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茉莉

香蓮:本故事的主角,是一位有著紫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出生於北太平洋,個性活潑開朗又充滿了正義感,與茉莉沙羅……等夥伴一起尋找其他的美人魚公主。

茉莉:咖啡色頭髮,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學生,出生於台灣。因為一個龍捲風而把她捲到北太平洋,被香蓮救起,為了報答救命之恩而陪香蓮一起尋找美人魚公主。

諾葳爾:深藍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香蓮的雙胞胎姊姊。

星羅:橘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主角的好朋友。

小波:人魚界的名醫,出生點不明,是一隻企鵝。

魔王:在五年前跟主角的父母結了很大的恩怨,現在找到了香蓮,企圖殺死她。

甲、乙殺手:受魔王僱用去殺香蓮的殺手。

莉娜:綠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原本是香蓮的好夥伴,但是後來卻被魔王收買,成為美人魚公主群裡的奸細。

沙羅:出生於北太平洋,是香蓮的雙胞胎二姊,有著淺藍色的頭髮。

 

新的旅程

作者:盧姿穎

   風和日麗的下午,一個有著咖啡色頭髮的美麗女孩正悠閒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叫做茉莉她的身材修長,長長的兩條辮子披在腦後,穿著中學生制服。茉莉台北一所女子高中的高材生,個性文靜的她,在校成績總是名列前茅。自從三年前父母帶她搭乘麗星遊輪到日本之後,她就迷上了海洋,對海洋的一切奧秘都想深入去研究,也時常要求父母帶她坐船,遠渡重洋……

   這個下午,所有的事物都和往常一樣,沒有人知道一場無情的災難正悄悄地靠近台灣島。不久後,海面上生成的龍捲風挾帶著無堅不摧的威力從基隆外海登陸,引起了海嘯和暴風雨,遠看像一個巨型漏斗的龍捲風,就像一個巨大的漩渦,將花草樹木連根拔起,將房屋、車輛捲到空中,所到之處摧枯拉朽,一片狼籍。瘦弱的茉莉毫無反抗的能力,就這麼活生生地被捲走了。

 龍捲風氣旋中的的茉莉感覺天旋地轉,她心想:「我會不會就這麼死去了啊?」漸漸的便昏了過去。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座荒島上,旁邊還有一位留著紫色頭髮的漂亮女孩陪伴著她。女孩長髮披肩,面容嬌俏,上半身好像沒有穿衣服,只用椰子殼遮住胸前的重點部位,至於下半身呢?……啊!竟是一條魚尾巴!她好奇的問茉莉:「妳是誰啊?為甚麼沒有尾巴?為什麼會出現在南太平洋?」

   茉莉驚恐的坐起身來,反問道:「妳又是誰?」

   美人魚公主臉色有點尷尬,立刻解釋:「對不起,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香蓮,是一位美人魚公主,我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要去尋找小波因為我的雙胞胎姊姊諾葳爾公主不慎喝下了一罐毒藥,至今昏迷不醒。我游過這片海域時,剛好看見妳沉入海底,很痛苦的樣子,所以就把妳拉上岸了。」

   茉莉此時的心情也平靜許多,她回答:「我叫茉莉,我是人類,所以沒有尾巴。我只記得自己被龍捲風捲進去,至於為什麼來這裡,我也不清楚,謝謝妳的救命之恩,我可以協助你去尋找其他的美人魚公主嗎?」

   香蓮興高采烈的說:「太好啦!」

   茉莉卻突然一臉沮喪,說:「可是我不會游泳啊!」

   香蓮說:「那有什麼難的?我帶妳去見我姐姐吧!她肯定有辦法。」接著遞給她一件表面光滑的衣服,說:「妳先穿上這件衣服,它裡面有足夠的氧氣讓妳游回北太平洋,走吧!」

 就這樣,茉莉香蓮游回了北太平洋。在那裏,茉莉看見了一位和香蓮幾乎一模一樣的美人魚公主,除了頭髮、眼睛、尾巴的顏色是淺藍色以外。茉莉很有禮貌的說:「妳好,我叫做茉莉,是來自台灣的中學生,請多指教。」

