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0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死遊戲

作者:施帷澤、周觀宇、林恩霆、陳威穎、陳彥良

 

角色介紹:

敢死神魔:性格剛健勇毅的男性,常常穿著迷彩服。頭髮凌亂,皮膚黝黑,擅長使用衝鋒槍,是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

夢魘:個性大膽細心的女子。愛穿血紅色上衣和同色裙子,綁著雙辮,皮膚白皙,使用步槍,以前是名殺手。

炸彈狂人是個常常做出瘋狂舉動的女子。外觀穿著粉色背心黑色褲,頭戴黑色鴨舌帽,皮膚白嫩的她是個炸彈客,專長是丟手雷。

周董:個性樂觀開朗、熱心助人的男性。外罩黑色長袍,是個專業醫生,專長急救。他的醫術高明,隨身背著醫療急救包,內有繃帶、能量飲料、止痛藥等。

神祕土豪:是操縱這場遊戲的幕後黑手。

 

第一章 遊戲的開始

作者:施帷澤

    一個頭髮凌亂,皮膚黝黑的男人,披著夜色,踏進了店家的暈黃燈光中。敢死狂魔一踏進酒館,便看到懸垂在天花板上昏暗的吊燈。吧檯上坐著很多客人,店內洋溢著薩克斯風吹奏的鄉村音樂。店內也有很多的圓桌,就像是西部片裡牛仔的酒館,連椅子都是用圓木酒桶改裝的,讓店內有一種美國大西部的感覺。

    敢死狂魔跟酒保點了一杯摻水的威士忌,坐在角落悶聲喝著酒。

    他突然聽到不遠處那桌的兩個人在聊天,「欸!最近都在流傳有個富翁宣布:只要在他的遊戲中生存到最後,就可以得到ㄧ千億獎金呢!」身穿黑大衣,約莫五十幾歲的男人說道。

    「喔,天底下竟有這等好事?不過參加者也要身手矯健,技高命大啊!」另一個身著深藍牛仔庄,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人回答。

    「這倒不失為是個賺錢的好方法!」敢死狂魔迅速飲下最後一口淡而無味的酒,拂身來到了網咖,上網搜尋,很快地便登入遊戲網站,成功報名。

    原來他曾經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上校,但因為誤殺隊友而失去了工作,所以才會天天到酒館買醉,四處打聽謀生的消息。

    當晚,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沒想到竟被一群身手極為矯捷的黑衣人用球棒打昏,之後又被捆得結結實實,用麻布袋裝起來。

    當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在一個不明的地方──這是一座充滿野獸嚎叫,長滿茂密叢林的島嶼。

 

第二章 巧遇周董

作者:周觀宇

    敢死神魔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以為自己仍在家中,便伸手想去床邊拿水喝,哪知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驚!

    只見四周長滿茂密的雜草,旁邊一棟陳舊的木屋,有著斑駁的紅色屋頂,牆上「掛」著兩扇破破爛爛、歪歪斜斜的木製窗子,玻璃早就碎成一根根尖銳的刺了。遠處海天一片蔚藍,似乎離海邊不遠。

    這時敢死神魔已毫無睡意,站起身來,躡手躡腳的走近屋子,從窗邊張望,只見屋內也十分老舊,積滿灰塵,天花板上滿是蜘蛛網,除了角落嶄新的木頭箱子以外,竟是空無一物。

    敢死神魔心想: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正自疑惑間,突然「碰!」一聲,腳邊地板石屑紛飛,嚇了他一大跳。

    竟然有人開槍攻擊自己嗎?於是他趕緊竄進屋子裡,蹲在牆角。心知敵人一定很快就會找到自己,他腦中靈光電閃,迅速思考該如何是好?

    這時,外面又傳來一陣緊密的槍聲,只見一名留著飄逸紅色頭髮,鼻梁高挺,相貌俊美的年輕男子,身穿迷彩服,雙手各持一把手槍跑進屋內,一眼便看見了敢死神魔,開始朝他瘋狂開槍。

    敢死神魔手中雖毫無寸鐵,但絲毫沒有畏懼之心。他立刻順勢往地上一滾,閃過子彈,接著如一頭猛獅般從對方側面撲了過去。紅髮男子一驚之下,來不及閃避,卻應變神速,立即從腰間抽出短刀,對準了敢死神魔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敢死神魔迅捷無比地抓住他的手腕一扭,他便覺得手腕痠麻,刀子立刻落地。敢死神魔順勢用膝蓋頂住他的胸口,讓他往後倒去,再搶過他手中的手槍,瞄準了對方。

    只見紅髮男子臉色慘白,昂然道:「你要殺就殺吧!要我當你們的走狗,那卻是休想!」

    敢死神魔奇道:「我為什麼要讓你當我的走狗?還有你又為什麼想殺我?」

    那人面露訝異之色道:「難道你不是黑衣人一夥?那麼,你又是誰?」

    敢死神魔道:「你現在在我手中,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才對。」

    那人道:「好,既然你不是黑衣人的同夥,那麼跟你說也不打緊。」

    他清了清嗓子接著說「我叫周董,原本是一名醫生,但某天開刀失誤,害病人意外過世,被告到判無期徒刑,進監獄後一睡醒來,就已在這荒島上……」敢死神魔插嘴道:「這裡是荒島?」

