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金字塔

作者:朱詠晞、王宏濬、吳宜洋、陳宥朋、陳宥任

角色介紹:

史度皮特·艾迪艾特原本是住在艾德小鎮一個一事無成的青年,受指定為救世主,之後為了打敗魔王而踏上金字塔的冒險旅程,也成功地打敗了霍朗赫布,而得到全鎮的擁戴。

羅克馬特艾迪艾特·史度皮特的弟弟,聽聞哥哥要去金字塔裡尋找魔法藥水,而自願陪同擔任隨從,隨時幫哥哥處理困難,最後光榮犧牲。

阿肯納頓守護金字塔的小侍衛,也是各個關卡的守護者。具有各種魔力,讓史度皮特的冒險旅程備感艱辛。

霍朗赫布艾德鎮肆虐的魔王,心狠手辣,讓艾德鎮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實力非常堅強,最後不敵史度皮特的戰力而敗下陣來。

太陽神指引史度皮特的太陽神,也是鎮上的守護神,受到眾人的景仰。祂成功地讓史度皮特打敗魔王,拯救全鎮。

第一章 作亂的魔王

作者:朱詠晞

    尼羅河埃及人的母親河,總長6650公里,總面積為3,254,555平方公里,流域占非洲總面積的10%。尼羅河足以供給民眾的日常生活用水,但偶爾也會暴漲,造成民眾生命財產的損失,但它還是埃及人眼中的聖河。在河的兩岸形成了寬約3—16公里的狹長河谷,肥沃的土壤帶來了豐富的農產品,養育了埃及的人民。因此在這片狹長的沃土上,聚集了90%以上的埃及人口,並創造出燦爛的古文明世界。尼羅河畔旁有一個叫做艾德的小鎮,鎮民們都十分友善。他們天性樂觀,無時無刻散發出悠閒、快樂且活潑的氣氛。

    但就在西元前5639年的某一天,神廟裡一位最具有威嚴的魔法師宣布:廟裡的阿波羅神託夢給他,未來即將有場巨大的災難來毀滅這裡,幸好小鎮將會出現一位救世主,他會拯救全村百姓的生命。村民們聽到了,個個膽戰心驚,遑遑不可終日,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的考驗在等待著他們?

    說也奇怪,就在魔法師剛說完這則預言的隔天,天上一連下了好幾個月的豪雨,孩子的嬉戲聲沒了,農人勤快的歌聲也沒了,全鎮的氣氛都很低迷。而豪雨不停的下,也連帶引起了尼羅河水的暴漲。就在五月二十一號這天,從河上游沖來一個身長四米,體型魁梧的魔王,名叫霍朗赫布。他長著一雙無時無刻滲出血的血紅雙眼,嘴巴兩側一對尖銳的獠牙,打著赤膊的身上皮膚通紅,布滿許許多多的疤痕,看起來格外恐怖。他一進入小鎮,大家全嚇得驚叫連連,屁滾尿流。霍朗赫布的腳用力地踏在土地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全鎮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他開始蓄意到處破壞,許多房屋都在他走過時被踩踏得不成形。鎮民十分害怕和氣憤,時時提心吊膽,而霍朗赫布竟要求全鎮人民要把收成的農作物分給他一半,並且財物也全部歸他,否則就會遭到他嚴厲的報復,甚至家破人亡。百姓們對他無可奈何,只能極力滿足霍朗赫布那無休無止的慾望,拜託他別再繼續作怪,也默默地等待著救世主的到來。

小鎮上有個年輕人名叫史度皮特·艾迪艾特,在鎮上的年輕人裡,他的長相並不出色,時常穿著一件褪色的藍色T恤,頂著一頭骯髒的短髮。由於父母雙亡,他的家境並不富裕,只能靠弟弟編織草鞋賣錢維生。然而他卻把家計都丟給弟弟,自己整天遊手好閒,而弟弟卻毫無怨言。

某一天,他踏入艾德鎮邊界的神廟,發現神廟因為遭到霍朗赫布的破壞而變得殘破不堪。鎮民雖沒錢整修,但供桌上的食物還是很豐富,顯示鎮民就算傾家蕩產也要供奉太陽神的精神,讓史度皮特非常感動。他望著大殿中央的太陽神像,心想:唉……,以前小鎮是一個活潑又充滿生氣的地方,自從霍朗赫布來了以後,鎮上每個人都鬱鬱寡歡,心中悲憤交加,那個神祕的救世主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呀?忽然,廟裡的阿波羅神像手指好像動了一下,把他嚇了一大跳,一屁股倒坐在地上。他揉揉眼睛,想確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不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神像用右手食指指著他,張開嘴對他說:「經過我多年的觀察,你已經通過了我的考驗。從現在起,你就是這座小鎮的救世主,我將幫助你拯救艾德鎮!剛說完,一塊大石頭竟從天而降,上面插著一段紅色的刀柄,柄頭還鑲嵌著一顆綠寶石,看起來尊貴非常。

