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殺手


 


人物介紹:


歐如蘭:一位女性偵探,擁有過人的觀察力,任何蛛絲馬跡都查得出來,而且還


        體力過人,特別是當她對案件有極高的興趣時,可以連續幾個晝夜不眠


        不休的調查。


  :本案件受害者的兒子,並且他還善於易容術。


拉烏魯:本案件的受害者,是一位家財萬貫的大富翁,但卻視財如命,是個標準


        的鐵公雞。


波可尼:他是拉烏魯的舅舅,和拉烏魯往來密切,因多次經商失敗,欠下一屁股


        債務,導致走投無路,只好求助於外甥拉烏魯


拉烏魯的父母:他們是這次案件的委託人,也是第一個發現死者屍體的人。


蛋糕師傅:一位蛋糕店的師傅,是拉烏魯的鄰居,個性比較內向、溫和,常被


          烏魯為首的一夥人欺負,可能積怨已久,對拉烏魯萌生殺意,而成為


          嫌疑犯。


送貨員:蛋糕店的送貨員,父母曾向拉烏魯借錢,但卻因超高的利息而無力償還


        ,使債臺高築的他們最後選擇上吊自盡。做為死者遺族的他有可能因懷


        恨在心而殺死拉烏魯,所以也成為嫌疑犯。


 


第一章         命案現場


作者:曹宏宇


 


    一個烈日炎炎的午後,一陣尖銳的鈴聲劃破了午睡的寧靜,歐如蘭偵探事務所所長歐如蘭立即接起電話說:「您好,這裡是歐如蘭偵探事務所,請問有什麼需要服務的事情嗎?」只聽見一陣斷斷續續的顫抖聲音說:「偵探,請您立刻到貝格街十五號來,這裡發生了命案,拜託!」歐如蘭一聽就知道這是一件非比尋常的案子,馬上興致高昂起來,二話不說,立刻叫了一輛馬車,火速趕往案發現場。


    歐如蘭在偵探界裡可是響噹噹的大人物她是知名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可說是菁英中的菁英呀!從開業到現在,沒有一件案子是她查不出來的連鼎鼎大名的福爾摩斯也對她讚不絕口稱她是偵探界的黑馬。


    現在,歐如蘭站在一棟豪宅面前,那是一棟鵝黃色的大宅子,有著一圈蒼翠的樹木環繞,使外人完全看不透宅內的動靜,無形中增添了幾分神秘感。此時歐如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趕抵現場,躍入眼簾的是一群竊竊私語的人們,密密麻麻的圍滿警戒線,對於宅院內發生的命案都很好奇,七嘴八舌的猜測、議論著。


    警戒線內外有一些警察正忙著辦案有的四處搜索證物彷彿把房子翻過來也在所不惜有的手持警棍,忙著維護秩序防止不相干的人群擠進來,破壞了命案現場;還有的正專注地詢問路人想找出目擊證人歐如蘭覺得這裡簡直亂得像菜市場。


    圍觀的人群裡,一個高挑的少年顯得特別突出,他有著一頭火紅的短髮,悠悠哉哉地叼著一根菸,還愉悅的吹著口哨,彷彿為大宅內的命案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歐如蘭心中不禁納悶:有誰會為了命案發生而感到高興呢?這少年一定有鬼!


    她斬釘截鐵的下了結論後,便跨過警戒線進入屋內一探究竟。走不到幾步,只聞到屋內隱隱約約透出陣陣紅檜的清香,原來腳底踩的正是以檜木製成的木質地板。走進客廳,輕柔的暗紅色絲綢地毯上面鑲著金絲,主人的品味果然高雅。她不經意抬頭一望,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是由一顆顆精雕細琢的鑽石拼湊而成,閃耀著不凡的光輝;房子的牆壁上掛滿了一幅幅精心裝裱的名畫;兩旁的白紗窗簾都有著純金絞成的金邊,她想:這戶人家的主人不但非常富有,恐怕也是個財大氣粗、為富不仁的傢伙。


    委託人一見歐如蘭到了就立刻上前來迎接她,原來委託人是死者的父親與母親,他們是對瘦小的老者臉上都布滿了歲月的痕跡還隱隱約約浮現出憂傷和不安。他們緊緊握著女偵探的手,有如握住海面上唯一救命的浮板,異口同聲的說:「謝天謝地,你終於來了,我們是死者拉烏魯的家屬,請跟我來。」