   淺藍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說:「妳好,我叫做沙羅,是香蓮的雙胞胎二姊。」

   香蓮急急忙忙地催促道:「姊姊,快點讓茉莉可以在海裡自由呼吸吧!她要陪我們去找大姊啦!」於是沙羅唸了一段咒語,茉莉的脖子上便出現了一條淺藍色的貝殼項鍊,她覺得自己可以在海裡自由呼吸了。

 「你們要去哪裡啊?」一位橘色頭髮的美人魚公主從外面走進來,成熟的臉蛋上流露出一絲哀愁。

   「我們要去找其他的美人魚公主呀!對了,我來介紹,這是茉莉,她是星羅,我們共同的好朋友。」香蓮突然語氣一轉,著急地說:「唉呀!不能再聊了,大姊病情危急,我們趕快去找小波吧!」

 

 


第二章 逃過一劫


作者:蘇于庭


   茉莉香蓮沙羅星羅在海底岩石旁討論如何去找小波醫生。


   「我覺得我們分頭尋找比較快,效率也比較高。」沙羅說。


   香蓮搭著茉莉的肩,反駁道:「可是茉莉不熟悉海底,也不知道路啊!」


   「那……」沙羅歪著頭思考,突然一拍腦門,說:「你就跟她一組啊!」


   「對喔!」香蓮傻傻地笑著。於是決定兵分兩路,茉莉香蓮一組、沙羅星羅一組,立刻出發。


 


   「哼!為什麼要幫諾葳爾,就算是中毒也不用特地尋找名醫——小波啊!真搞不懂她們在想什麼?」此刻,一頭綠色長髮的美人魚正一手托著腮幫子,一手放在石頭上好支撐住身體,既疑惑又氣憤的暗自思考著。「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在她們找到小波前就把她們解決掉!絕對不能辜負魔王的期望。」莉娜站起來,左腳踩在較高的石頭上,發了瘋似的大聲笑著:「哈哈哈!哇哈哈!」


   原來莉娜是魔王的奸細,她本來是美人魚公主的好朋友,由於太過貪婪,一心想要得到更多的權力,於是背叛朋友,決定投靠大魔王。莉娜為了完成任務,所以絞盡腦汁的想:平庸的諾葳爾已經被我下了毒,不足為懼,但聰明伶俐的香蓮該如何除掉呢?突然,她彈了一下手指,用尾巴支撐著身體跳了起來:「啊!有了。」首先,她將全部手下都號召到自己身邊,組成一支海怪軍團,裡面有巨型的章魚怪、能噴出墨汁的烏賊怪、牙齒鋒利的鯊魚怪,還有無數蝦兵蟹將……,更配備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如:章魚怪有能夠把敵人的血吸光的吸盤;烏賊怪能噴出墨汁,使用障眼法;鯊魚怪一口就能把敵人吞進肚子裡;蝦兵們強而有力的尾巴、蟹將們力大無比的大螯,每種海怪都有不同的功夫。莉娜雙手插腰,嘴角掛著詭異的笑容,心中正打著如意算盤:「那討人厭的香蓮絕對逃不過我的手掌心,要怪就怪她和我出生在同一個世代,嘿嘿!」


    隔天,莉娜就率領著她的海怪軍團前去尋找香蓮。「啦啦!啦啦!」此時,莉娜看見香蓮在石頭邊玩耍,開心的唱唱跳跳、手舞足蹈。她狠狠的瞪了香蓮一眼,心想:「都死到臨頭了還笑得這麼開心,不過你就盡情地笑吧!因為你再也沒機會咧嘴了。」她將右手舉到頭頂的位置,接著把手伸直,喊了一聲:「衝啊!」十幾支海怪小隊頓時一齊衝了出去,每支小隊的隊長都大聲喊著:「一二三攻擊!」所有武器一齊被扔了出去。此時,香蓮還來不及反應,只好躲到石頭後面,連敵人的長相都沒看清楚。「我又不認識他們,為什麼要殺我?他們到底是誰?」香蓮雙手抱頭,急得都要哭出來了。可是,香蓮怎麼會不認識莉娜呢?原來她不是香蓮,而是香蓮的另一位雙胞胎姐姐——沙羅沙羅慌得不知所措,既害怕逃走會被射中,一直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於是鼓起勇氣,一口氣說出心中的疑問:「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殺我?我們認識嗎?」