史度皮特驚魂未定,過了許久才默默地走向大石頭,他心想:裡面會不會是一柄法力無窮的寶刀呢?於是走上前去,雙手握住刀柄,一腳踩著石頭當作支點,用力往上一拔,「刷」的一聲,武器現身,他這才發現根本不是什麼寶刀,只是一柄非常鈍的長劍,上面長滿了鏽斑。這時,石頭上浮出了一段文字:「這柄寶劍具有強大的法力,只是暫時被封印住了。只要到古夫金字塔裡尋找當時太陽神創造的魔藥,就可以讓神劍恢復法力。」之後,石面上又浮現出一張到達金字塔的地圖,史度皮特於是就近撕下身上衣服的一角,抄錄下來。

    史度皮特回到鎮上以後,就把這段歷程跟鎮裡其他的鄉親父老說,然而全鎮卻沒半個人相信,紛紛覺得這個整天無所事事又懦弱的傢伙,怎麼可能是什麼「救世主」呢?甚至認為他對神不敬,還想報官把他抓起來,告他妖言惑眾。而他自己也毫無信心,覺得這是個幻覺,自己根本沒什麼優點,怎麼可能被選中呀!想到這裡,他鬆了一口氣,趕緊閉上嘴巴。

    那天夜裡,他正準備沉沉地進入夢鄉,徹底忘掉白天的遭遇時,突然,阿波羅神又出現了,並且大聲斥責他:「我告訴你,你就是整個鎮裡最有救世主風範的人,為何你不相信?難道你要看著全鎮的百姓飽受折磨,種出的農作物都被霍朗赫布吃光嗎?難道你不會心虛嗎?要相信自己可以的,我會默默地陪著你,你要相信你自己。」說完,又消失了。

    他赫然驚醒,嚇出了一身冷汗。沉思許久,覺得都第二次看到太陽神了,應該不是幻覺吧!何不去試試看呢?因此他下了床,悄悄叫醒弟弟羅克馬特,告訴他自己準備前往金字塔。羅克馬特心裡一驚,還來不及發問,史度皮特就把一切的經歷都告訴了他。羅馬克特知道,從小到大,哥哥從不會騙他。但他還是極力地說服哥哥不要去,因為他從小就聽長輩說:踏進金字塔就等於自找死路。而從小父母雙亡的兄弟兩人,哥哥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他絕不能失去哥哥。但他怎麼可能拗得過比自己年長的哥哥呢?百般勸說下,史度皮特還是意志堅定,身為弟弟的他沒辦法,只好跟著哥哥前往,以便隨時幫助他。於是兄弟倆趁著夜晚,收拾好行李,帶上傳家之寶和那柄生鏽的長劍,準備往古夫金字塔的方向前進……

    歷經了好幾天的旅程,他們沿途化緣行乞,走走停停,終於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中,見到了高聳的金字塔。

 

第二章  重重難關

作者:王宏濬

    這座金字塔又被稱為「古夫金字塔」,外面佈滿深黃色的石頭,形成三角錐的堅固結構。傳說這座金字塔是埃及第四王朝法老古夫的陵墓,共建了二十年才落成,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建築。金字塔的主人古夫生前有一樣特別的興趣,那就是研究藥物,他希望能研發出不同的藥物,以治療人們的疾病。

    他們好不容易找到入口,正要走進去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身邊的沙地開始鼓動起來,並且凹陷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無比堅固的鐵柵欄。

    正當史度皮特和他弟弟驚疑未定之時,他們身後的金字塔傳來了宏亮的笑聲,這下他們更是感到無比慌張,轉身一看,一個巨人就站在他們身後。好樣貌!只見他頭戴一頂埃及法老帽,身穿埃及法老服,全身烏黑,高大挺拔,手拿一根通天寶杖,活脫脫的一名神仙!不錯,他正是古夫金字塔的守護神:阿肯納頓

    阿肯納頓並不說話,逕直將那通天法杖向兩兄弟揮來。這時,史度皮特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可惡!」他大叫一聲,舉劍便去格擋。不料,劍身突然發出一層耀眼的光芒,將阿肯納頓的法杖給隔開了。阿肯納頓似乎嚇了一跳,史度皮特也趁這個時機再度試圖往金字塔靠近。但阿肯納頓職責在身,當然也沒有放棄,再次將寶杖朝他揮來,如此一再重複,此消彼長之後,史度皮特距離金字塔已不到十公尺之遠了。