    周董點點頭說:「那時我有個同伴,是我的弟弟,我一醒來就發現他在我旁邊,原來他也被抓到這兒。沒過多久,四面八方突然傳來一陣優美的音樂,原本空曠的草原上升起了一座高大舞台,台上的神秘主持人身穿深藍長袍,臉戴紅白相間的面具。只見他雙手張開,大聲說道:『歡迎來到只有我們能活下來的生死遊戲,這裡所有玩家不是龐大債務纏身,就是雙手沾滿了血腥,但是只要你能擊敗對手,活到最後,不但所有罪過抵銷,還能掙到大筆獎金。』說罷,舞台四周煙霧瀰漫,待煙霧散盡,人卻已不知去向。」

    周董說到這兒,對敢死神魔說:「現在你可以放了我吧?」敢死神魔笑了笑,答道:「當然!」一邊放下了武器。

    周董起身,拍一拍衣上的塵土,繼續說:「我和我弟弟找到一間屋子,和這一間看起來一模一樣,我們在裡頭發現了一個木製箱子,打開後看到的,就是我現在掛在身上的裝備。正當我們看得高興,突然『匡噹』一聲,我迎聲回頭一瞧,竟瞄到一顆手榴彈,嚇得立即跳出窗外,可惜我弟弟閃避不及,竟被炸得粉身碎骨。」說到這兒,只見周董雙拳緊握,咬牙切齒,滿臉盡是悲憤之色。

    「我跳出窗外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爬進長草叢中,接著,眼角掃到了一眾黑衣人影進屋,如漲潮黑水一湧而入。這時,帶頭的隊長說道:『又清除了一個障礙物,只可惜一下子就炸死了這蠻子,不然還可以玩久一點。』我當時聽了義憤填膺,原想與他們一決勝負,但隨即明白不是他們的對手,只得忍耐,靜待他們走後,簡單埋葬了弟弟,接著一路逃亡,不一會兒卻在這附近發現那幫人的蹤跡,只好隱藏在這間屋子避難,剩下的,你都知道啦!

    敢死神魔消化了周董長篇大論的內容後,忽然想起:既然那夥人就在附近,那此地豈非十分危險?

    敢死神魔將自己的疑慮告訴周董後,周董立刻臉色一沉說道:「不錯,我們補給完武器後,必須立即離開。」

    語音剛落,門外就有人哈哈大笑,說道:「這次你想走也走不了了!」原來黑衣人已悄悄包圍住屋子。

    敢死神魔見形勢危急,打開木箱蓋,拿起一把烏茲衝鋒槍,閃入牆後,大聲吆喝:「你們已被我們團團包圍,還發甚麼狠!」躲在牆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著黑衣人一陣掃射。但那黑衣人首腦動作敏捷,躲過了從四面八方射出的子彈,並加速反擊。

    敢死神魔心知牆壁不久將被射穿,於是從箱子裡摸出一顆手榴彈,退到窗邊對準人群丟去,「碰!」一聲,黑衣人嘍囉被炸得血肉橫飛。

    趁著大亂,敢死神魔拿起烏茲衝鋒槍消滅了一些黑衣人,趕緊拉著周董一齊跳出窗外,急速逃離那棟破屋子。

    他們往最荒僻的地方走去,只見雜草越來越長,到後來,幾乎已超過敢死神魔周董的身高,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啊!

    忍住砍倒天然屏蔽的長草的衝動,最後,他們悄悄走出草叢邊緣,又進入隱僻性更佳的森林,只見四周黑漆漆一片,幾千棵高可參天的神木,形成一片天然帷幕。

    這時,敢死神魔周董才鬆了一口氣。接著,兩人如貓頭鷹一般,悄然無聲地躲藏在一棵參天巨木上,濃密的枝葉提供他們最佳的掩護,而位處離地十公尺的樹上,也提供了最佳視野,可以綜觀整座荒島,掌握地面人物的動向。

    太陽逐漸下山,天地陷入一片黑暗,周董說:「現在我們身上的裝備太少,又沒有食物,再這樣下去,簡直毫無生機。所以,等我們天亮睡飽後,就去偷襲敵人,把他們通通消滅吧!」

    敢死神魔一想,覺得周董說得很有道理,便說:「這主意真好,那我們趕緊睡吧!」

    過不多時,周董已是鼾聲如牛,但敢死神魔心思如潮,哪裡睡得著覺?

    於是抬頭望向天上的一勾上弦月,心想:這次如果能活著離開這座荒島,一定要珍惜身邊所有的一切,再也不要花天酒地,也不要和不務正業的酒客往來。想起遠在家鄉的老媽,想起她對自己的叮嚀,也想起她對自己的警告,敢死神魔不禁在夜色中潸然淚下。

 

第三章 大戰黑衣人

作者:林恩霆

    朝陽緩緩升起,陽光灑向冰封的大地,將大地從黑暗中喚醒。睡在樹上的敢死神魔卻被一聲高呼從美夢中叫醒過來。

    「喂!樹上的兩個人,」睡在敢死神魔旁邊的周董也慢慢地起身,凝聽著這聲叫喊。

    「可以讓我們加入你們嗎?」樹上的兩個男子緩慢地低下頭,凝視著樹下的兩個人。好不容易將一番混亂的思緒理清,敢死神魔周董終於從樹上溜了下來。

    「你們是誰?」敢死神魔一踏到地面就問,還不忘拿起槍瞄準陌生的兩個女子。

    「我叫夢魘,而這位是炸彈狂魔,我們兩人前些日子不斷地被敵人攻擊,因此逃亡到了不遠的荒廢小鎮,今天早上醒來,突然發現你們倆在樹上睡覺,就決定一起來看看能不能結伴行動?」其中一位女子說。