    老太太一面帶領著歐如蘭穿過幾個甬道,並且邊走邊說著:「今天是親愛的拉烏魯的生日,我們帶了蛋糕來看他,但是按了半天門鈴都沒有人回應,後來我們發現門沒有上鎖,所以直接進入屋子裡頭。」


    說到這裡,老太太突然喉頭一緊,哽咽著說:「沒想到他一個人倒在地板上,臉色發青並且口吐白沫,右手還緊緊抓著喉嚨不放,左手伸進嘴裡,好像在掏挖甚麼似的……,我們嚇得呆立在那裏,然後我就建議報警,並且請你過來了。」


    這時,一行人終於來到拉烏魯死亡的現場,這是死者的書房,只見四處都布滿了書架和書櫃,簡直就是一座小型圖書館而左邊的書櫃有些不同它面朝地地倒在死者身上,櫃門全開,裡面的書籍掉落一地,而死者那被蒙上白布的屍體就橫躺在書櫃下面現場十分零亂,地毯全都皺成一團,許多物品散亂不堪,可見發生過劇烈的碰撞。


    歐如蘭翻開白布一看,那情景令即使身經百戰的她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只見一張蒼白的臉龐配上人類史上最恐怖的表情:死者的眼珠上翻,嘴唇發紫,嘴角有著口吐白沫的痕跡,他的四肢佈滿一塊塊紫黑色的瘀痕,看來像是典型的中毒反應。


    歐如蘭詢問在場的警察有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得知導致死者死亡的東西是用針筒注入劇毒的蛋糕,並且死者死亡的時間是在早上。值得慶幸的是警方已把所有可能的嫌疑犯全都帶了過來,包括:死者的兒子柯林、死者的舅舅波可尼、做蛋糕的師傅和送蛋糕的送貨員。歐如蘭萬萬沒想到柯林竟然就是那個紅髮年輕人,她心想:果然有鬼,真是越來越有趣了!我一定要把這起案件查個水落石出。


    不過現在警方認為最有可能的嫌犯是死者的舅舅波可尼了,因為根據蛋糕店供稱:訂這個蛋糕給拉烏魯的人自稱是波可尼,並且他欠了拉烏魯一大筆債務,只要拉烏魯死了,他的債務就一筆勾銷了。不過波可尼一直否認自己是兇手,況且現在警方也還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將他逮捕歸案。


    歐如蘭走近那位紅髮青年,問柯林:「你父親的職業是什麼?」


    「是個因為採金礦而致富的暴發戶。」柯林一貫的吊兒郎當,愛理不理的回答。


    「那你認為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歐如蘭不想放過他繼續追問。


    年輕人的表情立刻扭曲,並且咬牙切齒,憤怒的說:「他是一個非常貪心的人,除了對自己慷慨以外,對家人和朋友都十分小氣,簡直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歐如蘭問完後,馬上轉頭問老頭子波可尼:「你為什麼要訂蛋糕給拉烏魯?」


    波可尼是一個身材發福,有點駝背的老人他那飽經風霜的臉上有不知所措的表情驚恐的說:「我根本沒有幫他訂蛋糕呀!」


    於是歐如蘭問蛋糕師傅:「向你訂蛋糕的人是怎樣的長相?他是否有某些特別的外形特徵呢?」


    「昨天很晚了,店裡又快打烊,那人穿著黑色的風衣,戴著口罩,還戴著鴨舌帽,把帽沿壓得低低的,我實在看不出來。」蛋糕師傅說。


    最後歐如蘭問送貨員:「今早你在運送蛋糕的途中,有沒有遇到什麼可疑人物呢?」


    送貨員說:「沒有,完全沒有。」


    歐如蘭聽完這些證詞後,思考了一陣子,接著就做出了初步的推論:「首先兇手昨晚訂了蛋糕,並且要求今天一早送給死者。在過程中將蛋糕下毒,使死者吃下蛋糕,導致死亡。」做完推論後,歐如蘭馬上開始著手調查,以證實自己的推論。



 


第二章         展開調查


作者:宋承諭


 


    歐如蘭再度轉頭面對紅髮青年柯林,詢問他死者今天早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今天是父親的生日,所以,舅公波可尼提早訂了蛋糕,」柯林淡淡地回答說:「我知道今天是父親生日,也想來幫他祝壽,臨出門時突然想起父親平時常常吃的胃藥已經吃完,便又轉到藥房買了些腸胃藥。而當我再度回到家時,就發現父親已經倒臥在地毯上,氣絕身亡了。」


