給他拿碗飯來。」說著,他把錢遞給老闆,接著賞了老闆一巴掌,打得他暈頭轉向,當場昏倒。接著他背起乞丐,展開輕功,在人群的叫好聲中漸離漸遠……

 

   跑了一陣後,令狐竣感覺奇怪,背上的乞丐竟如此之輕,「可能餓太久了吧?」他心想。忽然一陣風吹來,令狐竣竟聞到他身上淡淡的女子氣息。「難道他是女的?」令狐竣不禁開始懷疑。

 

   狂奔了數十里,來到一處山林,旁邊正好有一條河。令狐竣想:「現在我打傷了人,怕官府調查,只能和這位乞丐住在這兒了。」於是在河邊找了間茅屋住下。

 

   第二天清晨,令狐竣一早醒來,竟發現一位美貌女子站在門口。他嚇了一大跳,便一劍向她刺去。那名女子驚慌的閃開,大叫:「我就是那位老乞丐,其實我是女子,那天你看見的醜陋老乞丐,其實是我怕被人發現,所以白天化妝並戴上人皮面具的模樣,晚上卸了妝後,便是現在的樣子。忘了告訴你,我姓。」

 

   「什麼?你再說一遍,你叫……玉清?」令狐竣興奮地快昏倒。他立即拿出那份玉真子的遺囑,並且告訴她如何跌到洞裡及練成功夫的經過,後來又怎麼苦苦尋訪她。「好了,現在換你告訴我有關你爹娘和你外公的故事吧!」於是玉青一五一十的把玉真子氏五兄弟的恩怨講了一遍,並且告訴他自己如何被欺負,只好逃出家,化妝成老乞丐在街頭流浪。令狐竣聽得火冒三丈,吼道:「玉青,我們結伴同行,去殺了氏五老那幾條狗,幫你爹報仇!」

   「好,咱們現在就動身。」有了玉清的方位指引,不到天亮,他們已到達家大門外。令狐竣忍不住憤怒地踢開門,大吼:「氏五老,你們這幾個渾蛋,給我滾出來!」氏五老憤怒地跑出來。林譽之憤怒地大吼:「媽的,嘴巴放乾淨一點。」林竹之也兇道:「你是玉真子的什麼人?」「我是來替他報仇的,接招吧!」才剛說完,立即向林氏五老衝過去,展開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

 

第三章 絕處重生

 

作者:林翰梃

 

   令狐竣帶著玉清來到了氏五兄弟的家,雙方一見面便劍拔弩張。

 

   他拔出「落英神劍」,一招招驚心動魄的招式源源不斷地刺向老大林逍之的天靈蓋,林逍之只好用判官筆擋回去,可是判官筆卻被劍氣切斷,他的頭也被狠狠地砍了一刀,頭骨斷裂,鮮血直流,當場死亡。老二林過之見狀大怒,將大刀揮出,一刀砍到令狐竣的鎖骨,當場震斷。令狐竣回以一掌「飛龍在天」,把他的十根肋骨震碎,並補上一記「旋風掃葉腿」,使他當場口吐黑血,身體扭曲,連十根手指頭都在抽搐。膽小的老三林靖之看到這種情況,嚇得口吐白沫,肝膽俱裂。這時,老四林竹之使出「青蛙跳」,跳到令狐竣的頭上,玉青突然用劍刺向他的屁股,讓老四痛得在地上翻滾,屁股當場開花。老五林譽之憤怒的說:「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好用來祭奠四個哥哥!」於是使出了「大力金剛爪」偷襲,一邊吼道:「他媽的小雜種!」 一爪便貫穿令孤竣玉青的肚子,於是他倆運起畢生功力,把老五的內力全部吸過來,再震回去,使得他當場八脈齊裂,全身碎成八十七片,家滅亡了!

 

 

 

   令狐竣玉清帶著重傷回到華山,養了十年的傷,還練成了「夫婦千來掌」。突然有一天,蒙古人出兵侵犯中原。領頭的將軍名叫托雷札爾斯,他惡冠滿盈,左手拿一把尖銳的鋼叉,上面掛滿了人頭,右手拿著血滴子,嘴巴還咬著銳利的尖叉,脖子上戴著用人齒編成的項鍊,眼中綻放出野獸般的光芒,不斷大吼著:「兄弟們,殺過去!」五十萬蒙古兵騎著戰狼,手持銳利的牛排鋼叉,所到之處,兵被殺得丟盔棄甲,望風而逃。而且蒙古人每殺一個兵,就把他們的頭砍下來,掛在自己的脖子上,大吼一聲:「繼續衝!」十萬兵被殺得屁滾尿流。

 

   托雷札爾斯率領的蒙古大軍來到華山腳下,想要占領此地,於是將華山團團圍住,並且下令放火燒山。這時,站在山上的玉青令狐竣說:「郎君,是我們出山的時候了。」令狐竣也點頭說道:「沒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們報效國家的時候到了。」

 

   於是他倆使出輕功狂奔下山。見蒙古兵有如潮水般湧來,令狐竣寶劍一揮,隨手砍落撲來的五個人,接著夫妻雙雙闖入蒙古軍中,使出「夫婦千來掌」,所到之處無人能敵。兩人舞到酣暢處,氣勢如虹,猶如王者降臨。這時,蒙古兵越來越多,兩人都受了傷。玉青大喊:「擒賊先擒王!」於是他倆猛衝過去,玉青一掌擊向托雷札爾斯的臉,沒想到托雷扎爾斯張開那魔鬼般的尖牙,咬爛了她四隻手指。玉青慘叫一聲,令狐竣立刻護住她,接著提起落英神劍,砍向他的天壇穴。不料托雷札爾斯的速度更快,一拳打斷他的鼻子,令他門牙噴出。托雷札爾斯使用他的最終必殺技——「真龍之淚」,一秒鐘揮出二十掌,揍得令狐竣狂噴鮮血。這時,玉青拿起棍子猛擊他的頭,結果被一記致命的上勾拳擊飛出去。令狐竣瞬間體會到了人生的無常,「黯然銷魂劍法」——他自創的絕招——就是攻勢要瀟灑自然,所以他在絕望之中,體會到了這劍法最強的力量,衝過去!此時托雷札爾斯正準備給玉青一記最致命的下勾拳,他把畢身的內力結合到劍上,一劍狠狠刺穿他的心臟,往上一提,瞬間把他的腦袋削成兩半,托雷札爾斯吐出一口黑血,死了。而他們夫妻倆雖然贏了,卻也是兩敗俱傷。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