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之謎


 


人物介紹:                                                                                                                                                                                                                              


傑森巴克國的王子,英俊勇敢,剛出生就被私下和愛爾國的王子調換,透過產


      妮亞的一封信,決定出發了解自己真正的身世。後來和米爾的雙胞胎妹


      妹結婚。


克萊傑森的隨從,和傑森一起出發到森林,他的聰明機智,使主僕兩人屢屢從


      危機中安全脫困。


妮亞傑森的接生婆,寫給傑森一封神秘的信函,想讓傑森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


      並希望他能回國當巴克國的國王。


米爾愛爾國的王子,剛出生就被檢查出耳聾,因此被帶到巴克國傑森調換。


海妖:海的守護人,外表妖媚,但心地卻很惡毒。


變形幽靈:受國王的委託守護著小茅屋,法力高強,令傑森感到很頭疼。


 


 


第一章         陰謀


作者:于巧凌


 


    很久很久以前,北歐芬蘭旁邊有一個小國,叫做愛爾國,它的鄰國則是巴克國,兩國的國王都十分賢能,只是巴克國國王忠厚老實,而愛爾國的國王比較精明、狡猾。


    那年冬天特別嚴寒,在漫天紛飛的大雪中,ㄧ對龍鳳胎誕生在愛爾國的王宮裡,男嬰被取名為米爾,女嬰則取名為雅蒂。不過說也奇怪,不論國王怎麼逗弄王子,怎麼跟他說話,米爾就是沒有反應,經過御醫們的詳細檢查,才發現王子竟是ㄧ個聾子,這件事令國王感到非常懊惱。


    大臣們便紛紛安慰國王:「陛下,請不要擔心,皇后還年輕,可以再生ㄧ個啊!說不定還是位王子呢!」


    國王搖搖頭,嘆口氣說:「不行,不行!皇后現在身體很虛弱,連御醫也說她可能活不久了。」這時後宮傳來皇后病危的消息,等國王趕到時,皇后已經斷氣了。


    於是國王更加煩惱了。


    「國王陛下,」專門蒐集各國情報的大臣稟告說:「聽說巴克國也剛誕生了ㄧ位王子,不如我們派人三更半夜帶著米爾王子到巴克國,把兩位王子偷偷調換過來。」國王想想:與其讓一個身體有缺陷的人繼承王位,不如冒險試試,說不定能換回來一個健壯的男嬰,也才不會丟了國家的顏面。於是他勉強答應了。


    同一天巴克國的王宮裡果然誕生了一位王子取名叫傑森這男嬰雙頰紅潤,哭聲震天,手腳還不住的舞動,看起來十分健康,國王和皇后看了都高興極了。


    王子誕生的消息很快傳遍全國每個城市及鄉鎮。「王子誕生啦!」「希望未來的國王是個仁慈的人!」巴克國每個人都很興奮連窮人也放下手邊的工作用手邊口袋裡僅有的銅板來買酒喝正當全國同時狂歡慶祝時,誰也沒想到,今晚,一個邪惡的陰謀正悄悄的進行著……


    夜半,當教堂的大鐘剛敲完三下,一個黑影闖進巴克國王子的房間,襁褓中的小嬰兒正睡得香甜,那黑影輕輕的把嬰兒抱起來,對外面小聲喊道:「可以進來了!」這時,另一個黑影迅速竄入,把手中的嬰兒放到床上。突然,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兩人趕緊躲到一旁的窗廉後面。這時,門被推開了,一名士兵走了進來,看到床上熟睡的嬰兒後,口中喃喃說道:「奇怪,我明明聽到這裡發出聲音呀!」說完就離開了房間。他不知道,王子已經被人調包了。


※※※※※※※※※※※※※※※※※※※※※※※※※※※※※※※※※※


    時光荏苒,一晃眼,十五個年頭過去了。


    一個悠閒的夏日午後,愛威爾國王宮的後花園中,綠草如茵,花木扶疏。傑森王子正在花園裡散步,突然聽到一陣輕微的叫喚:「傑森王子,傑森王子,是你嗎?」


    「是誰?是誰在那裡?」傑森機警地回過頭,向四面張望著。他已經十五歲了,長成一個高大健壯、風度翩翩的美少年。


    這時,一個頭髮灰白且稀疏的婦人從樹叢中跑了出來,在他面前俯身下拜,恭敬地說:「傑森王子,我是巴克國產婆妮亞的手下。我奉命要來告訴您一個秘密,我知道您很難相信,但事實上,您不是愛爾國的王子,請快回到您的祖國吧!」