    不料,正當兄弟倆覺得下一回合必定能進入金字塔的時候,阿肯納頓法杖一揮,竟將金字塔的門緩緩關了起來,並站到艾迪艾特兄弟前方,直接將進門的路堵死了。「糟糕!」史度皮特在心中叫道。看到這番景象,史度皮特已經準備放棄了,但弟弟羅克馬特卻靈機一動,鎮定的小聲在史度皮特耳邊說道:「等一下我去抓他的腳,哥哥你就一刀向他砍去。」不等哥哥答應,他立馬跳到阿肯那頓面前,順勢向前一滾,並死命的抓住他的雙腳。史度皮特看到有機可趁,立馬將手中的寶劍一揮,砍了阿肯納頓小腿一劍,趁阿肯納頓重傷,蹲下來抱腿哀號之際,立馬掉頭從門縫溜進了金字塔。

「砰!」的一聲,艾迪艾特兄弟身後的門重重關上了,他們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史度皮特從懷裡拿出了火把,點亮後,才發現這裡是一個房間,除了地板外,四壁蕭然,並沒有任何的文字與圖案。只見面前的地板被分割成數十個格子,每個格子裡都有文字。而在地板正後方的則是一扇門,也是唯一的出口。門前有一個五芒星形狀的圖形,五個角同時也對應著五個不同的方向並各有一個洞。兄弟倆互看一眼,都是一般的心思:「一定得解開這圖形的密碼,否則待會阿肯納頓進來,將會死在這裡。」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為了小鎮人民的安全,兄弟倆開始了調查與思索。地面上的第一排格子寫著「入回非黃屆歌入否因入國」;第二排寫著「唔侵死埃入公侵街」;第三排則寫著「必可者必侵入乳如侵字打者者入」;第四排刻著「侵將校必場!」第五排,也是最後一排,刻著「牙者歲林死!」

    看著這些莫名奇妙的文字,兄弟兩人皆摸不著頭緒,苦苦思索著。「要怎麼解開啊?」史度皮特愁眉苦臉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啊!」羅克馬特無奈地回答。突然,弟弟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一臉嚴肅地在牆邊摸索,果不其然,當羅克馬特摸到一塊磚時,那磚兒居然陷了下去,換來一聲龐大的聲響和一塊從天花板落下的石板。看到石板落下,羅克馬特立馬跑了過去,並招手要史度皮特過來,只見石板上寫了四個字——「最多的字」。

    這時,羅克馬特史度皮特一個大大的微笑,說道:「嘿嘿,如我所料,埃及金字塔一定會有機關的啦!只要照著機關走,所有的密碼都很簡單易解。趕快照著石板上的指示做吧!」於是,他們立馬找出了句子裡出現最多次的字,卻發現是這五個字:「入侵者必死」。原本還開開心心的兩人卻頓時緊張起來,不寒而慄。但既已身陷虎穴,焉有退出的道理?兩人只好將刻著字的石板撥開,找到壓在石板下面的鵝卵石,拿起來後放入那個五芒星的五個洞,打開門後,戰戰兢兢的迎向下一個挑戰。

    門後面一片死寂,是一條黝黑的甬道。兄弟二人其實並未察覺什麼異樣。以為這只是條迴廊,正要走過去時,忽然有龐然大物伴隨著轟然巨響,拔山倒樹而來。六感全開的兩人立馬向一旁閃開,用火把一照,領頭的竟是顆巨大的石頭!與此同時,他們身後滾來了更多的落石,每一顆都足以將他們壓成肉餅!來不及多想,史度皮特只好邊閃躲邊舉劍招架,試圖逃離這些落石。忽然,史度皮特瞥見迴廊的牆上有個凹槽,便拉著弟弟躲了進去,兩人緊貼牆面,直到所有的落石都離開視線,完全消失不見,史度皮特才帶著弟弟離開凹槽。

    驚魂未定的兩人沿著巨石滾動的痕跡,踩著高高低低的巨石向前走。當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一處平坦的路面時,眼前卻出現了三條岔路:一條雜草叢生,草根下盡是滿地的泥濘;一條蠅蟲亂飛,地面上橫七豎八躺著不同的小動物屍體;而最後一條則骯髒污穢,濕滑不堪,但說到冷清與荒涼,三條路幾乎都一模一樣。