    敢死神魔想了一下,說:「好吧,就讓你們加入吧!」

    一行人緩緩地走向前方那座小城鎮,當他們剛走進街區時,突然,一顆子彈猛然飛了過來,打碎了一旁的落地窗,四名穿著黑色緊身衣,臉上包著黑色面罩的人,手持機關槍,朝這裡緩緩移動。其中一名壯碩無比,手臂上有一條長長刀疤的人,正舉起槍朝他們發射子彈

    敢死神魔大喊:「有敵人,快找掩護!」話才剛講到一半,又有十幾發子彈飛了過來。

    「啊!」炸彈狂人突然大叫一聲,其他隊員快速地望向她,發現她的右腳鮮血直流,周董馬上跑了過去,大喊:「掩護我們!」

    敢死神魔夢魘同時舉起槍,瞄準敵人的方向,並開始掃射,以火力掩護炸彈狂人周董,讓他倆盡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以便周董炸彈狂人治療。

    「啊!」一聲淒厲的聲音從敵人的方向傳了過來。

    「看來我們打中了其中一個人。」敢死神魔夢魘說:「不知道有沒有擊中要害呢?」

    夢魘想了一下,對敢死神魔說:「如果打中了,那我們還真是幸運啊!先不管這個了,掩護夥伴比較重要,繼續掩護吧!」

    就在這時,「咻!」的一聲,一枚榴彈向這邊飛來,然後又有兩枚榴彈分別飛向敢死神魔夢魘剛落地的位置。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敢死神魔夢魘快速地再往後跳至籬笆後。

    這時,負責救護炸彈狂人周董敢死神魔夢魘大喊:「我已經幫她簡單包紮妥當,不過炸彈狂人因為腳受傷的關係,行動不便,假如讓她參加戰鬥的話,可能因為閃避不及而有生命危險,所以她暫時不能參加戰鬥了。」

    敢死神魔心裡一驚,暗想:如果炸彈狂人不能參戰的話,那我們的團隊中就沒有一個會使用炸彈的人了,這對我們的戰力可是一大損失啊!可惡,這場戰鬥勝利的機會很低啊!

    在這同時,夢魘也暗想:看來這場戰爭不能使用高破壞力的砲彈來對付敵人,只能使出我的拿手絕活了!

    於是夢魘從背上取下了狙擊槍,瞄準敵人,扣動板機,「砰砰砰!」一疊連聲的槍響,子彈從敵人頭上擦過,並未擊中,但敵人的連續攻擊卻稍微緩和了一會。

    過了不久,只見敵人又以右肩扛起了榴彈槍,準備朝向這裡發射。夢魘拿起狙擊槍,扣下板機,「碰!碰!碰!」一連三發,把那發射飛彈的人瞬間擊斃。

    「水啦!一個被我擊倒了!夢魘大聲歡呼。

    「別高興得太早,」敢死神魔說:「他們還有三個人可以戰鬥,但我們只有兩個,局勢還是對我們較不利。」

    就在這時,敵人悄悄地舉起了榴彈槍,在敢死神魔夢魘兩人都沒注意到的情況下,一枚榴彈快速地飛了過來,「碰!」擊中了夢魘躲藏的圍籬,將圍籬炸得粉碎,夢魘也隨著爆炸聲向後飛,撞上了後方的牆壁。

    敢死神魔急著大喊:「你沒事吧?」拿起機槍,邊開火邊後退至夢魘身旁,將她拖回自己原本躲藏的籬笆。

    夢魘結結巴巴的說:「幸好……飛彈……落在圍……籬前面……,並……沒有造成……我太……大的傷害……,你要小心一點。」

­    話音剛落,又一枚榴彈落在籬笆前三、四公尺的地方,把地面炸出了一個大洞!

    敢死神魔突然注意到敵人正漸漸地向他們躲藏的地方移動,試圖縮小包圍圈。他想:「如果跟他們近身戰鬥的話,我們豈不就要全軍覆沒了嗎?」於是他邊想邊向旁邊傷痕累累的夢魘看了一眼,忽然想到:「炸彈狂人雖然暫時不能快速移動,但應該還可以固定在某個位置上,以手雷攻擊敵人。」

    於是他向炸彈狂人藏身的方向大喊:「你還能發射手雷嗎,炸彈狂人?」

    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聲音:「當然可以……

    「那你爬到我後方這間屋子的頂樓,佔領制高點,用機關槍和手雷攻擊敵人吧!」敢死神魔又大喊。

    「應該可以,不過我現在腳受傷,獨自一人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爬上這五層樓高的建築……