    傑森聽了,實在無法置信,十五年來,父王無微不至地照顧他,給他受最好的教育,並且刻意培養他治理國家所需要的智慧和才華,如果不是他的父親,怎麼能這樣用心呢?但是轉念一想:上次他隨父王外出狩獵,不是親耳聽到一個老百姓脫口而出,說他跟父親一點都不像嗎?難道他真的不是國王的親生血脈?……


    於是他著急的問:「快告訴我,我的出生地究竟在哪裡?」


    「我不知道,但這裡有一封信,您看了就會瞭解。」那婦人從懷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信,遞給傑森。信上寫著:


 


敬愛的傑森王子:


    您剛出生時就被人偷偷帶到愛爾國,大家都沒發現。我怕別人不相信我,只好寫信給您。為了預防信件內容被別人看到,我不能明確告訴您藏著秘密的地點,請見諒。如果想知道您真正身世的話,請到「五棵樹的中央」來。


    請一定要相信我的話。


祝你成功!


N.


 


    傑森讀完信後,正要問送信人問題時,發現她已經消失了。他半信半疑的回到房間,看到自己最信任的隨從克萊正在整理書櫃,於是開口問道:「聰明的克萊,我知道你素來極有智慧,請告訴我,『五棵樹的中央』在哪裡?」


    對森林極為熟悉的克萊想了想,說:「『五棵樹的中央』應該就是勞倫斯森林中的小茅屋吧!它是以前一個流浪漢蓋的,剛好就蓋在五棵樹的正中央。只要渡船越過妖怪洋,就可以到達森林了。」於是傑森克萊:「你會聽我的話吧!」,克萊一頭霧水得點了點頭,於是傑森拿出信給傑森看,克萊看了後大吃一驚,傑森問:「你不會告訴國王吧!」克萊驚恐的點了點頭,說:「我明天……我跟您去吧!」


    這一晚,傑森的心裡百感交集,有點期待,又非常患得患失,甚至徹夜難眠。


    第二天早晨,傑森整理好行李,便和克萊偷偷從王宮中溜了出去。他們還不知道:這趟遠行將會困難重重、危機四伏……



第二章              危機的開始


作者:楊淳羽


 


    傑森王子和克萊為了揭開身世之謎,偷偷溜出了王宮。來到海邊,租了一艘小船,準備前往位於外海的拔摩島,尋找勞倫斯森林中的小茅屋。


    剛開始的航程十分順利,海面上平靜無波,兩人在船上做著日光浴,非常愜意。然而好景不常,這天,船行過一片清澈的海域,正待穿越時,原本看似平靜的海面,突然冒出一個漩渦,漩渦愈捲愈大,將周圍的海水都吸納進去,最後循環的力道又使下沉的海水全數向上噴湧出來,就如同一道浪花構成的龍捲風。而在漏斗般的浪花上端,居然端坐著一位女子,她有著一頭銀白色的長髮,白皙的臉蛋上明眸皓齒,眉眼盈盈。然而仔細一瞧,臉頰兩側卻是一對魚鰭般的耳朵,下半身更長著一條藍紫色的尾巴,是一個人身魚尾的妖怪!


    從千年前就待在這片海域的守護者──海妖,認為自己天生的使命就是保護這片海域,所以凡是侵入者都逃不過她的魔掌,根本無法活著離開……


    海妖凝視著傑森克萊,海藍色的眼珠中有一種令男人陶醉的神祕力量。她輕啟朱唇,發出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說:「這是受我保護的海域,你們不准再過來了,否則別怪我沒警告你們喔!」


    傑森克萊心想:一位美麗的小姐能做什麼?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可是接下來他們每走一步,腳前便噴起一道強力水柱,這使得他們根本前進不了。傑森只好試著跟她談判,他故作無奈的說:「美麗的海妖姊姊,我此行是為了尋找草藥給我父親治病的,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海妖卻若無其事的說:「我剛才就給了你們警告,是你們自己敬酒不吃,要吃罰酒。告訴你們,除非我死,否則你們別想要越過這片海洋。」


    傑森王子可不信邪,他是個訂下目標便勇往直前,不達目的絕不中止的人。為了找出那封信的疑問,他腦子裡瞬間浮現出千百種辦法。突然,他靈光一現,想到海妖曾說過「不要想過去」,那如果不要用「想」過去,而是直接「越」過去,不就好啦!(只不過他不知道海妖會讀人的思想)他正想把想法告訴克萊時,猛然發現克萊不見了!原來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時候,克萊已被海妖抓住,關到漩渦頂端的水球裡去了,這對有懼高症的克萊而言,真是一項可怕的折磨。