   「看看你問的這些傻問題,哦——我懂了,死到臨頭還想裝蒜吧!」莉娜雙手插腰,露出一副很不屑的表情,看來她已經開始不耐煩了。不過她知道,從下一刻起,她就會失去這個敵人,所以願意跟她慢慢耗。


   「算我可憐你,願意回答你的問題。我們是一對死對頭,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想再多說,相信你也不願提起,對吧?香蓮。」這時沙羅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想殺的不是她,而是她的雙胞胎妹妹香蓮沙羅知道真相後,立刻站起來想解釋清楚:「我不是……」但是又怕一旦說出自己不是香蓮後,會害妹妹死掉,「我……,我……」就在她正不知該怎麼辦時,莉娜對站在旁邊的章魚隊長使了個眼色,只見牠擺好姿勢衝過來,對準沙羅的手臂用力一吸,現場一片死寂,只剩下沙羅的慘叫聲還迴盪在空氣中……


不久,有一條美人魚看到被吸乾了血的沙羅,趕緊通知要前往另一個海域的香蓮香蓮一接到通知後十分驚訝,張大了嘴,雙手摀住臉,似乎難以置信,接著眼眶一紅,開始放聲大哭,也不管茉莉就在旁邊。經過這件事之後,她也因此提高了警覺,因為她知道一定還有人會再來傷害她。

 

 

                         第三章  有驚無險

                  

                                                             作者:劉芸倩


   痛哭一場之後,香蓮收拾起哀傷的情緒,擔憂地問星羅:「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星羅沉吟良久才嘆了一口氣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吧!」說完揹著諾威爾往前走去。


   「這次害姊姊中毒,全都是我的錯!」香蓮自責地想,垂下頭,雙手握拳,美眸冒火。她絕對不允許有人再傷害自己的姊妹!


   茉莉跟在後面,疑惑的問:「為甚麼魔王要害妳啊?」她一點都不知情。


   香蓮低著頭不說話,星羅也沉默著,氣氛頓時有些壓抑和尷尬。茉莉見此只好訕訕的笑道:「既然妳們都不想說,那我就不問了。」


   一行四人慢悠悠地走著,到了一座水草森林,香蓮這才席地而坐,閉上眼睛,氣喘吁吁地說:「我們休息一會兒吧!」


   星羅茉莉自然是沒意見,她們也有些累了。於是將背上的諾威爾輕輕放在地上。


   此時,就在暗處,兩個殺手緊握著自己的武器,臉色平靜得好像在做甚麼稀鬆平常的事,銳利的眼眸盯著四個人。現在正是她們最放鬆的時候,要一次得手!


   「啊!」香蓮察覺到危險,下意識的抬起頭,卻發現一個黑衣人正握著一把匕首朝她擊來,緊急中她把頭一偏,就躲開了攻擊。


   雖然迅雷不及掩耳,但她還是看到那人的衣角有個「乙」字,心裡不禁往下一沉。


   乙殺手可是魔王麾下的大將,和甲殺手的排名是並列的,聽說只要衣角有個「乙」字,就是他沒錯了。每次兩名殺手都是一起執行任務,只怕這次也是……,想到這裡,香蓮覺得四肢冰冷。


   恐怕還是無法逃離魔王的魔爪嗎?……


   而乙殺手根本不給香蓮有絲毫反應的時間,立刻毫不留情的繼續追擊,而且一招比一招狠厲。但香蓮還沒回過神,只能震驚地看著他,狼狽而地左閃右躲著。


   一旁的星羅看到香蓮遇險,立刻一甩尾巴,腰間的長劍倏地在握,大喝一聲:「別傷害她!」便想要保護香蓮。可是一旁伺機而動的甲殺手哪裡是吃素的?揮刀就朝星羅砍去。星羅馬上跟甲殺手鬥得難分難解,根本就沒有時間騰出手來幫香蓮脫離困境。


   茉莉早就嚇呆了。她長到這麼大,還沒看過這種場面呢!