    他說話時神色顯得有些焦慮,敏感的歐如蘭很快就注意到了。雖然從他的供詞中可以證明他當時不在場,但是有目擊者看到柯林在早上案發後匆匆忙忙的從家裡走出來,這讓歐如蘭更加起疑,然而這個目擊者卻人間蒸發了,儘管警方全力的搜查,都徒勞無功。


    就在這時,警方詢問了拉烏魯的鄰居,發現有一個可疑人物,每天晚上都在死者家旁邊的巷子裡徘徊,鬼鬼祟祟的,不知有何目的?歐如蘭認為他跟命案可能有關係,於是,馬上展開追查,發現嫌犯竟然是那位蛋糕師傅。這件事讓大家議論紛紛,蛋糕師傅卻表示:「拉烏魯為首的一夥人常到店裡來白吃白喝,還動手搶東西、打人,我實在忍無可忍,早就想伺機幹掉他了。沒想到,我每晚到他家附近偵查,還正找不到下手的機會呢,他就已經死於非命了,這就叫『惡有惡報』啊!」


    接下來,歐如蘭又詢問了死者的父母,他們傷心欲絕的說:「我們今天是來為兒子慶生的。剛到時發現無人應門,正覺得奇怪呢!後來孫子回來開了門,才知道發生了這種不幸的事。」白髮人送黑髮人,兩位老人家的神色哀戚,令歐如蘭感到十分同情。


    最後,歐如蘭又訊問了死者的舅舅波可尼,他說:「我在外甥的門外按了十幾次門鈴,卻無人回應,只好先到附近的咖啡店享用早餐。半小時後,我再度回到這裡,卻發現已經拉上了封鎖線,我馬上出示證件給看守的警員,證明我是他舅舅,不料一上來就看到了這樣的慘狀,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從他的話中可聽出聲音一直在顫抖,不像是說假話。


    綜合研判的結果,歐如蘭懷疑兇手是柯林,因為從柯林的供詞和神態中,可以發現他有種超乎尋常的鎮靜,非常的不合情理──毫無失去至親的悲傷。所以,歐如蘭柯林列為頭號可疑兇手,打算當晚潛入柯林家裡蒐證。


    當天晚上星空閃爍,警察小組的全部隊員都變裝成平民百姓,蓄勢待發,準備進入柯林的住所展開搜查。警察事先準備了繩子,上面綁了鉤子,如果柯林不開門的話,那就把帶鉤的繩子丟到窗台上,然後爬上窗台,強行破窗而入。


    幸好當晚柯林並不在家,歐如蘭馬上調動警力開始搜查他的房子。然而搜查了一小時卻徒勞無功,正當大家準備放棄時,警察小隊長突然發現剛剛坐的沙發椅墊下有堅硬的東西,還發現沙發墊的表面有新縫過的痕跡,他命令組員用小刀把縫線割開,伸手進沙發墊裡摸索。數分鐘後,正在摸索的警員驚呼一聲,原來有一根針筒藏在墊子底下。


    後來,警方發覺外頭竟然開始下起大雨,於是便把吊燈打開,等到燈完全亮時,警察隊長發現地毯上竟有搖晃的玻璃投影。於是警員馬上檢查吊燈,果然燈蓋下藏著一只小玻璃瓶,裡面有些殘留的液體。他們馬上把蒐證到的物品送交辨識小組化驗。


 



第三章         真相大白


作者:曾星澄


 


隔天,警方偵辦的方向終於獲得重大進展!歐如蘭警探在檢查蛋糕時,意外的在蛋糕上發現了一個針孔和一個指紋,經過比對,發現柯林的指紋與蛋糕上的指紋吻合,而那天早上幫拉烏魯去樓下拿蛋糕的「波可尼」,其指紋則與波可尼本尊不同,歐如蘭研判:這位神秘殺手必然精通易容術,很有可能是拉烏魯之子──柯林


根據調查,柯林擅長易容術,他是一位專業易容師,常改變容貌幫政客或富翁當替身,以保障他們的安全。


    不久,注射毒物的針筒等證物也化驗出來了,結果顯示蛋糕內有十分危險的劇毒藥物殘留,這一件讓歐如蘭警探感到極高挑戰性的案件,終於宣告破案。


 


    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


    拉烏魯是一隻標準的鐵公雞,沒有人能從他那裡白白拿到半毛錢,他也從不肯捐獻給任何窮苦的人,對社會可說是完全沒有貢獻,因此沒有任何人願意與他們家打交道,也沒有任何人願意與他們分享任何事物。