    史度皮特羅克馬特對望一眼,均不知道該走哪條路?史度皮特說道:「我們先走比較乾淨的那條路好了。」羅克馬特也十分贊成,所以兄弟二人並肩走向第一條雜草叢生的道路。二人只顧著朝路口走進去,殊不知每條路的入口其實都有一扇大大的石門,只要一走進去便會觸動機關,讓石門倏然關閉,此後除非取得放在道路最深處的古夫節杖碎片(傳說古夫有一根節杖,一根代表最高權力的節杖。這根節杖充滿了古夫的力量,十分強大),放在石門的圓圈上,不然絕對無法開啟。果不其然,兄弟倆一進去就遭到石門的無情拘留,使他們面面相覷,均想:早知道就不要進來了。但既然無法逃脫,何不順勢闖下去,看看有沒有其他出口?有此念頭後,史度皮特羅克馬特便放膽向前走去。

    兄弟倆原本就心驚膽戰,加上那走在草叢上的沙沙聲更是使他們不舒服,深怕驚醒什麼邪惡的生靈。果不其然,一聲大吼從道路的遠方傳來,史度皮特連忙舉起了長劍在前方招架。「發生什麼事了?」他弟弟驚恐地問道。

    「吼——」一隻怪物忽地從黑暗中跳將出來,只見牠全身綠色,皮膚看起來十分滑潤,身形矮小,手腳卻是暴長,活像一隻大青蛙。史度皮特見狀,冷不防便一劍向牠刺去,那怪物果然不堪一擊,竟一劍就被刺死。「呼!看來也沒多強嘛!」史度皮特心有餘悸地想著。「哥哥小心!」羅克馬特發現勢頭不對後,擔心地叫道。原來剛才那隻只是前鋒,後面還跟著數以百計的怪物,沒命地朝他們撲來,史度皮特只好邊使勁殺敵,一邊向後退。霎時,史度皮特殺紅了眼,他大叫一聲,豪氣頓發,向前奔去,不料,這正巧引發出寶劍的強大威力,寶劍立馬變得鋒銳無比,史度皮特不一會兒便殺光了全部的怪物。

第三章  深入虎穴

作者:吳宜洋

    史度皮特帶著弟弟離開了那條雜草叢生的道路,驚魂未定的兩人繼續沿著巨石滾動的痕跡向前走。此時,史度皮特的火把突然熄滅了!「糟糕,現在什麼也看不到啦!」羅克馬特緊張地說。

    於是兄弟兩人決定回頭,但後方的路早已被落石堵住。

    「沒辦法了,摸黑向前走吧!」史度皮特安慰弟弟說。

    沒過多久,前方終於出現了微弱的火光,兩人像著了魔似的向前奔跑,火光離兄弟倆越來越近,眼看就要碰到那微弱的救命光源,兄弟倆開心地歡呼著:「太棒了!我們有救啦!」

    但事情的發展卻出乎他們的意料,只見眼前的火苗迅速擴張,羅克馬特來不及閃避,被滾燙的火舌捲入,瞬間消失在火光之中。史度皮特嚇得尖叫,趕緊向一旁躲避,突然感覺一陣天搖地動,緊接著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

    「我這是在哪兒?」

     史度皮特睜開雙眼以後,卻顯得很疑惑。此時的他正躺在一座宮殿的地板上,這座宮殿是用大理石製成,四周布滿許多精緻的彩繪壁畫和浮雕。宮殿中央有一張富麗堂皇的的大桌,上面放滿了美味的料理,一名法老正坐在一張金製王座上,開心地享用餐點,一旁的侍從則忙著替他倒酒。此時,法老又快又急地吃著麵包,卻不小心噎到,趕緊拿起一旁的酒杯,一口氣喝完了整杯酒,但梗在喉頭的食物依舊嗆得他無法呼吸。很快,法老的臉色發黑,從王位上跌下地來,史度皮特這才看清楚他的長相,卻感到驚訝不已——「這不是阿肯納頓嗎?原來他曾經是一位法老。」

    接著,他再往前注視,竟看到阿肯納頓吐出幾口黑血,死了。

    一旁的侍從們急急忙忙地跑過來查看,發現他們的法老死了,每個人臉上頓時出現了錯愕和驚恐的表情,接著一個個大哭起來,除了那位倒酒的侍從——他消失了!史度皮特環顧四周,到處搜尋著他,卻怎麼也找不到。緊接著,他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向後拉,彷彿被捲入了一陣沙塵暴。