 


   鏖戰幾百回合後,香蓮發現無法戰勝乙殺手,大眼睛滴溜溜一轉,心中頓時就有了主意。


   她開始游到一個深深的漩渦旁邊,乙殺手也馬上跟來。


   香蓮隨著漩渦一直繞圈、一直繞圈,繞到乙殺手頭昏眼花時,才偷偷游到後面,推了乙殺手一把,他立刻就跌入漩渦中。只要進去,就會像被龍捲風吸入一樣,被捲到未知的海洋深溝裡。到了那裡,不死也要殘廢。


   香蓮解決乙殺手後,立即游回去幫助星羅。但當她趕到時,星羅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看到甲殺手把星羅當貓一樣戲耍,香蓮心裡就湧起了一股怒氣。「敢傷我的姐妹?找死!」說完立刻拿起一根鞭子,朝甲殺手鋪天蓋地的襲去。


   「敢傷我的姊姊,你活得不耐煩了!」她怒氣沖沖地喝道。


   「我是魔王派來取你四人性命的,你問我敢不敢?」殺手甲抬起頭,眼中露出囂張的神色。


   「我管你是誰,反正我的姐妹你就是不能動!」香蓮一鞭子揮過去。


   「我們對待畜生也要有禮。」茉莉看著他們倆的戰鬥,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以前自家老爹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我乃魔王麾下最高品級的殺手,妳敢罵我?」他的眼睛睜得滾圓,語氣裡是滿滿的不敢置信。


   「罵都罵了,你還問我敢不敢?而且是你承認自己是畜生的,我可沒指名道姓。」茉莉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的看著他。


   甲殺手聽到這句話,氣得全身顫抖,幾乎快要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欸,你生病了嗎?怎麼變啞巴了?」


   「妳才生病呢!」怒火沖天的甲殺手氣到七孔流血。


   「管你生不生病,反正就是要你去死!」香蓮把手中的鞭子舞得虎虎生風,準備朝甲殺手揮過去。


   甲殺手看著鞭子,一向不屑低頭、個性高傲的他,此時也嚇得屁滾尿流,不禁跪地求饒,連面子都不顧了。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願意為你做牛做馬、赴湯蹈火……」


   「你以為我能養一條會咬人的狗嗎?」香蓮說完又一鞭子揮過去。


   「噗!」甲殺手面色一紅,一口鮮血噴出來,身上也浮起了一絲絲的血痕,哪裡還看得到原先那高傲的樣子?


   香蓮打了他一鞭還不解氣,抬起尾巴又重重的甩過去。


   「啊!」甲殺手淒厲的慘叫聲,讓香蓮心情變得很好。敢傷害她的好姐妹?哼!他是活膩了。「啪!」香蓮再度甩尾,把甲殺手踢入漩渦後,才覺得解氣。


   「啪啪啪!」茉莉拍拍手,滿臉讚賞的看著香蓮。本來看香蓮公主這麼溫柔,以為她是軟腳蝦,沒想到這麼兇悍,難道她罹患人格分裂嗎?


   星羅也欣慰地望向香蓮,心想:她的妹妹終於長大,不會任由別人欺負她了。


   香蓮卻滿臉遺憾的搖搖頭,嘆了聲:「可惜了……」茉莉沙羅一臉茫然地看著她——甚麼可惜了?


   「可惜沒在上面塗什麼見血封喉的毒藥,不然就不用和他糾纏這麼久了,唉……」香蓮嘆了口氣,似乎真的很遺憾。


   星羅茉莉面面相覷——她們可愛、溫柔又善良的朋友(妹妹)哪裡去了呢?星羅更想到:要不要帶她妹妹去看醫生呢?