    「那就叫周董陪你上去吧!」敢死神魔回答:「只要向他們發射一次就躲回屋內,以免他們又傷到你。」

    話才剛說完,就聽見敵方的歡呼聲,敢死神魔回頭一看,一枚榴彈剛好落下,擊中籬笆,將它炸得粉碎。敢死神魔趕緊扶著夢魘躲到左邊的一棵大樹後面。

    就在這時,一枚手雷從敢死神魔後方屋子的頂樓飛出,「碰!」的一聲,擊中了敵人躲藏的其中一棵樹,那棵樹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轟然倒塌,而那名敵人也慌慌張張地從樹後面跑出來,往同夥躲藏的方向移動。

    敢死神魔拿起機槍,朝那名從樹後面跑出來的敵人一陣掃射,「啊!」的一聲,敵人手上的槍掉了下來,右臂緩緩地流下了鮮紅色的血液,將那黑色的衣服染成了一片鮮紅。

    「可惡啊!」敢死神魔怒氣沖沖的說:「我竟然沒打中他的要害,真是可惜,失去了大好機會!」

    忽然間,三名敵人同時衝了出來,邊舉槍往敢死神魔夢魘躲藏的樹幹射擊,邊快速地向敢死神魔夢魘這邊移動。

    敢死神魔心頭一驚:「難道他們打算要打肉搏戰?這樣的話我和夢魘不死也會受重傷,情況對我們非常的不利啊!」

    他轉頭向夢魘說:「當我數到三時,就一起用衝鋒槍反擊,雖然勝算不高,但不拚怎麼知道呢?一……………衝啊!」

    這時只聽見周董大叫:「不……!」敢死神魔夢魘同時回過頭,只見炸彈狂人快速地衝向那三位敵人。

    敵人的槍口也迅速地轉向炸彈狂人敢死神魔夢魘同時高喊:「不要啊!」

    「碰!碰!碰!……」連續十幾發子彈打在炸彈狂人身上,但炸彈狂人不但未倒下,還更奮勇地衝向敵人。

    炸彈狂人到達距離敵人一公尺處時,只見她鮮血直流,全身已經被子彈打出了幾百個洞,還將手伸進外套裡一拉,同時高喊:「你們一定要贏得這場遊戲啊!」

   「碰!」地一聲,強大的爆炸威力把敢死神魔夢魘拋飛出去,撞上了牆壁。

    敢死神魔夢魘回過來時,馬上齊齊衝向剛剛炸彈狂人所在的位置,只看見一個大洞中,有一具焦黑的屍體倒在那兒。

    敢死神魔夢魘衝了過去,將炸彈狂人的屍體扶了起來,這時周董也急急忙忙跑了過來。

    敢死神魔一見到周董,就傷心地問他:「為什麼你會讓她衝出去呢?

    「當她發射完飛彈,我扶她下來的時候,她卻跟我說要去幫你們,但我沒有答應,於是她又提出要躲在一旁,等到你們有危險再幫忙,我勉強地答應了。

不料,我們才走到那棵大樹,」周董手指著敢死神魔夢魘躲藏的大樹斜前方五公尺處的老榕樹,「剛好看到敵人開始以火力壓制你們,並漸漸地靠近,於是我拿出手槍準備要射擊,卻聽見炸彈狂人突然說:『只有犧牲小我,才能完成大我。』說完她就一跛一跛地衝出去,引燃手雷自爆。我想她一定是為了不讓我們受到更多的傷害,才犧牲自己的。」周董同樣也傷心欲絕地回答。

    「既然這樣,我們絕不能辜負炸彈狂人對我們的期望,所以,不管遇到什麼大風大浪,我們都一定要贏得比賽!」

    「當然!」周董夢魘異口同聲的回答。

    敢死神魔對其他人說:「這樣,炸彈狂人也才能安心地離去啊!走吧!」

 

 

 

第四章  物資爭奪戰

作者:陳威穎

    又躲藏了一段時間,四周靜悄悄的,隊友彼此間的呼吸聲也聽得一清二楚。忽然間,一架軍機掠過上空,接著離躲藏地點大約三百公尺的地方,似乎有好幾個大傢伙「碰!」一聲墜落在地,一行人緊張得面面相覷,隊長敢死神魔輕聲呢喃:「那是什麼………

    話音剛落,一道冷澈的聲音迴盪於全島:

    「你們的表現非常英勇,因此,我們決定空投物資,不過,沒有那麼好拿,意想不到的人物正等著你們,加油吧!」

    周董說道:「不曉得那『意想不到』是什麼意思耶?」

    夢魘說道:「雖然不曉得,但動作一定要快,否則那『意想不到』的東西就來了喲!」

    周董正想問敢死神魔的意見,結果發現敢死神魔消失了,從窗口望出去,發現他正埋伏在離物資一百公尺處的樹叢後面,周董不禁嘆了一口氣,和夢魘一起跟上去。

    見到消失的敢死神魔周董正準備劈頭就罵,然而隊長卻對他比出安靜的手勢。因為樹叢外正有十個全副武裝,戴著黑面罩的黑子,在物資群中走來走去。

    忽然,有一群人,其中六個手無寸鐵,兩個手中拿著大柴刀,從一旁的樹叢中奔出來,往最近的黑衣男衝過去,瞬間,兩顆人頭與四隻手一起飛上了天。

    不知道什麼時候,黑衣男手上出現了一柄銀光閃閃的武士刀,剩下六個人突進速度稍微慢了一下下,然後繼續前進。

    但銀光每閃一下,就會有一個人倒下,最後,剩下兩個持有武器的。其中一個朝正面猛衝,一刀橫砍出去,想不到直接被武士刀砍斷刀身,緊接著人頭也隨著閃光落地。

    最後一個存活者直接從背後襲擊,眼看只差幾十公分,忽然身子一僵,晃了一下,就朝後倒下,背後心臟處被劃開一個血淋淋的洞,另一名黑衣男手上則出現一把手槍。

    持刀的黑衣男默默點了點頭,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站回原處。

    這時敢死神魔輕聲對夢魘說:「那邊山地的樹林茂密,妳去那兒埋伏狙擊,我們掩護妳。」

    夢魘嘻嘻一笑,留下一句「保重」就離開了,剩下的兩人躲藏在物資附近的樹叢中,隨時待命。

    夢魘來到一棵參天巨木下,從裙子上的袋子取出一把狙擊步槍,趴在地上,單眼靠在狙擊鏡上,用狙擊鏡盯著三百公尺外的敵人。

    這時她見到兩個黑衣人,一個背對,一個正對著她,似乎在商量什麼事情。於是,夢魘舔了一下嘴唇,手指扣上板機,嘴裡呢喃著:「去死吧!……

    說完靜靜扣下板機。

    敢死神魔周董兩人躲到離最近的補給箱只有大約二十步距離的樹叢中,靜靜地等待著。

    忽然幾聲槍響,伴隨著驚訝的哀號聲傳來,從枝葉縫隙中看去,發現兩人頭部中槍,倒在地上。剩下的八人全部拿著槍,往開槍處如同瘋子般掃射。

    一時間,槍聲迴盪,敵人估計射了五十發以上才罷休,三個人為夢魘捏了一把冷汗。

     夢魘看著子彈劃過眼前的空間,並精準地貫穿兩顆頭顱,使他們應聲倒下。不禁嘻嘻輕笑,並「咚咚咚」踩著跳舞般的步伐閃躲迎面而來的子彈,儘管子彈打碎了旁邊的石頭,擊穿了身邊的樹枝,甚至射穿了裙子,依然不能阻止她前進的步伐……

    到了下一個狙擊點,夢魘再次扣下板機,發射出五發。

    第一發打穿最近的黑衣人脖子;第二發打中了一個手上拿著大型狙擊槍的傢伙,並連槍帶人射穿腹部,而被打中的槍因走火而爆炸;第三發射偏了,打碎補給箱一角,並擦過一個人的臉消失在後方;第四發打穿一個人的雙腳;第五發直接射進物資箱,發出了巨大的爆炸,三個人被捲進爆炸中死亡。

    夢魘看著自己造成的七死一傷,又踩著跳舞般的步伐走了。

    周董見到夢魘造成的死傷,捏了一把冷汗,只見敢死神魔躍躍欲試,說:「你可別把補給箱給炸了啊!」

    「哎呀,你把我當成誰了?我射擊很準的!」

    「那周董你先待在這兒,我們速去速回!」

    「好的,」話音剛落,兩個人丟出閃光彈就殺了出去,敢死神魔手持剛撿到的劍,一劍砍下去便人頭落地,另兩個則被周董射死了。

    下個瞬間,有四十幾人從森林深處衝出來,一邊搶奪物資,一邊瘋狂開槍,夢魘在高處數道:「一個……兩個…」

    每一聲槍響,都代表有一個人倒下。

 

第五章 邁向成功

作者:陳彥良

    在槍林彈雨的襲擊下,隊友們個個都繃緊了神經,深怕一不小心就會被擊中了。

    突然,黑衣人因為遭到另一隊的襲擊而停火轉向他們,這時候,敢死神魔一行人不顧安危的從遮蔽物裡衝了出來,猛然地向敵方發起進攻。

    等敵方將對手清理光以後,敢死神魔一行人早已團團包圍住他們了。敢死神魔一聲令下,三人又立刻展開戰鬥,黑衣人原本早已經都體力耗盡,遇到這般火力怎能抵擋,只得一個個倒下。

    成功把敵人打倒之後,敢死神魔說:「奇怪?明明是五個人,怎麼少兩人呢?」

    周董又數了一次,說:「真的耶,他們的隊長和另外一個人不見了,怎麼會這樣呢?」

    突然,一陣槍響,夢魘突然倒地,敢死神魔大聲說:「小心,有埋伏!」剛說完,又是一陣槍響。

    他們趕緊躲到石頭和大樹後面,沒有一個人敢扶起趴在地上的夢魘敢死神魔當機立斷,立馬往開槍的樹叢射去,只聽見一聲慘叫和撲通的聲音,黑衣人已奄奄一息了。

    這時黑衣人的隊長又射出一槍,精準射中倒地的夢魘敢死神魔不忍心,就想要衝出去,他對周董說:「你來掩護我,我去救夢魘。」

    周董反對:「不行,這樣的話,你必死無疑!」

    「那你忍心看著她變成待宰羔羊嗎?」

    周董悶不吭聲地看著他,敢死神魔又說:「相信我,拜託。」

    最後,周董終於開口:「好吧,不過計畫要改一下,我去幫她,你掩護我們,隊長,萬事拜託了!」

    敢死神魔說:「放心,我對自己的槍法充滿自信。」一找到空檔,兩人便衝了出去。

    敢死神魔跑得飛快,一下子就跟敵人發生對戰:周董也沒閒著,衝到夢魘旁,將她扶了起來,並且說:「加油,撐住,我們可以的!」

    夢魘感激地說:「謝謝你們沒有放棄我,我很感動。」

    周董夢魘的傷勢大概處置好後,便跟敢死神魔說:「隊長,計畫成功,我們都安全了,趕快回來!」但這時敢死神魔正和敵人殺得你死我活呢!