    回過神時,他已來到尼羅河邊,看見一座金字塔和一群哭哭啼啼的人。史度皮特跟著他們走向一艘船,見他們把一具棺材從船上抬下,和許許多多的金銀財寶一起送進了金字塔。

    接著,畫面再次跳轉,當初倒酒的侍從大笑著坐在王位上,史度皮特一眼就認出了他,他就是危害艾德村的魔王:霍朗赫布。這時,一群民眾怒吼著闖入了宮殿,想殺了霍朗赫布霍朗赫布和他們展開一番交戰,史度皮特在一旁大聲鼓掌叫好,恨不得親自加入戰鬥行列。最終,霍朗赫布敵不過群眾憤怒的攻擊,決定逃跑。

    這時,畫面又跳轉到一座峽谷邊,霍朗赫布正策馬狂奔,身後跟著瘋狂的群眾,每個人都想殺了這個大魔頭。此時天上正下著傾盆大雨,雷電交加。突然,一道紅色閃電不偏不倚地擊中了霍朗赫布,他連人帶馬被燒得焦黑,落入了萬丈深谷中……

*********************************************************************************

    又不知過了多久,史度皮特再度醒來。

    此時的他坐在一座石門前,「原來我剛才是在作夢啊!」他定睛一看,看見石門上綁著一條繩索,門上鐫刻著許多奇怪的符文。史度皮特舉劍一揮,伴隨著一道閃光,繩索斷了,他推開石門,走了進去。

    門後是一個圓形的大房間,牆上畫滿了壁畫,內容跟史度皮特的夢境吻合。房間中央有個池子,裏頭裝滿了岩漿,滾燙的岩漿啵啵直響。池塘上方罩著一樣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像個籠子。史度皮特想到弟弟現在不知去向,不禁悲從中來,像隻無頭蒼蠅漫無目的的在牆面上摸索著。

    過了一陣子,他發現牆面上有一塊突起的石磚,便用力按了下去。「轟隆!轟隆!」岩漿池上的籠子開始下降,此時,史度皮特看見了被關在籠子裡的弟弟。

    羅克馬特,你還活著!」史度皮特吼道,因興奮與感動,而淚流滿面。

     羅克馬特卻痛苦地說:「哥哥,這裡好燙,快救救我!」但籠子依然在緩緩下降,使羅克馬特整個人被泡進滾燙的岩漿池裡,眼看就要滅頂了。史度皮特很緊張,卻只得繼續摸索。

    時間很快就過了一分鐘,史度皮特依然沒有找到能讓籠子停止下降的方法,最後,他只能向太陽神祈禱了,於是他雙手高舉著寶劍,對著天空喃喃自語:「尊貴的太陽神啊!請幫助我救出羅克馬特吧!」

    此時,奇蹟發生了!劍尖陡然出現一道閃光,這道光投射在牆上的某處,史度皮特趕緊按下那處投射點,籠子終於停止下降,但岩漿依然在羅克馬特的腳下燃燒。

    這時,有隻怪鳥飛來,飛到史度皮特面前,嘴巴一張,丟下三瓶藥水。

    接著,牠站在籠子上唱起歌來:

    色澤鮮紅,它使你的肌肉燃燒;氣味香甜,它使你的血液凝固;口感順滑,卻是致命毒藥。冰與火都無法解救你的夥伴,因此,請喝下毒藥,死去吧!

    唱完後,怪鳥就飛走了。搞不清狀況的史度皮特把心一橫,拿起其中一瓶藥水,一口氣喝光。

    「真好喝,好像果汁。」史度皮特說。沒過多久,他發現自己的雙腳開始結冰,此時,口渴的他正要喝下第二杯藥水,猛然看見自己結凍的雙腳,嚇得把第二瓶藥水連著瓶子都吞了下去。此時,他的腰也結凍了。

    正當他要放棄掙扎時,一陣烈火突然從他的腳底燃起,把寒冰給吞噬殆盡。不久,烈火與寒冰消失在一陣輕煙之中,史度皮特不敢再喝下第三瓶藥水,便把它丟進岩漿池中,沒想到岩漿竟然冒出了陣陣綠煙,很快就變成了清水。

    史度皮特好奇地往池中看去,看見池底有把鑰匙,「看來,我必須要取得這把鑰匙,才能打開籠子,解救羅克馬特。」想到立刻去做,於是他緊張地把手伸進池水中,發現池中竟然只是溫熱的清水,「那瓶藥水實在是太神奇了!」他想著,一邊撿起鑰匙把籠子打開,救出了羅克馬特