   「好了,我們上路吧!」香蓮振作起精神,接著一轉身,「出發!」

 


第四章 魔王現身


作者:劉芸倩、盧忻妤


   「到了。」星羅看著眼前雄偉的建築物,沉聲說道。


   茉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座雄偉的城堡,嘴巴張得老大,半天才發出一聲驚呼:「這、這座城堡是用冰雕成的欸!」


   只見城堡通體呈現冰藍色,層層疊疊,向上延伸。展現在她們面前的是一座吊橋,走過冰橋便是一扇大門,從大門往上看,是一片霧茫茫的藍色。接著是二樓的陽台,再往上走便被霧氣包圍,甚麼都看不到了,隱隱約約只能看到尖頂的鋒芒。


   「大魔王的宮殿也太豪華了吧?簡直就是總統套房啊!還用冰砌欸!哪一天如果灑上一些岩漿,那這個宮殿不就……」來自現代的茉莉這樣想著,卻忘記這裡是海底,不會有岩漿。


   一行人走過吊橋,來到了大門前。剛才遠看還看不清楚,近看才發現門上有古老的紋路,不知道象徵著甚麼?於是星羅輕輕推了推大門,卻感覺到入手一片冰冷與僵硬,她低頭一看,手掌上紅紅的,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呼,凍僵了!


   香蓮看著她,突然靈光一閃,有了!她開始在包袱裡面翻找,動作讓星羅茉莉疑惑的對望著——她到底在找甚麼?


   「在這裡!」香蓮驚喜的說:「傳聞魔王的城堡全都用冰磚砌成,一碰就會凍僵,當時我還半信半疑,想說不可能用到這個,沒想到真的派上用場了。」她邊說邊遞給每人一雙厚厚的石棉手套。「有了這個,我們就能進去找魔王報仇了!」


   茉莉接過手套,疑惑的問:「妳們跟魔王到底有甚麼深仇大恨啊?」


   香蓮星羅對望一眼,皆是一陣沉默。本以為她們不會說,但香蓮卻開口了:「他殺了我父母,想要搶奪我們祖傳的寶物。」


   「祖傳的寶物?」茉莉歪著頭,十分不解——那件寶物究竟哪裡吸引人?


   「是的,祖傳的熔岩劍只要隨便砍到人,那個人就會立刻燒死,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只是延緩個幾小時壽命罷了……」香蓮沉重的說:「只要毀掉熔岩劍,魔王就天下無敵了。」


   「那熔岩劍呢?」茉莉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在哪裡?」


   「在這裡。」香蓮舉起隨身佩帶的劍說。


   「咦?沒甚麼特別的啊!」茉莉不禁伸手去撫摸劍鞘,左看右看,也沒看出什麼奧秘來。


   星羅指著把手上一顆突起的按鈕說:「在這兒。」


   茉莉好奇的看著劍,問:「我能摸嗎?」


   「可以。」香蓮把劍遞給她。


   茉莉稀奇的把玩著,一不小心就按到按鈕了。「好、好、好燙喔!」只見那把劍還是原來的模樣,劍身卻變得通體赤紅,炙熱無比,像是有岩漿在裡面流動,茉莉趕緊把神劍扔掉。


   香蓮茉莉推開,「去碰冰堡的牆壁,快!」茉莉立刻將雙手貼在冰牆上。


   星羅則拾起地上的劍,以奇怪的姿勢握住把手,嘴裡念念有詞地說出艱澀難懂的咒語。漸漸的,熔岩劍就不燙了。


   「嗚——這把劍太恐怖了!」茉莉忍不住碎碎念起來。


   「所以說魔王很懼怕它啊!」香蓮笑著說。


   「既然已經來了,就進來吧!」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大門自動開啟。


   「我們走吧!」星羅茉莉香蓮說,另一隻手緊緊握住熔岩劍,以便應付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狀況。


   一進去,就有一個小雪人對她們鞠躬說:「請跟我來。」說完便在前面帶路。


   大廳裡,許多冰雕陳列著,有的吊掛似水晶燈,有的臚列兩旁,好像兩列衛士,有的則散落地面,宛若精緻的家具……應有盡有,令人目不暇給。


   「請上樓。」小雪人彬彬有禮的說。


   三個人走上樓梯,來到了二樓陽台。一上來,三個小女生同時被驚呆了,因為她們發現:這個大大大大大魔王,竟然是個女的!