    突然,他發現槍裡沒有子彈了,敵人趁機開了一槍,正中敢死神魔的心臟!

    周董見狀大叫,怒氣一股腦兒衝了上來,往草叢裏面拋出手榴彈,火光四射,直到草叢再也沒有動靜後,他趕忙衝到隊長身邊。

    這時,敢死神魔已經身負重傷,病入膏肓了。他看著周董,緩緩閉上了眼睛,說:「至少,我們終於贏了黑衣人啦!」

    然後,便安詳地死了。

    突然,一陣聲音從空中傳來:「恭喜你們,你們是這座島上的最後一隊,也就是這場比賽的贏家,你們即將得到一千萬美元的獎金!」

    一架直升機飛來,從飛機上丟下一個大箱子,裡面裝著一千萬美金,但,他們還深陷在失去隊長的感傷裡,根本沒有心思管那一千萬。

    這時,夢魘說:「這實在是太奇怪了,竟然有人會辦這種比賽,我們一定要查出這個幕後黑手,並且把他抓起來,幫敢死神魔炸彈狂人以及其他死去的人討回一個公道!」周董點點頭,接受了這個提議。

    這時,直升機正準備離開,周董興奮地說:「快!我們跟著直升機,也許他會帶領我們找到他們的基地。」

    兩人拔腿就跑,馬不停蹄地跟著。

    幾個小時後,直升機停在一片茂密森林的空地上,兩人悄聲跟了過去,發現了一幢大房子,每個角落都有人看守著。

    他們躲在樹叢後面後,開始討論,夢魘臉色凝重地說:「這裡警戒森嚴,每個死角都有人看守,所以硬碰硬絕對行不通,一定要偷偷溜進去。」

    周董附和道:「沒錯,而且一定要在黑夜,避免被發現。」

    等他們擬定好計畫後,周董夢魘便如火如荼的開始進行。

    當晚月黑風高,他們抓準警衛換班的空檔,偷偷爬過圍欄,並打昏了一個警衛,搶走他身上的鑰匙,

    突然,不知是誰啟動了警報器,警鈴的聲音響徹雲霄,他們被警衛團團包圍了! 

    他倆立刻扣動板機,很快殺出一條血路。這時硝煙瀰漫,夢魘打頭陣,一下子便解決了守衛。 

    最後,他們小心翼翼的打開大門,衝了進去。走沒幾步路,支援又來了,與他們展開激烈的槍戰。

    經過嚴格訓練的兩人身手矯健,警衛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一一被擊斃,尤其是夢魘,根本不需要花一點精力。

    他們詢問了一個只受到輕傷的警衛:「快說,你們的首腦在哪裡?」

    警衛回答:「既然你們能為了正義赴湯蹈火,我就告訴你們好了,主人就藏身在這幢別墅的最裡面。」

    夢魘周董火速衝過一扇又一扇的門,一道又一道的走廊,心情忐忑不安。    最後,他們來到守衛所指的那扇門外,破門而入。

    原來這裡是中央監控中心,一開門立刻看到許多電腦,時刻監視著小島的一舉一動,也在監視所有參與遊戲的人。裡面除了二十幾個黑衣人之外,還有一個身穿貂皮大衣,十指全戴著各色寶石戒指,非常「土豪」造型的傢伙,想必就是他們的首腦。

    夢魘見狀,立刻丟出一顆手榴彈,一聲慘叫後,黑衣人都被炸死了。身受重傷的神祕土豪首腦也被周董夢魘給抓起來。

    「你敢如此造這般孽,這次我們逮到你了,非把你繩之以法,才能大快人心!」

    於是他們帶著神秘土豪及一千萬美金離開小島,把首腦交給警察,最後瓜分獎金,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敬業的無冕女王.JPG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步班課程  第一課:認識童詩的格式

 

誰最喜歡下雨天    陳柏硯

可惡的蚊子最喜歡下雨天,

牠嗡嗡地說:

下過雨後到處積水,

我就可以幫小寶貝,

找到合適的育兒室了。

 

繽紛的彩虹也喜歡下雨天,

它嘻嘻地說:

等到雨過天晴我便能出現天際,

向人們展示自己無雙的美貌。

 

乾涸的大地更喜歡下雨的天氣,

它唉唉地說:

最近皮膚乾到片片龜裂,

只有雨水乳液能幫我保濕滋潤,

治好我的皮膚病。

 

誰最喜歡下雨天    江宥萱

淘氣的小豬最喜歡下雨天,

牠說:

下過雨後泥土濕潤,

可以痛快地洗澡、玩泥巴。

 

古老的建築也很喜歡下雨,

它說:

雨水把陳年的汙垢都清洗乾淨,

讓我變得煥然一新。

 

翠綠的蔬菜更喜歡下雨的天氣,

它說:

經過雨水的滋潤,

我的新鮮度會越來越高,

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學步班課程  第二課:童詩的句型變化

 

粉紅的聯想    江宥萱

粉撲是粉紅的,

嘴唇是粉紅的,

臉頰是粉紅的,

珍珠項鍊是粉紅的,

甜蜜的時光也是粉紅的。

 

綠色的聯想    李逸芃

菠菜是綠的,

青椒是綠的,

芥末是綠的,

苦瓜是綠的,

挨罵的臭臉也是綠的。

 

黃昏    江宥萱

夕陽是橘黃色

晚霞是橘黃色,

路燈是橘黃色,

歸人長長的影子是橘黃色,

廚房暖暖的燈光是橘黃色,

回家後的我,

看到忙著煮飯的媽媽,

平靜安詳的幸福,

應該也是橘黃色的吧!

 

聖誕老公公    梁子奕

遍地的積雪白皚皚的,

馴鹿的毛皮白蒼蒼的,

濃密的鬍子白花花的,

保暖的手套白皙皙的。

聖誕老公公來了!

打開密密麻麻的白色名單,

爬上一層厚雪的白色屋頂,

不想看到早起的孩子

見不到禮物的慘白心情。

 

打火英雄    魏宇睿

火焰是紅色的

消防車是紅色的

警報鈴是紅色的

滅火器是紅色的

英勇的消防隊員

身穿紅色的制服

如果看到受困的人們

心情應該也是激動的紅吧

 

吃火鍋    陳愛芯

湯頭是紅的,

番茄是紅的,

肉片是紅的,

辣椒醬是紅的,

煮熟的蝦子是紅的,

火熱的臉頰是紅的,

團圓的天倫之樂,

應該也是紅的吧?

 

紅醬義大利麵    洪緯宸

叉子是紅的,

湯匙是紅的,

盤面是紅的,

醬汁是紅的,

胡蘿蔔是紅的,

吃到辣椒的客人,

臉色恐怕會跟蘋果一樣紅。

 

動物園的悲歌    陳昭月

大象是灰色的,

鯊魚是灰色的,

河馬是灰色的,

無尾熊是灰色的,

在水裡游來游去的海豚是灰色的,

冰層上踱來踱去的企鵝是灰色的,

動物失去自由的心情,

想必也是灰暗暗的吧?

 

森林之春    王靖岑

千年的神木是綠色的,

茂盛的樹蔭是綠色的,

蒼翠的小草是綠色的,

遍地的苔蘚是綠色的,

清澈的河水一片綠油油,

春天來臨的森林,

滿眼都是盎然的綠意。

 

基礎班課程  第一課:掌握事物特點展開聯想

 

蒲公英    沈廷寯

東風一來,

你的種子就像雪花飛上天。

你是個偉大的冒險家,

翻過險峻的高山,

越過湍急的河流,

飛過廣闊的原野,

終於找到溫暖舒適的家。

 

雪人    吳宜蓁

雪人寶寶,

你怎麼不怕寒風?

不管它怎麼吹,

總是笑咪咪地站在那兒。

 

雪人寶寶,

為何你只怕太陽公公?

它輕輕一眨眼,

你就癱軟在地上,

一動也不動了。

 

剪刀    張聿晴

剪刀啊剪刀,

你是勤勞的芭蕾舞者,

每天在紙上練習劈腿。

唉呀!

你的舞鞋這麼硬,

把地板都刮花,

成了美麗的圖案。

 

雨滴    卓悅慈

天使的眼淚從雲端掉落

滑下葉片小姐的髮梢

掉進大地爺爺的懷抱

啊!

好心的雨滴

叫小草不再賴床

叫花兒張嘴歌唱

 

月亮    卓悅慈

可憐的月姑娘,

每天蒼白著臉龐。

太陽伯伯看了很心疼,

問她:

為何難過?

月姑娘說:

我長了滿臉雀斑,

星星們都嘲笑我。

太陽伯伯安慰她說:

推薦你試用雲朵遮瑕膏,

再多雀斑也不怕!

 

向日葵    林禹彤

我是太陽神的忠實粉絲,

祂在哪裡,

我就看向那裡。

就算雨奶奶潑我冷水,

我也毫不在意,

只管天天笑咪咪。

 

電線桿    蔡侑恩

抬頭挺胸的電線桿

永遠不向惡勢力低頭

風大哥愛欺負他

把他的身體推歪

讓他的頭髮打結

粗暴地想把他撲倒

但他仍然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楓葉    胡瑈芸

深秋,

原本穿著綠大衣的你,

被秋仙子灑上橘色亮粉,

染成如夕陽般耀眼。

開著派對,

隨風飛舞,

飄啊飄啊,

落在我的日記本裡啦!