    此時,海妖又發話了:「你要過去可以,但必須要回答我一個謎題:『當你臨死前可以說一句話,但如果說真話就會被燒死,假如你說假話,又會被凍死,那你該說甚麼呢?』呵!呵!呵!我就不信你答得出來。」她的話一說完,大家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正當傑森因想不出答案而一籌莫展的時候,被困在水球裡的克萊用腹語告訴他:「負負得正。」於是,傑森突然仰天狂笑起來,接著朗聲說:「我的答案是:我會被凍死。」海妖聽完這個答案,臉色大變,海面上頓時捲起滔天的浪花,她咬牙切齒的說:「你這個狡猾的人類……」


    這時,天空中的烏雲也正悄悄地凝聚,海妖揮舞著手臂,昂起頭,換上一副得意的口吻說:「我從來就不喜歡遵守諾言,當然現在也不例外。」


    傑森聽了,不由得生氣得大罵:「你這個不守信用、可惡又沒品的妖怪!」


    然而海妖完全不理會傑森的辱罵,反而繼續揮舞雙手操縱海水,將海浪變成龍捲風,一波波滔天巨浪不斷向他襲來,即使他僥倖的閃過幾次攻擊,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依然被龍捲風擊中,而被捲入高速運轉的漩渦裡,轉得頭昏腦脹,有一種缺氧的感覺。他就這樣被海妖玩弄於股掌之間,毫無招架之力。


    被禁錮在水球中的克萊,見到自己的主人被海妖這樣弄得半死,一團怒火油然而生。於是將自己的害怕拋在一邊,努力的在水球內滾動,希望能夠找到一點縫隙可以讓自己鑽出去。而海妖因為專心對付傑森,也沒注意到他,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讓他找到一處較薄弱的水幕,於是猛力一推,果然逃了出來。可惜他一鑽出來就掉入海中,因此當他游到陸地上時,海妖已經發現他不見了,於是騰出另一隻巨大的手臂,打算再度將他拖下海去。他只能死命的抓住一塊礁石的凹處,怎麼也不敢放手。不過那隻手形成的龍捲風力量實在太大,如果不放手,他的身體會因為拉扯過度,而導致雙手被活活的撕裂、分開,那種疼痛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堅持了幾分鐘,他已然抓不住了,只好將手放開,想不到一放開手,整個人就隨著龍捲風飛了出去,海妖沒料到克萊會被捲回來,剛好往自己的身上撲,危急之間雖然努力閃避,但依然被他撞倒了,由於魚尾巴重心不穩,就這樣從高高的浪花上端掉下海去,一頭撞上礁岩,竟然憑空消失了!


    霎時間,海浪、龍捲風、無形的手、水柱……都消失無蹤。傑森奮力划水,找到落海的克萊後,兩個人飛快地游過這片海域,朝前方的陸地游去。



第三章         塵封的日記


作者:蕭子瑜


 


    渾身濕透的兩人在逃上岸後,便來到了一座森林的外圍。那座森林非常古怪,完全沒有一點聲音,而且也沒有一絲生命跡象。


    兩人信步走進森林,放眼望去,卻盡是一片死寂。植物也都病懨懨的,葉子枯黃的枯黃,掉落的掉落,完全不像是美麗的夏日風光。


    「欸!克萊,你確定這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嗎?」­有些擔心地用指關節敲敲一棵看起來­­­——傑森希望是他看錯了­­­——看起來像猙獰厲鬼的樹。


    「沒錯,就是這兒。」克萊正用審視的眼光觀察著一截樹枝,那截樹枝奇怪地彎成閃電形。克萊隨手便把它塞進背包中。「這裡是勞倫斯森林,但當地人都叫它『死林』,而且……」克萊突然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傑森:「而且,從來沒有人從這裡出去過!」


    接下來是一陣詭異的沉默。


    傑森首先打破沉默,他緊張地蹙著眉,低聲問道:「克萊,你的意是,我們可能……凶多吉少?」


    「沒錯!」


    「……」


    「嗯,咳咳!」傑森恢復了鎮定,輕咳兩下後又說:「克萊,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我要進死林。如果你反悔了,就回去吧!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什麼?你瘋了嗎?」克萊驚愕的問。


    「不,我沒瘋。」傑森語氣堅定地說:「決定好了沒?快!時間不早了。」


    「你真的瘋了。」克萊用一種幾乎可說是敬佩的語氣斷言:「我怎麼可能回去呢?既然連你都敢進死林,那我肯定沒問題的。」


    「什麼叫『連我都敢』啊?」


    「哇哈哈哈哈……」


    兩人一陣嬉笑,但誰也沒發現,來自後方的那道冰冷目光。


    這是座茂密的森林,但同樣也黑得要命。(傑森懷疑這不是因為光線不足,而是有隱匿的魔法存在。)他們愈深入林中,就愈覺得陰森,好像隨時都有人在監視他們似的。克萊不斷的向四面八方張望,傑森則沉著地舉著劍,大踏步向前走。