   女魔王披散著一頭深藍色長髮,身穿冰藍閃爍的長禮服,戴著冰雪般的白手套,正慵懶地靠在沙發上——當然,沙發也是冰雕成的。


   「歡迎你們。」女魔王艾沙優雅地站起身來,向她們鞠了個三十度的躬。他說——喔不,應該是「她」說完話,就一室寂靜,再沒有人回應她。但她也絲毫都不介意,繼續說:「既然來到這裡,就別想出去了。」說完,樓下的大門竟轟隆隆的關閉了。


   「什麼?」茉莉睜大雙眼,不敢相信女魔王的法力如此高強。


   艾沙笑得很妖豔:「當然,如果把熔岩劍交給我的話,我還可以考慮放妳們出去。」


   「想都別想!」香蓮舉起鞭子,使勁揮過去。


   星羅也握著劍柄,一躍而上,對著女魔王砍了過去。


   戰爭一觸即發!


 「看我的!」香蓮使盡全力狂揮著鞭子。但是艾莎的動作更是敏捷,不管鞭子揮到哪裡,她都可以一一躲過。「我來幫你!」星羅舉劍便往艾沙的方向刺去,卻連續好幾次撲空,劍到艾沙面前,女魔王就不見了。結果星羅香蓮都累得氣喘吁吁,沒力氣再繼續作戰了。正當她倆癱坐在地上的同時,茉莉突然大喊:「香蓮小心!」香蓮一回頭,天哪!一根超級巨大的冰柱朝她飛過來,香蓮急中生智,往右一滾,「砰!」的一聲,冰柱撞上了艾莎的城堡。「妳這個卑鄙小人,竟敢偷襲我!」香蓮大吼道。「哼!既然妳已經開始攻擊了,為甚麼我不能反擊?」艾莎不以為然的說。說完她又開始用魔法展開攻擊,她發射冰柱的速度非常快,香蓮她們三個只能在城堡裡一直不斷的繞圈,沒辦法找到適當的機會反擊。這時,茉莉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地,香蓮趕緊停下來看她有沒有受傷?「哇哈哈哈!妳們終究還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艾莎發瘋似的狂笑著。就在艾莎準備展開最後攻擊時,星羅大喊:「等一下!妳要的熔岩劍就在這裡,想拿的話,就必須先過我這關!」「那還不簡單。」艾莎說完就往星羅的方向發射出一根超大冰柱,星羅啟動熔岩劍,冰柱來的時候,她舉劍往冰柱一砍,冰柱馬上融化了。艾莎試了好幾次都徒勞無功。星羅自信滿滿的說:「妳再試幾次都沒有用的,因為我已經把熔岩劍的溫度調到最高,再冰冷的東西都會融化掉。」「怎麼會這樣?」艾莎不敢置信的說。「現在換我反擊了!」星羅一說完就開始揮舞熔岩劍到處亂砍,香蓮也拿著鞭子加入戰局,這時,茉莉發現星羅常常攜帶在身上的匕首掉落在地板上,便偷偷撿起來,趁艾莎忙於作戰時,偷偷跑到她身後,往她的心臟部位刺下去。「啊——」艾莎發出一聲慘叫,便倒在地上,霎時間,城堡和艾莎都消失不見了!

 


第五章 奇蹟出現


作者:盧忻妤


   香蓮茉莉星羅耗盡力氣,終於打敗女魔王艾莎,但是美人魚公主諾威爾仍然因為中毒太深而昏迷,香蓮急忙說:「我知道要怎樣才能把諾威爾救醒,我們趕緊在宮殿裡找找,看能否發現小波的蹤影。」


   天真的茉莉眨動著那雙大眼睛,隨口問道:「到底誰是小波?我們為何要找他?又該去哪裡找他呢?」


   星羅笑了笑,說:「小波醫生是海底世界最知名的名醫,他其實是一隻企鵝,來無影去無蹤,而且居無定所,據說他就住在冰天雪地的南極,也就是這座城堡附近。」


   香蓮則語帶哀傷的說:「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找到名醫小波,否則姊姊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她們在城堡的地下室看到一隻國王企鵝,被鐵鍊緊緊鎖住,原來這就是小波。女魔王怕他會幫美人魚公主療傷,老早就將他關在這裡,難怪怎麼都找不到他。