 

穿山甲    邱柏程

明明是穿著鎧甲的武士,

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膽小鬼。

只要遇到強敵,

就會縮成一顆小鐵球,

讓他的敵人

不知所措。

 

蝴蝶    呂宥萱

蝴蝶小姐是位超級模特兒

每天穿著不一樣的服裝

有時穿黑底藍花的蛋糕裙

有時穿粉紫交錯的長洋裝

有時穿紅綠相間的晚禮服

還要舉辦演唱會

邀請花朵粉絲們來參加

 

基礎班課程  第二課:把人擬物聯想

媽媽的搖籃曲    林禹彤

媽媽的搖籃曲,

悠長而舒緩,

像一塊施了幸福魔咒的蛋糕。

我和妹妹各吃一口,

啊唔──

便躺在軟綿綿的床上,

靜靜地,

慢慢地,

輕輕地,

在歌聲中睡著了……

 

好朋友的聲音    蔡侑恩

好朋友的聲音

真是千變萬化

高興時

眉開眼笑地說著笑話

就像麻雀在唱歌

生氣時

火冒三丈地說著氣話

就像老虎在怒吼

害怕時

膽戰心驚地說著悄悄話

就像小孩在發抖

他的聲音彷若磁鐵

左右著我每天的心情

 

老師    張子瑜

老師就像高壯的樹木,

張開枝枒擁抱學生;

老師也像溫暖的太陽,

給我們安慰和鼓勵;

老師更像洋溢茶香的壺,

把知識澆灌進我們

這一只只小茶杯裡。

 

美妙的樂章    張子瑜

歡快輕盈的節奏,

就像潺潺河水流過沙洲;

高高低低的音調,

就像鳥兒飛越起伏山嶺;

浪漫舒緩的旋律,

就像旅人漫步青青草原上。

讓我沉浸在這美妙的樂章,

享受午後悠閒的時光。

 

童年    沈廷寯

童年,

你像一台照相機,

把我快樂的回憶,

    悲傷的心情,

    生活的點滴,

一張張

記錄下來,

深深烙印在心底。

 

哥哥    卓悅慈

瘦長的身材像竹竿

最怕颱風來侵襲

──

風一吹

快躲!快躲!

以免被吹走

 

 

妹妹    李容馨

妹妹是個水龍頭

嘴巴一撇就亂哭

妹妹像個洋娃娃

可愛模樣真討喜

妹妹像盒細火柴

幾根骨頭排排站

讓人看了好心疼

 

基礎班課程  第三課:用聲音展開聯想

 

桌球    樓祐安

乒乓!乒乓!乒乓!

桌球弟弟真調皮

乒乓!乒乓!乒乓!

跟網子姊姊比跳高

乒乓!乒乓!乒乓!

桌球弟弟跳不過

還被球拍哥哥打屁股

 

暴雨    張子瑜

噼哩啪啦!

雨水生氣了,

噼哩啪啦!

丟起水子彈,

噼哩啪啦!

人們拿出盾牌,

大喊:

快點躲進屋裡去!

 

餓肚子的剪刀    林博宇

喀嚓!喀嚓!

剪刀肚子餓極了

喀嚓!喀嚓!

大口吃著牛皮紙

喀嚓!喀嚓!

所有的紙張

都被咬成了碎屑

 

心臟    黃允潔

撲通!不懂!

心臟不懂我在想什麼

撲通!不懂!

心臟不懂我為什麼著急

撲通!不懂!

心臟也不明白

為什麼玩遊戲的時候

我會特別開心

 

打雷    李奕樺

轟隆!轟隆!

雷神火大了

轟隆!轟隆!

用力扔出飛鏢

轟隆!轟隆!

飛鏢飛啊飛

被避雷針接住了

 

基礎班課程  第四課:用對位展開聯想

 

稻田    李容馨

稻田是金黃的大海

稻穗是起伏的浪花

稻穀是活潑的飛魚

麻雀是翱翔的海鷗

稻草人是帥氣的漁夫

微風一吹

金黃色的浪花就會翩翩起舞

搖曳出豐收的喜悅

 

我的家是西裝店    胡瑈芸

爸爸是厚實的布料,

媽媽是優雅的線團,

哥哥是渾圓的鈕釦,

姊姊是苗條的捲尺,

妹妹是誠實的鏡子,

而我則是貼心的防塵套。

一件完美的西裝,

要靠愛心剪裁縫製,

要靠團結量身打造,

才會帥氣挺拔。

 

家是牛肉麵    林博宇

爸爸是胖胖的牛肉,

媽媽是潔白的麵條,

姊姊是甜美的蘑菇醬,

哥哥是清香的紅蘿蔔,

而我是快樂的玉米,

為了保持這完美的好滋味,

我們必須要用愛來增溫,

維持幸福的溫度。

 

我的家是樂團    張子瑜

哥哥是洪亮的定音鼓,

不吵架也是大吼大叫;

姊姊是美妙的長笛,

總用溫柔的語調安慰我;

妹妹是輕快的短笛,

甜美嗓音隨風起舞;

弟弟是快活的鋼琴,

活潑頑皮人人愛;

而我是抑揚起伏的小提琴,

有時生氣有時開懷。

我家是個大樂團,

爸爸是指揮家,

媽媽是首席,

因為他倆通力合作,

締造一場場完美的表演。

 

大自然廚房    張聿晴

瀑布是水龍頭

微風是抽油煙機

陽光是火爐

河流是冰箱

大石頭是鍋具

好想在河邊做菜

    在樹墩吃飯

享用大自然的風味餐

 

天空愛漂亮    黃允潔

雲朵是天空的捲髮

彩虹是天空的柳眉

朝陽是天空的眼睛

高山是天空的鼻樑

到了夜晚

竟笑成了兩道彎月

天空真是愛漂亮

每天都用心打扮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