    走了將近兩小時後,他們終於來到森林中央了。詭異的是,這兒的草木生意盎然,跟剛剛的景象完全不同。在林木掩映的深處隱約有一處空地,一棟斑駁的老茅屋矗立在那兒,五棵高大的樹木就圍繞著屋子周圍生長。它的屋頂爬滿了彎彎曲曲的藤蔓,看起來就像穿了層綠色的厚衣裳,也像被千百條繩索牢牢捆住,而這些繩索彷彿還被施了魔法。傑森克萊慢慢靠近,繞著圈觀察老茅屋。


    傑森,別過去了。我總覺得這棟房子有股陰森森的氣息,好詭異!」克萊警戒地看著茅屋。


    傑森卻好似恍若無聞。他輕輕地用指尖拂過藤蔓,眼中出現了一種高深莫測的神情。


   傑森?」


   克萊,我……我覺得有一股力量在呼喚我,我得進去裡面。」


   「不,太冒險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還記得那封信嗎?『如果想知道您真正身世的話,請到五棵樹的中央來。』我想知道我的身世啊!而茅屋裡面就有答案。」


    「但……」


 「別傻了,難道它還會吃人嗎?」


 「……」


 克萊?」


 「唉,好吧!請原諒我無法陪你進去,祝你順利!」他低著頭,顯得有點難過。其實,他心裡真正的想法是:如果傑森在屋裡出了意外,自己便可從屋外加以接應,克萊就是這麼一個充滿智慧的人。


 於是傑森抽出他隨身佩帶的長劍,向克萊揮揮手後,就推開門,大步踏進了茅屋。


 「希望他沒事……」克萊在屋外默默的祝禱。


 過了約莫半個小時,傑森出來了。克萊高興得大叫:「你回來了!沒事吧?」


 「當然囉!我怎麼可能有事嘛!」傑森有些得意洋洋的說。


 「對了,茅屋裡頭有什麼啊?有找到關於你身世的蛛絲馬跡嗎?」克萊好奇的問。


 「咦?」傑森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而令人毛骨悚然,「你連這也知道哇?」


 傑森?」


 「哈哈哈!自從我假扮宮女進入王宮之後,就一直在等著你們來自投羅網,我等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了!」說罷,傑森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克萊這才驚愕地發現,「傑森」的臉孔突然拉長,散亂的長髮遮住她空洞的眼窩,一根根髮絲上黏著一坨坨血塊。雖然正值夏季,她卻穿著連身斗篷。而且(克萊感到胃部一陣緊縮)她並沒有指甲,在本來應該長指甲的指尖,卻長了一截尖銳的爪子,而爪子裡也有乾掉的血塊,她是變形幽靈!


 幽靈忽然消失,克萊感到他被攔腰抱起,接著迅速地被拋進小茅屋。他痛哼一聲後,便不省人事。


※※※※※※※※※※※※※※※※※※※※※※※※※※※※※※※※※※


 克萊克萊!」克萊猛地睜開眼,看見傑森憂慮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傑森?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我哪有那麼容易死啊!話說回來,你又怎麼會在這兒呢?不是在屋外等我嗎?」


 「可惡的變形幽靈變成你的樣子,把我抓進了茅屋。」


 「可恨哪!但……我們難道就只能坐以待斃嗎?」


 「我也不知道……」


 這時,幽靈飄了進來,看見他們醒來後,高興得咂咂嘴,說道:「嗯,很好!這樣就可以下鍋了!」說完,搬出了一只大鍋子,又倒入一種非常像是蟾蜍膽汁的濃稠綠色液體,用勺子慢慢地攪拌,邊攪拌還邊自言自語:


 「哈哈哈……我天不怕地不怕,你們怎麼可能打得過我呢?幸好你們並不知道,我最怕閃電形樹枝……,不過,這種樹枝並不常見,或是說,世上根本沒這種樹枝……」


 「樹枝?」他們對望一眼,彼此都想到了克萊中午撿到的樹枝——閃電形樹枝。於是克萊慢慢地移到幽靈的視線死角,從背包裡抽出樹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幽靈身後,用力的往牠身上戳、戳、再戳,幽靈放聲尖叫,用爪子死命抓他的臉,但皮膚卻一寸寸的燃燒、碎裂……,最後,只剩下一堆灰燼了。