   香蓮一見小波就急著問:「要怎麼做才能讓諾威爾清醒呢?」


   小波搖搖頭,嘆口氣說:「只有無私的愛才能救她,因為她中毒太深,所以需要的力量也相對強大,恐怕有一位美人魚公主得犧牲自己的生命,才能成功地救活諾威爾公主!」


   這時,香蓮勇敢的說:「我願意,畢竟諾威爾是我的姐姐,我願意為她付出一切,即使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而且就算我不在了,過了一段時間後,北太平洋還會有一位人魚公主以我的身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還是我來吧!」星羅大聲的說:「諾威爾也是我的姐姐啊!」


   「我!」


   「我!」


   兩位美人魚公主都不肯退讓。


   「妳們倆不要吵了!」茉莉使出河東獅吼,說:「雖然我沒有法力,但是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報答妳們的救命之恩!」星羅香蓮都愣住了。


   小波聽了,淡定的說:「既然決定了,那我們就趕快開始吧!」只見他唸了一段咒語,茉莉脖子上的貝殼項鍊竟然自己飄向小波,就在星羅香蓮要衝過來救茉莉的同時,小波彈一下手指,她們就被關在牢裡了。他無奈的說:「對不起,公主們,惟有這樣才能趕快救醒諾威爾公主。」


   他先把貝殼項鍊放在諾威爾的身旁,便開始邊揮動魔杖邊念咒語,不一會兒,那串貝殼項鍊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亮到大家都睜不開眼睛。過了很久,溫暖的光芒才慢慢消失不見,接著,奇蹟出現了,諾威爾慢慢睜開雙眼,小波也把星羅香蓮給放出來,諾威爾虛弱的問:「這裡是哪裡?」香蓮星羅趕緊游過去抱住諾威爾,哭著說:「妳終於醒過來了,我好想妳啊!姐姐。」


   星羅這時忽然想起甚麼似的,直問:「茉莉呢?」香蓮的眼睛一直在尋找茉莉的蹤影,看到她的時候,只見她的臉上已沒有任何血色,非常蒼白,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了。諾威爾難過的說:「她為甚麼會變成這樣?」香蓮邊哭邊說:「她是為了救妳而犧牲掉自己的生命。」說完,諾威爾便趴在茉莉身上嚎啕大哭起來,直說:「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會這樣?」還一直用拳頭捶打自己的身體,自責道:「都是我害的!」


   香蓮撫摸著茉莉的臉龐,眼淚一滴滴的滴在茉莉的臉頰上,這時,那些晶瑩的淚珠竟發出珍珠般的光芒,最後就突然消失,同時,茉莉也驚醒過來,她發現自己還活得好好的,驚訝的問:「我不是已經死了嗎?」諾威爾看到茉莉復活時,高興的擁抱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茉莉還搞不清楚狀況呢!香蓮便對茉莉講述這個奇蹟,這時,茉莉疑惑的問:「既然我沒有了貝殼項鍊,以後還怎麼在海裡呼吸呢?」星羅笑著說:「小波對妳施了魔法,所以你才能長時間在海裡呼吸,但到了陸地上,魔法就消失了,這可是小波專為妳而設計的魔法喔!」


   香蓮則無奈的說:「妳畢竟是人類,適合在陸地上生活,所以我也不敢留妳,以後我們恐怕不能常常見面了!」


   茉莉點點頭說:「我知道了,即使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有空時我也一定會回來找你們的!」大家都感到依依不捨,諾威爾抱住她說:「一定喔!」


   「嗯!後會有期,大家再見吧!」


   回到陸地上後,茉莉常常到海邊散步,看著這一望無際的海面,回想那段精彩的冒險,還有最思念的美人魚公主們,這都是她永遠忘不了的美好回憶。而她心裡也非常感激香蓮星羅諾威爾三位公主,自己能夠活下來,還經歷了這麼多有趣的事情,真是幸運啊!                      


 


 


 


 

 

kennyb09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