柯林就是在這種鄰居對自己非常冷漠,就連同年齡的小朋友也因為自己爸爸的關係而排擠他的環境下,度過了他的童年――一個完全沒有溫暖、沒有關懷的童年。


所以,長大後,他變成一個比拉烏魯更加無情的人,而拉烏魯對他的漠不關心,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裡,完全無法忘懷。


他有一份穩定又高薪的工作,這份工作就是易容師,因為一些政治家或有錢人都需要雇用替身,以保障自己的安全,當然替身的收費也是高得驚人。而拉烏魯的情況正好相反,他最近經商失敗,多年的積蓄都賠光了,只好求助於柯林。現在拉烏魯常常找他要錢,但是他對拉烏魯的態度就像當年拉烏魯對他一樣,毫無任何關愛,也不屑給他半毛錢,於是二人越鬧越僵,還曾經大打出手,他對自己的父親已經沒有任何感情了。


    幾天前,拉烏魯一如往常的去找柯林要錢,沒想到這次,柯林直接把他轟出去,而事情的發展也一發不可收拾。


柯林已經開始準備毒藥,想要結束拉烏魯的生命。對柯林來說,他認為只要殺掉父親,自己就可以從痛苦中解脫,為此,不管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毫無怨言。


這一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是拉烏魯的生日。舅舅波可尼一早便來了,告訴拉烏魯已經在蛋糕店幫他預訂了生日蛋糕,但是他卻沒發現:這位「波可尼」是他兒子柯林易容改扮的。


就在拉烏魯生日的前一天夜裡,柯林易容成波可尼向蛋糕店訂了蛋糕,蛋糕師傅還請送貨員一早就送到拉烏魯家樓下。假「波可尼」在門口接到送貨員送來的蛋糕之後,先走進廚房,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針筒,對著蛋糕施打了一劑毒藥,這是他事先準備好的MDMA,是一種能使人呼吸困難而導致窒息的劇毒藥物。


「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柯林心想:「我終於等到這天了。」


他穿過長長的甬道,拿著蛋糕的手因過度興奮而微微發著抖。接近書房的時候,拉烏魯正背對著他,雙手交握在背後,好似凝望著窗外。


「蛋糕送來了,」假「波可尼」將蛋糕輕輕放在桌上,恭敬地說。


「唉!虧你還記得我的生日,真是謝謝你,這個世界上大概只剩下你還會關心我啦!」拉烏魯欣慰的說。


「哼哼!待會兒吃下蛋糕的時候,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柯林心裡這樣想著,但口頭上仍然恭順地說:「你先試吃一塊吧!這間蛋糕店很有名喔!」同時切了一塊蛋糕,雙手端給他。


於是拉烏魯接過蛋糕,嚐了一口,「嗯!的確不錯!」


他正想說幾句讚美的話,突然感到喉頭一陣灼熱,立刻撲倒在地上,全身開始抽搐、面孔扭曲,他憤怒的瞪著柯林


「你…………你給我吃的是什麼?」他試圖掙扎著站起身來,卻不慎一個踉蹌,撞倒了身後的書櫃,笨重的書櫃把他的下半身死死壓住。他還是用盡吃奶的力氣試圖往前爬,匍伏的身體和雙手把地毯弄得皺巴巴的。而柯林卻從頭到尾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拉烏魯像一頭被送進屠宰場等待宰殺的豬玀,眼神是一貫的冷酷,一貫的毫不在乎。


可憐的拉烏魯絕望了,儘管他耗盡了畢身的力氣,還是不能移動分毫。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他終於眼前一黑,死在了自己的書房裡。


等到確認拉烏魯已經停止呼吸後,柯林立刻用乾布把死者身上以及週邊所有的指紋都抹掉,匆匆地離開了現場。


    到了中午,拉烏魯的父母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他冰冷的屍體躺在地上,早已氣絕多時,書房內除了散落一地的書籍、雜誌以及桌上那吃了一口的蛋糕以外,什麼都沒有。隨後警方以及歐如蘭警探來到現場,根據拉烏魯父母、柯林波可尼的供詞,推測死亡時間是在早上;並根據現場凌亂的景象,推測拉烏魯死前掙扎了一段時間。


        


    當警方正要逮捕柯林時,他卻表現得異常平靜,好像早就預料到有這一天。其實自從拉烏魯走了之後,柯林感到如釋重負,對於警方的逮捕,他也不做反抗,或許他認為已經完成了此生的目的,死而無憾了吧!


    而這座社區,也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歐如蘭警探又為她的偵探生涯,畫上一個完美的逗點。 




 

    全站熱搜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