    口渴的兩兄弟喝了一些池水,感覺肚子也飢餓起來,這時,羅克馬特說:「真希望可以吃些東西。」

    話才說完,池中便跳出了幾條鮮魚,「感謝神明!這一定是的恩賜。」史度皮特想著,兄弟倆便興高采烈地把魚烤來吃。

    吃飽喝足後,兄弟倆繼續向前進。途中又遇到了那隻怪鳥,但牠只是對著兩人怪叫了幾聲,便飛走了。於是兄弟倆跟著怪鳥向前跑,來到了一間大房間。

    這個房間很寬敞,到處都堆滿了各式的財寶,牆上也有許多的壁畫和浮雕,最醒目的是:房間正中央有個雕刻精緻的棺材。

    「這是什麼地方?」羅克馬特疑惑的問道。

 

    「我猜,這裡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古夫的墓室』。」史度皮特興高采烈的說。

 

第四章  最終決戰

作者:陳宥朋

    史度皮特放眼四顧,看見墓室的角落有一張不起眼的桌子,桌上放著一只瓶子。那是一只土黃色的瓶子,上頭畫著一位鷹頭的男神——這就是偉大的太陽神。於是他一手拿起這瓶藥水,一手舉起手中的長劍,推測這就是告訴他的那瓶魔藥,可以恢復這把神劍的魔藥。他把瓶蓋打開,可見瓶內的咖啡色膏狀藥物,於是用食指挖了點藥膏,塗抹在寶劍上,奇蹟發生了!塗過之處,鐵鏽突然恢復了閃亮的光澤。等他全部塗完後,整把劍像是在發亮似的,閃耀似星星,似鑽石,折射出藍瑩瑩的光芒。鈍的劍刃經過塗抹,也突然變得銳利無比,削鐵如泥,劃過皮膚便會無意間留下傷口。

    「哈哈哈……」一陣震天動地的笑聲傳來。史度皮特走出墓室一看,見魔王霍朗赫布就坐在剛剛那座冒著岩漿的池塘邊上,露出他那對奇醜無比的獠牙。在黑暗中,他那滿身通紅的皮膚,看起來更為可怖。他肩膀上停著一隻怪鳥,好似老鷹,也好似一隻隼。魔王身長約四米,眼睛像著火似的,閃耀著紅光。從他的眼中好似可看見戰火,令人想起過去可悲的被奴役歲月。

    「小弟弟,你好像在找什麼呀!讓我來幫幫你。」魔王起身向他走來,腳步震得整座金字塔不停搖晃。

    「你為何會擅自跑入這屬於我的禁地呢?」他俯身看著這兩個再平凡不過的人類,朗聲問。又轉頭對那隻怪鳥說:「『荷魯斯之眼』早就看到他們了,對不對?」(荷魯斯是一位隼頭的法老之神,在和力量之神賽特打架時,失去了一隻眼,所以埃及便流傳著「荷魯斯之眼」的神話。)

    「怎樣?你倆有什麼企圖嗎?」他充滿敵意的問兩兄弟,但並未等他倆回答,便用法力變出一把三叉戟,並皺起眉頭大叫:「膽敢冒犯我,偉大的霍朗赫布,你們找死!」一邊舉戟朝史度皮特刺來,一邊怒吼:「就讓入侵者去死吧!」

    史度皮特趕緊舉起神劍格擋,並遠遠跳開,以充滿厭惡的口吻回答:「就是你,你這可惡又該死的霍朗赫布艾德鎮的百姓被你荼毒太久了,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徹底消滅你!」

    「哈哈哈……,這裡的機關我比你熟,真是自找死路!」他狂妄地嘲笑著史度皮特。聽到他這麼說,史度皮特不禁感到有些絕望。但就在這時,一個微小卻清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別怕,我會在一旁指引你如何過關的。」那聲音正是的語氣,在暗中鼓勵著他。

    這時,「啊——」一聲慘叫傳來,原來羅克馬特誤觸機關,被牆壁射出的一枝箭矢直接貫穿胸口,倒在地上掙扎。看到生鏽的箭矢插在弟弟的胸口中,史度皮特頓感一陣氣血翻湧,急忙撲過去幫弟弟拔出箭矢,心痛如絞。

    「我要先走一步了,」羅克馬特十分虛弱的說:「哥,你一定要堅強,勇敢地完成太陽神賦予你的使命。」史度皮特看到親愛的弟弟早已失去所有的力氣,動彈不得,不久便躺在地板上一動不動,判定他已死,忍不住嚎啕痛哭起來。