 「耶!克萊,我們成功了!」傑森開心地抱著克萊轉圈子。


    「別浪費時間,」克萊冷靜地說道:「你不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


    於是他們在茅屋裡翻箱倒櫃,但卻始終理不出什麼頭緒。這時,傑森輕敲著一塊木地板,說:「克萊,你看,這下頭似乎有些鬆脫。」


    「嗯,對耶!」


    兩人開始又敲又挖,終於在地板下找到了一本破舊且塵封的日記,書皮上面寫著「妮亞的日記」。傑森克萊都忍不住好奇的翻閱起來。


 


九月一號  星期五  天氣晴


    皇后的預產期是下星期三,而我是產婆,真怕出了什麼差錯!看起來是很順利沒錯,但,她的肚子出奇的大,我有些懷疑是不是雙胞胎。假如是,那就完了,皇后最近很虛弱,我擔心她會難產,最後因失血過多而死。


 


    「雙胞胎……那不就是我和妹妹?」


    「嗯,有可能!」


    「再看下去吧!」


    他們翻到預產期的前一天,繼續安靜的讀著。


 


九月五號  星期二  天氣陰


    明天是大日子,皇后終於要生了。宮廷中上上下下,每一個人無不為此事開心。看見大家忙碌卻快樂的臉,我是什麼也說不出口的了。唉!千萬別發生那種事才好……


    希望皇后命大!


 


    接著是生產當天的記載:


 


九月六號  星期三  天氣涼爽


    皇后一早就在床上哀嚎,惹得眾人都很緊張。下午,她果然生下了雙胞胎­­­——不,是龍鳳胎,是一對兄妹。但皇后卻失血過多……唉,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她離開了人間。


    小王子長得天真可愛,他踢蹬著短短胖胖的小腳,咿咿呀呀叫著;小公主更絕了,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只要一逗她,她馬上就會樂得眼睛瞇成一條線,高興地拍著手,模樣煞是可愛。相信皇后在九泉之下看見小王子、小公主這麼討人喜歡,也會感到欣慰的。


    小王子雖可愛,但無論怎麼逗他、怎麼跟他玩,他都只是睜著茫然的眼睛看著我們。天哪!經過御醫們的診斷:他竟然是個聾子!國王急了,他說:「愛爾國未來的領導人絕不能是個聾子!誰能想出辦法來,大大有賞!」


    這時,情報部長獻計,他說:「巴克國的皇后最近也生了個男嬰,外表和我們的小王子酷似,唯一不同的是,他很健全,完全沒有缺陷。不如我們就來個『貍貓換太子』吧!」國王有些遲疑:「他們不會發現嗎?」「不會的,」部長胸有成竹,「剛出生的嬰兒長相都差不多,誰會知道那是個聾子?相信我,陛下,一定可以成功的。」


    國王真的照做了!他派人在夜晚潛進巴克國,用小王子換了巴克國的王子回來。那位大臣說得沒錯,兩位小王子真的很像,他們同樣活潑好動,同樣天真無邪,甚至連神態相貌也神似。國王大喜,賞了大臣許多珠寶,我卻隱隱感到一絲不安……


 


    看到這兒,傑森愣住了。原來,他一直以為是家的那個地方,根本就不是他的家……克萊也驚訝地張大了嘴,呆望著傑森。但這時,他注意到日記的某一頁被折了起來。他指指那一頁,傑森立刻會意,他翻開來,再度埋入妮亞的文字中。


 


九月六號  星期五  天氣小雨


    已經過了十五個年頭,愛爾國不知道如何了?到巴克國也已經十五年了吧?這也是為了看到王子平安長大啊!他此時已是個小大人了,機智而正直,只可惜是個聾子……


    愛爾國的王子——也就是被掉包的王子—名叫傑森。到底該不該告訴他事情的真相呢?我的內心一直天人交戰著……


 


九月十號  星期二  天氣晴


    我終於在前幾天利用密語把信寫好了,傑森王子,但願你能看到這封信,真希望你回來當巴克國的國王啊!我曾多次勸國王,他都不聽,總說這樣愛爾國的未來就完了,但他有想過巴克國的未來嗎?也因為他怕我將真相告訴傑森,所以才把我逐出愛爾國傑森啊!愛爾巴克兩國的命運操縱在你手中,就看你如何決定了……


 


    「是她!原來那封神祕的信是她寫的,記得嗎?署名是N,也就是妮亞的縮寫啊!」克萊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啊,」傑森想:「愛爾國、巴克國、被掉包的米爾王子……」他隱約的意識到:自己將面臨一個困難的抉擇……


    (欲知後事如何,請期待續集。)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