    「我一定會完成你我的使命的!」他抱著死去的弟弟,堅定地發誓。

    霍朗赫布早就等不及了,衝過來將戟刺向史度皮特的胸口。然而史度皮特奮力揮劍,擋掉了他的攻擊。

    「哼!你知道你弟弟是怎麼死的嗎?」霍朗赫布狡猾地問。

    「不就是誤觸陷阱?」史度皮特臉上的表情既憤恨又茫然。

    「愚蠢的人類,哈哈哈……,是我派荷魯斯之眼去觸碰陷阱,殺死他的!哈哈哈……」霍朗赫布邪惡地說,嘲笑他的笑聲無比尖銳。

    這句話不僅讓史度皮特心碎,也讓他更加的憤恨。於是他使勁揮動手中長劍刺向魔王,伴隨著一道藍光,霍朗赫布的三叉戟竟斷成兩截。

    「嗚哇!小傢伙不賴嘛!」正當史度皮特震撼於這把劍的威力時,霍朗赫布竟將兩截武器合在一起,一使勁,催動法力加成,三叉戟又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你以為小小一把劍就可以打敗我?想得太美了。」霍朗赫布自大地說,說完又發動了第二輪攻擊。

    「向左踏!」那清晰的聲音又在他耳畔響起,於是史度皮特向左踏出一步,閃過攻擊。這時他好像踩到了地面上一個按鈕,觸動了某種機關,霍朗赫布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枝箭矢,射穿了他的手掌。他不禁敬佩說:「沒想到小傢伙也有兩下子,有意思。」中箭的他還在那裏假模假樣的讚嘆。

    史度皮特揮舞著神劍,感到它比塗藥水之前更加的輕盈了,好似有隻正引導著他出劍的無形的手。無意間,他逼近了霍朗赫布,正在空中揮舞的劍尖輕輕打斷了魔王的兩根獠牙,痛得霍朗赫布哇哇大叫,卻又立刻用法力將獠牙裝回嘴裡。史度皮特心想:「和他打持久戰沒有勝算,我會先累死的!不如看看這把劍還有什麼神力,再用神力打敗他。」

    「心裡想著你要傳送的地方,就可以短距離瞬間移動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史度皮特的心中浮現,它告訴史度皮特:「我是附著在這把劍上的神靈,稱我『劍靈』就好,只要你起心動念,我便會告訴你我任何的功能。」「太好了。」史度皮特充滿信心的想。

    下一刻,史度皮特連著自己的影子一起消失在面前,霍朗赫布突然從面對史度皮特,變成背對著他。

    「人呢?」霍朗赫布疑惑的問。

    原來史度皮特順利將自己傳送到霍朗赫布的身後,隨後猛然用劍一揮,可惜被霍朗赫布的戟擋住了。

    「別以為到我身後就可以躲過我的視線,」霍朗赫布生氣地怒吼:「我的法力可以感應周遭環境,任何物體靠近都逃不出我的感應。」

    「按下劍柄上鑲著的鑽石,便可行『分身術』。」劍靈尖銳地說。

    史度皮特從未察覺到寶劍的劍柄上還鑲著鑽石。此時霍朗赫布見有機可乘,三叉戟直接朝史度皮特砍來。說時遲那時快,史度皮特按下了鑽石,一團煙霧升起,聚集了又散開。原來霍朗赫布這一砍只砍中他的分身,本尊則毫髮無傷。

    史度皮特於是又接連按了四下,瞬間五位史度皮特從不同方位舉起神劍,朝著霍朗赫布逼近。

    霍朗赫布只得再度閉上血紅的眼睛,用法力感應周遭一切的事物。圓形房間中,許多暗影飛來飛去,忽隱忽現,時不時刺霍朗赫布一劍,然而攻擊依然對他毫無用處。

    「我們採取進攻,他採取防守,我們人手眾多,螞蟻雄兵就有較大的勝算。」史度皮特心想。

    「通通給我滾開!以為你那些小小分身就可以打敗我?」霍朗赫布不耐煩地吼叫,並且用力跺腳。這一跺可不得了,全部分身都被散成了煙霧,使得史度皮特轉瞬間什麼都看不見,然而霍朗赫布卻可以用法力清晰地看見他。

    史度皮特只得瞬間轉移到石門之外,等待著霧氣消散。

    「膽小鬼快出來啊!」霍朗赫布生氣地叫嚷著。

    「長按鑽石可收拾霧氣。」劍靈指導他。於是史度皮特長按鑽石,收回了霧氣。

    「吱吱!」遠處可聽見荷魯斯之眼的叫聲。霍朗赫布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疑惑地轉頭去看,史度皮特見機會難得,趕緊瞬移到魔王面前,將神劍直直刺入他的心臟。霍朗赫布不可置信地圓睜著雙眼,緩緩倒在地上。

    「你看,不是入侵你的金字塔必死,而是入侵我們小鎮的惡人必死!」史度皮特恨恨地說,說完抱起了羅克馬特的屍體,大踏步走出圓形房間,也順帶奪走荷魯斯之眼,便準備離開這座金字塔。

第五章  凱旋歸來

作者:陳宥任

    史度皮特抱著羅克馬特的屍身,將他安葬在太陽神那間寂靜的墓室中,祝福他在冥界能過上幸福的生活。之後便拿著弟弟的遺物,並帶著手中那把傳奇神劍奔向出口,肩上還停著「荷魯斯之眼」。

    不料,金字塔的大門上寫著:「入口已被鎖住,只能從後門出去。」史度皮特心想:「那我應該用什麼辦法逃出這座金字塔呢?」於是又沿著原路返回,在墓室中東尋西找,努力找尋一條可以活著逃出生天的道路。終於,他在房間正中央那口棺材底下發現了一個開關,按下開關之後,金字塔便開始晃動起來。

    墓室的入口突然消失在史度皮特眼前,而在墓室的另一邊卻出現了一個出口。但此路難行,因為前方的地板有個大洞,直徑約有九米長。史度皮特正傷腦筋時,突然靈機一動,決定利用一旁的牆壁攀爬過去。於是他朝前方奮力一跳,再將神劍用力一插,竟插在那道牆壁中。於是緊緊抓住劍柄,整個人像鐘擺一樣在牆面擺盪,然而卻無法前進,因為他只有一把劍,無法換手來攀爬過去。

    遠望著地洞的另一端,他心中思考著如何可以到達對岸,但雙手卻漸漸的酸麻,只能閉上眼睛,奮力的掙扎。最後,他依然因為氣力用盡而鬆開了手。但卻感覺自己只是倒在地板上,完全沒有向下墜落的感覺。睜開眼睛之後,才知道自己早已到了地洞的另一端。原來他在閉上眼睛後,努力的去想如何到達洞的另一端時,神劍便使出神力,將他瞬移到了此地。

    這時,金字塔的守護者阿肯納頓忽然出現在史度皮特身前,對他說:「勇敢的史度皮特,你已經通過阿波羅神的考驗,足以證明你是個無所畏懼的英雄。」

    史度皮特欣慰地回答:「謝謝你,但是我現在最想看看除掉魔王之後的世界。我們的小鎮被魔王肆虐好幾年,百姓們都希望出現一位救世主來拯救他們。經過重重考驗,我想,回到故鄉之後,民眾們都會為我歡呼。因此我想趕快回去,因為我的親戚朋友也都在擔心著我,所以,後會有期啦!阿肯那頓。」說完他便緩緩離開金字塔大門,消失在守護神面前。

    出了金字塔後,他整個腦子都縈繞著家鄉的人們,因為他等不及要與他的朋友們分享這段在金字塔中的奇妙冒險旅程。

    這一天,史度皮特終於打敗那身長四米,作惡多端的魔王霍朗赫布,並意外獲得荷魯斯之眼。他望向天空,好似在天上那輪熾熱的太陽中看見了羅克馬特。於是他帶著燦爛的笑容,向天上的弟弟說:「羅克馬特,我辦到了。我終於殺死了霍朗赫布!多虧有你幫忙,我才能打敗這個到處肆虐的大魔王。」

    史度皮特回到故鄉後,人們幫他舉辦了一場慶功宴,因為大家知道是他英勇地打敗霍朗赫布,讓人們能免於生活在大魔王的魔爪下,農作物也能夠恢復生長,可以正常的採收,人民終於能獲得基本溫飽。

    儘管立了大功,史度皮特卻謙卑地說:「但是我也因為這趟冒險旅程,失去了我最重要、最親愛的弟弟,他在這趟艱辛的旅程中幫了我很多的忙;而打敗魔王還要多虧太陽神的幫助,一開始拿到神器時,我還不太會用,是一步一步教我如何打敗眼前的魔王,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偉大的太陽神!」聽完他的分享後,有村民說:「果然是上天派來拯救埃及的守護神,而那位英勇的救世主就是史度皮特,我們擁戴他做法老吧!」

 

    從此以後,史度皮特不再整天遊手好閒,而是搖身一變成為埃及的偉大統治者,驍勇善戰。他透過荷魯斯之眼看見了一段文字:「按下寶石,即可召喚神鳥幫助你。」於是他一按寶石,荷魯斯之眼便成為一隻鷹隼,站在他的肩頭,幫助他監視那一切為非作歹的人。而這位手上拿著寶劍,肩上棲著一隻隼鳥的勇者,將成為埃及永遠的傳奇。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